第七章 准备过年
天使爱米粒2018-10-10 14:181,219

  我静静的听着父亲和二哥聊天,就像听神仙的故事一样。二哥我父亲讲的都是这几年在部队里的所见所闻。正在这个当儿,一个身体颀长骨肉匀停的妇人。带着一个穿着文明新装的小姐到前厅来了。这位妇人脚很小,裹得整整齐齐的,但是站得笔直,穿着淡紫褂子,镶着绿宽边儿,没穿裙子,只穿着绿裤子,上面有由黑a字连成的横宽条儿。鞋上端缚的是白腿带儿。裤子下面隐约露出的是墨绿的绣花鞋,有三寸长,花儿绣得很精致,上穿窄而修长的高领衫袄,下穿黑色长裙,不施绣纹,朴素淡雅,正是二姨娘李氏和三姐杜芝涵。

  二姨娘是裹了小脚的女人。父亲也许也有这千百年来男人审美变态的一样,独爱二姨娘的三寸金莲。可能小脚的美,除去线条和谐匀称之外,主要在于一个 “正”字儿,这样两只小脚儿才构成了女人身体的完美的基底。纤小、周正、整齐、浑圆、柔软,向脚尖处,渐渐尖细下来,不像普通一般女人的脚那样平扁。但是三姐和我们都不曾裹,时代的变化已经悄悄的改变着我们的世界。 母亲最初是要给五姐裹小脚儿的,然而父亲看了梁启超的“天足论”,并对于当时在奉天及其他各地流行的新学说非常向往,坚决反对给姊妹们缠足。这是当年跟西洋文化接触之后,影响中国人实际生活的一件事。母亲和姨娘们从了父亲的话,但在心里仍然悔恨没有给我们裹小脚儿。

  二姨娘颤巍巍走向二哥,你这孩子三年也不归家,母亲担心你呀,说着拿帕子拭泪,二哥啪的一下给二姨娘行了个军礼,说着让母亲担心的话了,扶着他母亲坐下。身旁的三姐甜甜的叫了一声二哥。我瞥见三姐美丽脸庞。天鹅般的脖颈很是羡慕。三姐算是家里的姐姐模样最漂亮的了,穿衣也新派。对我们也和善。简直是我们这些小丫头片子的楷模。父亲安慰二姨娘道,老二不回家时常念叨,回来了又伤心了,哪个伤心了,我是高兴的。说着大家都笑了。大家正乐着,大姨娘带着二姐杜芝芬四姐杜芝颜也到了前厅,和父亲行过礼。二姨娘和母亲分别和大姨娘施礼,我们这些小孩子也齐声向大娘行礼。大姨娘长相也算中等,只是上了年纪加之这些年更加的珠圆玉润。姿容不能和绝世的二姨娘和风华正茂的母亲比。她也读过书写过字,但是只能算粗懂,杂货铺的女儿首先学的是生意计算,精明算数。这些年她主持中馈,倏然以太太自居,太太可以穿裙子,为妾的只能穿裤子。二姨娘,母亲聪明解事,决不敢僭越觊觎太太的地位,从来都穿妾侍应穿的裤装。大姨太正式场合都是主母的裙子加身。父亲从来不会苛责,却也不曾把她扶正。杜家的事一切规规矩矩,因为一切都正大光明。娶的妾侍在家族看来无非在延续香火。二哥向大姨娘行礼。叫大娘好!她道:老二出息了,也算衣锦还乡,今天小年,大娘张罗一席也算给你接风了。老爷我这就去大厨房看看,老二爱吃的酸菜火锅我早备上了,我们热热闹闹一家子团聚团聚。父亲很高兴,对三哥道:你大娘知道你小年回家,提前几天就吩咐他们杀了头猪,灌的血肠,肉肠,备上了狍子肉,飞龙肉给你接风。她也是又忙家事,又忙孩子,着实辛苦。二哥又特意道了谢,再与父亲攀谈。

继续阅读:第八章 小年祭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战火纷飞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