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二哥回家
天使爱米粒2018-10-10 14:141,119

  父亲到了我们院道:三儿,你母亲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小姐,守礼守矩的,你这崽子怎地这么匪性,摸摸三哥的脑袋,我知道你有血性,老四是个熊玩意,嘴不好,但是教训他你不应该出手,你大娘本来就不待见你,这次又让我耳根子不清净了。

  三哥道:爹,那小子居然说母亲……,住嘴,父亲有些慌张的不想三哥说下去,老爷……母亲说道:“没的事啦”,我也不在意,小四是孩子说什么还不是孩子话嘛!老三已经把他打了,你又一顿鞭子,大姐岂不更心里不痛快,脸面也过不去啊!父亲摆摆手,老四确实得收拾,老三揍得对。母亲嗲怪道:这孩子无法无天还不是老爷惯的。父亲淡笑不语,听二姐说老二快回来的。父亲马上面有喜色,是啊!回家了,老二有几年没回了。爹,二哥穿军装回来不?能带枪回家吗?父亲笑道:“傻孩子,回个家带什么枪”?多向你三哥学学,书读的好,武艺也练的好,母亲道。三哥可能是母亲第一个孩子的缘故,任性放纵了些,管束也不那么严苛。三哥的野性不服管就是她惯的。母亲管理我和五姐却很严格,女人主要的美德:节俭、勤劳、端庄、知 礼、谦让、服从、善理家事,以及育婴、烹饪、剪裁缝纫等。必须要具备的。我和五姐四岁时就要学正坐,两腿紧并在一起,而三哥在椅子上永远不是正坐,而是把椅子弄斜,两根椅子腿着地,自己则把两只脚放在桌子上。我们必须自己洗内衣,母亲下厨时要帮着在厨房做事,发面蒸馒头蒸包子,擀面条烙饼,自己做 鞋,裁衣裳,缝衣裳。我俩唯一不做的事,就是不用去舂米、推磨、磨面,因为做这种事会把手掌里弄粗。我和五姐也很愤愤不平,大房和二房的姊妹们都不用干这些。母亲还教我们诸如怎么送礼, 怎么赏送礼的用人,记各种节气,各种不同应时的食物名称,婚、丧、生日的礼节规矩,辈分高低,远近许多父系母系方面亲戚的称呼,如舅父、姨父、伯父、叔 父、舅母、姨母、姑母、伯母、婶子、姐妹、姑表姐妹、堂姐妹、表兄弟、姑表兄弟、堂兄弟、外甥、外甥女、侄子、侄女,还有这些人的子女称呼等。五姐甚至还知道姑娘嫁后几天回门,几天之后新娘的弟弟到姐姐家去回拜,在回拜时什么时候婆家端上四碗什么菜,她都弄得清清 楚楚。她知道新娘的弟弟只能把那些菜尝尝而已,不能大吃。母亲说这都是活学问,又有趣,又实用。

  二姨娘房头的二哥自幼聪灵过人,二娘对二哥的管教甚严,打小二哥就好读诗书,父亲请的习武教习说数二哥三哥练得最好,二哥筋骨最佳。学问也好十四岁时父亲送他留学东洋,十八岁上回国入了军校,毕业以后父亲托关系在奉军谋了个差事,如今很受少帅器重,父亲是很为这个孩子骄傲的。

  头过小年,二哥终于回家了,穿着军服带着大檐帽,坐着军部的汽车还有警卫员,铮亮的皮鞋踩在厅堂里的地板上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嘹亮而精气十足。

继续阅读:第七章 准备过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战火纷飞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