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八卦家事
天使爱米粒2018-10-25 23:081,414

  二姨娘又问道:四小姐又怎么了?绿芜小声说道:四小姐总往戏园子跑,要向海棠春拜师,人家戏班子怕担责任主动上门请罪,被老爷知道了要把四小姐关起来不让上学也不让出门了……母亲很皱了下眉毛,并不言语,继续写她的福字,二姨太挥了挥手让绿芜退下。对母亲叹道,这个老四的行事太也不叫人省心,大过年的不是给家里添堵吗?二姐觉得老爷能如何处置?二姨娘轻笑道:大过年的老爷不会怎么样,毕竟是大房的儿子,也并没有杀人放火。打一打骂一骂便也过去了。何况是过年了,何必弄得鸡飞狗跳的。母亲点点头,很是。只是这小小年纪怎么这样不学好?哼哼,还不是飞扬跋扈惯了,孩子也惯坏了。说着伸出一根食指。母亲轻笑:我们也不便过问当不知道吧!二姨娘抿嘴道:这宅子里的消息都像长了翅膀,早飞满天了,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只怕打了大姐要强的脸哪。大姨太是丢了脸。又跪又求的为四哥向父亲求了好久的情,才让四哥起来。四姐的事,大姨太半句也不敢提。过年这几天一家人都在正厅里吃饭的。为了商量过年事宜,父亲怒气未消,绷着一张脸,坐入正坐亮嗓道:开饭。父亲做正位,大姨娘做东,依次是母亲,西侧坐二姨娘,成年的大哥、二哥分坐末位。三哥四哥挨着坐在父亲对面,另一桌坐着二姐、三姐、四姐、五姐和我,乳娘丫鬟站在我们背后布菜伺候。大姐在去年已经和开银行的周家三爷成婚初二才能归家。正厅里主子下人乌压压的人气,丫鬟们依次上菜,但是没有人发出声响,只有勺子碰碗的叮当声。四哥耷拉着脑袋在大家面前抬不起头来,吃饭吃的飞快,很快一碗饭吃完叫身后的丫鬟添饭,父亲严肃的说让他自己添饭不许伺候。四哥又羞又怒,只好站起来,自己去盛饭。在丫鬟面前让他丢脸,他心里对父亲很是怨恨。三哥对他不屑地样子让他很是愤怒,但他又不敢怎样。平常就很怕三哥的拳头,如今做了这等丑事,更是不敢说话。大姨太觉得很丢脸,没吃几口就推拖头痛要回房休息。他母亲在床上躺半天才起来,终归是要过年的,大姨太还要主持中馈,后宅的体面大姨太还是要顾的,后宅的主事权利她绝不肯松手。有像没事人样指挥家下人等收拾守岁过年之物。这顿饭草草收场,我虽然是家中最小的,也是能看清眼色的,看着大家大气不敢出,便也没了胃口。母亲也草草吃了饭和父亲告辞说还有过年的器物没打理好,要先去备着。

  三十早上,各院的灯笼已经挂起,春联福字都贴得。院子里还扯上了鲜亮的彩旗。各院里不时响起鞭炮的响声,男孩子们裤兜里塞满鞭炮上卸下来的小鞭。揣了盒洋火柴,满院子的扔点着了的小鞭,吓得胆小的丫鬟们不敢到院子里来。越是有尖叫声他们越是放的欢。

  我和三姐、五姐跟着乳娘丫鬟到花院子里的假山坡上放冰车,刚下的一场瑞雪厚厚的铺满院子,山坡上被仆人们浇上水,一晚上就冻上一层铮亮的冰。和我们一起玩的还有我们家管家娘子的孩子大英子、大曼子。车把式刘老大的二小子。老刘家的二小子比我大六岁,不是太爱说话,白白净净的和他爹刘老大庄稼汉式粗楞不一样,我经常跟着他后面喊刘二哥,他有时红着脸答应,有时腼腆的不理我,后院不是他们能随意走动的,主子们点名叫了才能进园子陪我们玩耍。 杜管家找人做的冰车子可以坐两个人,杜管家是个四十多岁的白胖子,从小跟着父亲长大,成年后和父亲奶娘的女儿雪英成婚,生了大英子、大曼子两个小闺女。父亲在他当上度假管家后就拨了大宅后街的三进小院给他,房契一并赏了。我拉着二小子的手坐一个车子,每次放车子我都紧闭了眼睛,狠命抓着车子两边。二小子在后面紧紧抓着我。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除夕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战火纷飞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