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喵喵喵?抱着孩子出现的女主
程诺儿2018-09-10 20:073,251

  程诺带着他们去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坐在书桌前开始弄玉的碎片,田温纶搬了个椅子坐在她的身边,手里面拿着一块玉的碎片晶莹又好看上面的纹路还在那里。

  “还没有弄好么?“

  “对,这一半碎的有点零散很难。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拼凑好。”程诺拿起一块碎片用手指摸了摸道,找到正确的适合它的位置填补上去,田心不一会被撵走上学,田温纶陪着程诺修理这块玉佩 ,两个人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弄好一点,而剩下的在田温纶走之后程诺又花了一个晚上才弄好,明天就是支睿奇的生日。

  程诺打算把这快玉明天 就拿给支睿奇,如果这个混蛋再给手滑摔在地上……她一定不会打死他。

  第二天,程诺带着眼底下一圈淡淡的青色去了学校,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短裙,脚上穿着浅蓝色的的小鞋子。

  坐到作为上面,支睿奇还没有到学校,今天是自己之日,走到后面拿起扫把从后面把垃圾或者鞋子下面带进来的土扫到前面,支睿奇进来时正好程诺在擦地。

  他接过拖把,道:“我先擦地,你去歇着。”

  程诺点点头直起身来拍拍手,就听他说:“昨天……对不起,我听说使你用了很大的心才弄好的,抱歉。”

  程诺看向他露出一抹笑容,颠颠的跑到自己的座位上面从书包里面拿出那个盒子,跑过去道:“你看,我拼凑好了。”

  他拿了过来,把拖把随手的靠在一个桌子上面,用手指勾出红线然后拿在手里细细的看着还能够看出碎裂的痕迹,但是拼凑成这个样子真的很不容易,瞥见她缩在后面的手,把玉佩放进盒子里,随手放在桌子上,伸手拉过她的手,上面还有细小的伤口。

  “是不是很疼?”又看到她眼底下的一圈青色,叹了口气道:“其实没那么重要的。”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这么执着?执着到他不敢面对只能够一点点的逃避,她实在是让人心疼,但是对于他来说更多的则是想要逃避。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缘由太多。

  “只要是关于你的都很重要。”程诺说了她二十年来的第一句肉麻丝丝的情话,看到8013坐在支睿奇的肩膀上面露出受不了的表情,扫了她一眼。

  她靠上去抱住支睿奇在他的脸颊侧轻轻地亲了一口,被她抱住的身体一僵硬,程诺犹豫了下趁机照着柔软薄薄的嘴唇亲了过去。

  支睿奇只能够瞪大眼睛看着程诺,嘴唇上面温润的感觉消失她回过神来摸摸自己的嘴唇,再看程诺时她已经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面趴着,而玉佩还躺在红色的盒子里面,在次的拿出来放在手心里面握住。

  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她是教英语的,青雅还是英语的课代表,可是从来在课堂上不睡觉不迟到的青雅,竟然趴在桌子上睡觉,还他妈穿的白色的衣服,你当真我看不到?

  一个粉笔头砸过去,半空之中田心没接住倒是被支睿奇给抓了个在正着,两个人处对象的事情早就传到过老师的耳朵里但是因为都是好学生所以没怎么找,不过这么正大光明的秀恩爱老师可就看不下去了。

  她走下来站在程诺的桌子面前,推了推程诺的肩膀,她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看向老师,道:“老师好。”

  “……”吃瓜群众。

  “……”班主任推了下鼻梁上的眼睛点点头道:“嗯,很好。站着听课。一上午。”

  程诺不明的站在那里,班主任走到讲台上面拿起教案开始讲课,她迷茫的把书翻到老师讲的那一页,站着听课的时候都是摇摇欲坠随时都能够到下去的样子,眼睛半睁不睁开不知所措的眨啊眨,再要倒下去时伸手按住了支睿奇的肩膀道:“让我支撑一下。”

  支睿奇握住她的手,那只手纤细冰凉的不像样子,她有些担忧,因为程诺现在这个状态实在是太让人不放心,而且她的脸色还很苍白,此时他才想起程诺才刚刚出院两天。

  “你没事吧?我那个不用我带你去校医室?”

