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省心的大房
天使爱米粒2019-04-01 10:541,318

  年三十的脚步近了,家里年味越来越浓。春节除了祭祀祖宗,吃吃喝喝就重要的就是贴春联写福字了,我们家的春联除了家大人写的,就是读书的哥哥姐姐写的,二十九一大早,吃过早饭,母亲让丫头红杏裁了红纸写春联、福字,我支着下巴看母亲写字:

  上联:春情寄柳色,下联:日影泛槐烟

  上联:黄莺鸣翠柳,下联:紫燕剪春风

  上联:爆竹传笑语,下联:腊梅吐幽香

  上联:锦秀山河美,下联:光辉大地春

  上联:风移兰气入,下联:春逐鸟声来

  我挨个指着母亲写着漂亮大字。念的也八九不离十。母亲赞道,囡囡的字识的不错,我和母亲正说着话,红梅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不好了,三姨太大房那边闹起来了,老爷要打死四少爷和四小姐。母亲慌张放下毛笔,吩咐红杏看紧我就带着红梅出去了。刚进院子就听见父亲的咆哮,你这个孽障!你这个败家之子!人和禽兽的分别就在知耻不知耻,就在要脸不要脸。你也是算个人吗,没有人伦的畜生,接着是四哥的哀嚎声,还有你,慈母多败儿,自己的儿女干下这等丑事你这做娘的也不用活了。母亲听到这话头,要迈进门的腿停在了院子里。我今天就打死这个畜生,免得将来是个杀父弑母的孽障。只听大姨娘歇斯底里的嚎啕大哭道:老爷教训的对,两个孽障犯的错就是滔天大罪,我这个母亲也是没脸活了,可是这大年下的,老爷别气坏了身子啊,这种丑事传了出去不光是我们大房没脸,老爷也是您脸上无光啊,家里人多嘴杂,您若把老四打死了,这大过年的也不吉利啊,老爷……。屋里又出传出父亲的咒骂声。我宁愿把这份儿财产捐出去,不愿看见叫这个孽种给糟蹋了。叫他在这儿跪上两个钟头,谁也别管。”

  母亲转身离开门口遇见了二姨太轻声说:二姐还是不要进了,大姐自家的事儿我们不方便过问,拉着二姨娘就走,二娘也是通透人,便不多说和母亲去了她房中看春联。进屋看到我在摆弄毛笔,写福字。便笑道:囡囡要当女先生啦!二娘看看写的好不好,我把福字给她瞧,看着我写的虽然没有什么笔体,但是很端正的福字,二娘拍手道:哎呦呦,了不得,小小年纪字法这么端正,囡囡好好练字,给二娘也写个大福字贴门口。母亲笑道:又和我们囡囡说笑话,这孩子要被你惯的不知天高地厚了。对了二姐,我昨个让红梅给你送的糯米糖莲藕,姐姐吃着可顺口,二姨娘笑道,顺口顺口,妹妹的手艺越发好了,糖藕糯香糯香的,母亲笑道,这是老家的做法,我母亲在我小时候就经常做给我吃,老二回来时,带的南方新鲜菜蔬,有几节新鲜大藕,我想起我们那的做法,一时发了乡愁,做了几节,留着过年添个彩儿,先拿些给二姐姐尝个鲜儿。噢,多谢了。我爱吃甜的,难为你费心。

  二姨娘的近身丫环绿芜掀帘子进了屋,小声禀报。二姨娘挥了挥帕子道:三奶奶不是外人不用这样啧啧姑姑的。是,绿芜回道:四少爷跪在院子里的砖地上膝盖都破了,头都磕肿了,四小姐跪在屋里,哭的嗓子都哑了,可是谁也不敢管更不敢求情。说了什么事儿吗?二娘问。听说是四少爷赌钱,输了不少银子,让人家堵到门口要钱,还…。还绿芜诺诺的说话打结。二娘皱眉道:还有什么,绿芜红了脸道:狂窑子的钱也让人上门堵着要了,母亲忙吩咐张嘴听傻了的红杏道,带六小姐回屋吃点心。至少在家里,主子们的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六岁的小姐更是不能入耳了。

继续阅读:第十章 八卦家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战火纷飞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