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懦弱的母亲
天使爱米粒2018-10-10 13:561,191

  母亲因为生我被折磨的身体虚弱,体质很差落下了病根,一到冬季就腰腿疼的不行。需要躺在热炕上烙腰,腰腿处总是贴着我们这有名的老董家的狗皮膏药,父亲总是点着我的额头说我是母亲前生的债主,为了你,疼痛了一生。深冬来临时母亲有时腿疼的路都走不得了。

  母亲的屋子里烧的炕总是比别处暖和,我认为母亲是江南女子的缘故,特别畏冷,北方干燥寒冷,娇弱的像朵水仙的母亲总是瑟缩着身子,手老是冰冷冷的。父亲长长的搓着母亲的手,说着多穿点。

  三哥是个淘出了圈的小子,比我大着十岁。父亲管他很严厉,别的哥哥们都很怕父亲,三哥却总是受惩罚之后还是再犯的。母亲也是头痛不已。大姨太在三哥身上长捏母亲的短处,也常奚落母亲,每到这时,母亲总是轻声细语的说:大姐,侬知道错了,三儿我会好生管教的,大姐莫生气!而大姨太周氏每每咄咄逼人:老三不是我说他,每每做的事情离谱,上个月后院开的好好的月季,都给我剪了枝叶花朵,我花了多少心血,啊多少银子啊!这次又把我的白雪绿梅菊弄断了,我花了多少银子,啊……这个老三手就是太欠儿,老是惹事,搅得人头疼你要是管教不好就交给我。老爷是没空管后院的事儿的,这老三得好好教训,要我说得狠狠的打,小孩子皮子就得松松,棍棒才能出孝子,免得以后做出有辱我们杜家的事情,亏你还是大家族的小姐,一个10岁的孩子都管束不好!我看你这书也是白读了……周氏说话从来这样不给人留余地的,母亲只能她说一句,低头称是一句,不敢有半点反驳。自然每次三哥的屁股上都结结实实挨几下棍子。行刑的是大姨太房里的刘嬷嬷,那是个长相凶恶的老嬷嬷,下手也狠,次次打的三哥屁股红肿。打完了大姨太都叹口气,三儿就改了吧!大娘也是不忍心的,三个还必须给大娘磕个头:谢大娘教诲。

  三哥也确实闹得不像样,专挑大姨太的宝贝下手。我记事起就觉得母亲是个懦弱的人,出身氏族大户,非凡端庄的教养,绝不与人为难不与人争吵。当年母亲进门时,父亲是专宠专房,爱极了的她,一年功夫就生下了三哥,也许大姨太就是因为这样的醋意处处难为我们三房,母亲倒是对大姨太的刁难并不是很上心,经常拿着本书,边看边听着身旁的丫头莲蕊愤愤不平。三哥淘气时就跪在母亲面前,跪着个把小时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一家子人多嘴杂的母亲安守着自己的本份,晨昏定醒母亲也是恪守时辰,大姨太二姨太从不落下,父亲曾经当着家里长辈的面夸过母亲的贤良端庄,我一直认为,母亲挺懦弱的还比较胆怯,肯定是怕大姨太的。我们这一房的孩子经常大房的人欺负。我们家,是有几进院子的大宅子,每位姨太有自已的院落,孩子们根据长幼男女分配住处,虽是庭院深深,大姨太却没有多雇佣人,一些针线的简单活计还是各位太太们自己亲自动手,我母亲做的一手的好菜,我们二房的孩子爱吃母亲亲手做的菜,冬天的酸菜炖五花肉,加点切得薄薄的血肠、夏天的蜜汁糯米藕、秋天的酥肉炒山药、春天的香椿鱼儿。母亲换着花样给我们做菜。

继续阅读:第三章 父亲的家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战火纷飞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