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二姨娘的妆匣
天使爱米粒2018-10-10 14:021,313

  1928年的春天,我快五岁了,母亲早早给我启蒙,《弟子规》《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父亲夸我是小女学生,家中孩子的教育问题因为父亲留过洋的缘故,到了八岁满上的都是洋学堂,我因为没到上学年龄都是由母亲教授读书习字,母亲的学问父亲也交口称赞,经常在月下和母亲吟诵古人的诗词歌赋,母亲的毛笔字也是体款双绝,还能左右手书写。大姨太曾经很不屑的嘟囔,女子无才便是德,些须认得几个字就好,做什么像爷们似的能诗能写,不能算账不能持 家,亏得还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出身专爱这陈词滥调无用的玩意,和二狐狸一样专会狐媚子老爷,孩子也带累坏了……

  母亲并不把这起酸话放心上,在这个家里肯亲近的就只有大姨娘口中的二狐狸二姨娘李氏,李氏生得肌肤胜雪,一双丹凤美目顾盼生辉多情婉转,个子也算女子中比较高的,比起母亲的清秀精致江南佳人,二姨娘是典型的北方高挑美人,二房的二哥继承了母亲的全部优点十五岁的年纪高高瘦瘦,雪白的脸、细长的丹凤眼,性子也和二姨娘一样的淡然却不容小觑。三姐反而更像父亲多些,眉宇间隐隐有英气,性格也是最爽利的和人多势众的大房对峙也毫不怯懦。不像母亲总是被大姨娘欺辱的无还击之力。

  母亲和二姨娘私交甚好,我最爱去二姨娘的房中撒娇,二哥三姐也对我极好,常拿好吃的点心和西洋糖果给我。不像三哥似的疯跑嫌我累赘。我最爱看二姨娘的妆容,浓淡相宜,对着妆匣淡扫蛾眉,轻点朱唇,细粉敷面。丫鬟点翠梳理一把长过腰际的青丝,滑的丝缎一样。我轻触姨娘的长发用脸贴在上面蹭蹭,惹得点翠掩嘴偷笑,六小姐这个样子是喜欢姨娘的头发啊!要不你给姨娘梳头?胡闹……二姨娘板起脸轻斥点翠,怎让小姐替你干活,是要挨板子吗?点翠吐吐舌头继续梳头。我靠着姨娘道,姨娘真好看,头发好看,囡囡可喜欢了。姨娘的头油给我抹抹,好香好滑哦,好啊!来……姨娘抱抱,二姨娘身上的茉莉香粉是我认为最香的味道,母亲身上并不很香,有些淡淡的墨味和兰花香气,母亲也不大化妆,老是清汤挂面的素净脸,连个眉毛都不画。大清早上,不顾母亲的召唤,我踩着白兔的棉质拖鞋,披着头发往二姨娘的棋兰苑里跑,刚好赶上姨娘梳妆,桌上放着她的妆匣,小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只觉得很漂亮很精致,上面镶满了珍珠宝石,缠金掐丝的。匣扣处是一只振翅欲飞的玉蝴蝶,轻轻一按即打开匣盖儿,匣子里有两层抽屉,内衬红色多格,里面戒子、耳环、项链、珠钗个个精致贵重,我坐在二姨娘腿上把玩妆匣里的珠宝,从小见的贵重珠宝多了,并不觉得多惊诧。忽见妆匣二层有一个古朴的银质戒子,环状的造型并不稀奇。环面颇宽,雕着一朵凸起的牡丹,很精致叶片层次可见, 样子太过精巧引起了我的注意,刚想去拿,二姨娘笑着阻拦,囡囡拿这个,她伸手取了个金镯子给我把玩,虽没戒子特别,但是也做工精巧。金凤缠枝的图样,应该是一对。母亲就没有这么精致好看的妆匣,也没有这么特别的戒子,它已经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二姨娘是不让我碰,我回去说与母亲听,母亲申斥了我一通,小孩子不能碰人家的东西,很没有教养的。女子的妆匣是极其隐私贵重的东西,并不展示于人,二娘看你还小又疼爱你才让你把玩。下次二姨娘梳妆不许去看。我耷拉着脑袋,脑子里还是那枚好看的牡丹戒子。

继续阅读:第五章 我的兄弟姐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战火纷飞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