  程诺摇摇头道:“不用了。”但是刚一下课老师正想找程诺好好地说一说,之间支睿奇站起来打横直接抱走程诺,留给她一个潇洒的背影,老师吸吸鼻子站在那里,天哪,无法无天了这都。

  去了校医室,校医说是虚脱需要休息,就这样支睿奇又给她送了回去,在保姆和他的照顾下程诺开始休息。

  一晃就是五年过去,这五年程诺一直陪着支睿奇无论他在创业的过程之中收到多大的挫折,程诺几乎都是陪着的,给他淡淡的微笑。

  【任务一完成。】 这个时候,第一个任务才刚刚完成。而洗白的那个也快了。

  五年过去男主已经二十二岁了,距离二十八岁还有六年,这六年程诺要精心的策划可能一个漏点就能够让她翻盘,但是这个男主是一个好的男主,如果原主还在的话,程诺真想直接把男主拐到手抱走。

  但是8013却说:“原主已经投胎,宿主这具身体任你使唤,是留在这里直到自然死亡还是自己设计死亡都可以。”

  程诺沉默了,到底是选择死亡还是停留在这里?

  “青雅你在听我说么?”支睿奇轻轻地伸手摇晃了下程诺他在大一的时候就开始创业到现在已经两年,公司发展很好但是经历过无数的挫折,支睿奇都挺了过来这其中不缺乏有程诺的支持。

  程诺坐在他的身边嘴里叼着 奶昔发呆,他轻笑两声撩了下女生不老实跑到前面挡住侧脸的长发,道:“你是不是有化妆了?我不是说公司内只有你不用化妆么?”

  “不能特殊化啊。”程诺回过神来放下奶昔,整理了下自己的长发道:“你这个样子公司内的人会怎么说我?”

  男主果然不愧是男主,经过两年的打拼已经成为新贵,想必等到女主回来时,男主那个时候已经成为世界里面的百强,而剧情在那个时候才刚刚开展。

  程诺这次进入任务里面尽到了一个好的时机,正是女主刚走不久男主找她分手青雅还没有作死的时候。

  简单的来说这次的任务挺简单的。

  “没关系,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支睿奇揉了下程诺的脑袋把她的头发弄乱,现在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还爱着段忆还是面前这个总爱发呆的小人。

  “真是的。霸道。”程诺踩了一脚支睿奇的鞋子往一边索取整理自己的头发道:“你可真是坏蛋,看看把我的头发弄得!”程诺气的捶了他一下,想了想又给了他一胳膊肘。

  支睿奇伸手给程诺把头发打理好,道:“这个样子,怎么样 ?”

  程诺从包里面找镜子,而支睿奇已经从抽屉里拿出镜子放在程诺的面前,她点点头道:“很不错可以奖励。”

  “走吧,我们去逛街,你不是说衣服不够穿么?”他拿起衬衫开始穿。

  程诺眼睛一亮,拉住他的一脚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配合楚楚动人简直就是水汪汪明媚至极,只听她说:“你付钱?”

  “嗯。”他点点头,拿起外衣给程诺穿上,道:“外面有点凉,你穿的实在是少了点。”

  程诺转了一圈道:“不少啊?”这个量正好上面是卫衣下面是小短裙配上到膝盖的长筒袜和小鞋子,很显小 啊,为什么会被认为穿的少。

  程诺给你一个幽深的眼神。

  两个人走在街上,程诺是不是去看两件衣服,她在走出一家店的时候前面晃出一个人影两个人都看到了但是谁都没认出来,面前这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还。

  她叫着:“睿奇?”

  “喵喵喵???”程诺满脸的迷茫,看看珠圆玉润面容精致的女人和怀里小小的孩子,再看看支睿奇,犹豫了一下道:“你什么时候有了个孩子?”支睿奇一脸大写的懵,他仔仔细细的从这个满脸妆容的女人身上看出了曾经的痕迹,竟然是段忆。

  倒吸了口凉气,道:“段忆?你怎么会……”正想说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但是一看程诺她还是当初的样子但是面前这个人已经……抱着个孩子。

  “睿奇你听我讲,我们换个位置谈谈好么?”她看看周围,低声的要求。

  支睿奇心思了下点点头,侧头看着一脸茫然的程诺道:“我们一起回家去吧。”在外面创业拼搏时两个人就住在一起,不是同居也不是一个房子只是住在一起互相照顾对方而已,双方的家长已经同意并且很满意这个即将可能大概会成为自家儿媳妇或者是女婿的人。

  段忆一听两个人住一起脸色大变,她动动嘴看看怀里带着混血儿面孔的孩子,没说出什么。

  坐在客厅里,程诺满脸好奇的看着他怀里的而孩子孩子大概四岁多的样子,程诺掐着手指算着,段忆竟然在十七或者十八岁的时候就怀孕。

  ……这就尴尬了,女主莫名其妙出轨还早早的出现,这是要干啥?搞事情么?

  对看着他的孩子咧嘴一笑道:“段忆?我是青雅,我能抱抱你的孩子么?看起来好可爱。”

继续阅读:第11章 她留,我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洗白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