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的兄弟姐妹
天使爱米粒2018-10-12 16:411,215

  我们家的孩子长得都不错,父亲年轻时就是英俊的小伙子,个子高挑身形伟岸,我在父亲书房里的照片上见过,还有父亲留洋时候的照片,有他和同学穿短裤短衣踢球的、表演话剧的、还有和金发碧眼的女人的亲密照片。父亲书房里还有一只留声机,重复唱着我们听不懂的英文歌。即便上了年纪,也是风度翩翩,英武不凡。母亲比父亲小了16岁,但是母亲应该是深爱父亲的,嫁给父亲不是家道中落的原因,更像是与爱人私奔的天真少女。母亲从来不提家事,我们也没见过外祖那边的亲戚。但是我和五姐都见过母亲在偷偷抹眼泪,手里常抚摸一把精致的木梳,大抵是象牙的,上面还雕了图案,但是我们都说不清是什么。家里长得最像父亲的就是大哥了,十四岁时去德国留过洋,十八岁回国。据说成绩也很优异。经常和父亲常在书房里谈心讨论学问。大姨太为人尖酸刻薄,大哥为人却很忠厚,对我们这些二房三房的弟弟妹妹很是关照,在外买些好吃的好玩的也会给我们分分,大哥已经成年,在父亲的商号里帮忙,大姨太对这个大儿子很是给予厚望的,四哥就是和他母亲一样的尖酸刻薄,常常和三哥打架,他们年纪差了一岁,三哥长得人高马大,四哥在身材上已经输了,还嘴贱,常骂母亲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惹得三哥挥老拳招呼他身上,鼻青脸肿的到大姨娘那告状,三哥因为他经常挨大姨娘的打。

  三哥光着结实的上身,抱着肩膀,眯着眼睛对四哥道:“小四儿,来吧,今天三哥教给你一招,大背跨!”专治你嘴贱的毛病!四哥摇摇头:“老三,今天就算了吧,我饿得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这肚皮都贴到后脊梁骨了,要打你自己打。”三哥斜楞起眼睛:“三岁看着吃老相,从小你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主!你娘惯你,我可不惯你毛病,你要是再嘴贱我弄死你!”四哥道:我操,你想咋滴?三哥不说话一侧身一跨步,把四哥背了个大口袋。四哥惨叫一声,好不容易爬起来,道:“三犊子,你真下得去手啊!”三哥不接话,一个恶虎前跳,把刚站起来的四哥又掼倒在地。四哥火了发力一跃而起搂住了三哥的腰,三哥倒乐了:“对,这就对了,这才有个老爷们样,咱爹说了:冻死迎风站,饿死不低头,只要还有一口气,你就上啊!呀!”四哥呼呼地喘着粗气。突然坐地上放声大哭起来。我告诉娘去,让她把你屁股打烂,啊!啊!啊!三哥笑骂道:“闭嘴,你个熊蛋玩意,什么瘪犊子,敢骂我娘,打你怎地?”四哥又骂道:“你是野种,刚进门几个月你就生了,你是你娘和外面野男人生的”。三哥笑意马上转为怒火眼睛通红,呼吸粗重的低吼道“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三哥提高嗓门,声音尖厉。三姐、四姐看三哥的样子也吓坏了,四姐吓得往大姨娘的院子里找人,三姐忙喊老三快住手别打坏了呀,这时的四哥早已经熊了抱着脑袋已经被打懵了。口内讨饶大喊道:三哥,三哥,饶了我吧!我不说了,不说了。三哥早已经疯狂,哪听得进去。四哥这次是被打的最惨的一次,父亲后来出面平了三哥的怒气,大姨娘还想为四哥辩解,怎奈这次四哥犯的错误太过分,被三哥打了不说,还挨了父亲结结实实一顿鞭子。

继续阅读:第六章 二哥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战火纷飞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