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做好准备了吗
程诺儿2018-09-10 20:073,263

  小女孩们拿到手开始不停地炫耀,有的还去了别的班说说笑笑。等安静下来时,已经上课了,程诺坐在后面多余的一张椅子上面玩着游戏,等放学拉着小华尔走向门外,道:“温纶说过来接我们去吃牛排,然后再去买衣服,下午的课不当误吧?”

  “下午?”他想了下,道:“下午的课没什么,我们可以在体育课晚回来,对了,两节体育课。”说完眼睛亮晶晶的很有神。

  “上车。”田温纶把车开过来,下车给程诺打开车门,道:“别晒着一会晒蒙你。”

  程诺伸手在他腰间的肉肉上面捏了一下,随机被田温纶握住手,道:“手很热乎,妈说晚上熬一只老母鸡的汤给你喝,妈从九点多的时候就开始熬。你回去得多喝点 补补身体,小华尔也是多喝点长个子。”

  程诺抱住田温纶道:“我知道啦。”田温纶宠溺的一笑,坐在驾驶室带着两个人去吃西餐,吃完之后去挑衣服,程诺拿着好几件衣服来回的在小华尔的身前比划道:“你喜欢那个?我喜欢这个白色的,看起来很亮堂。”

  “我喜欢黑色的。”他拿过黑色的到更衣室里面换上,然后走了出来,又拿起卡其色的小风衣套上,下身穿着白色的紧身裤,和白色的鞋子,道:“很好玩不是么。”

  程诺点点头,道:“一会去染个发,直接变成杀马特。”

  “……”华尔直接面瘫的看着程诺,为什么你这么不着调?

  送了小华尔上学,程诺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待了一会待不住,去了支睿奇的公司,可能是因为自己原先在这里面挡着副总裁的职位,即使三年未来,公司内的人大多数都知道她的情况,过来问好询问身体情况的有很多,程诺有点着头应付了过去。

  找到支睿奇的办公室,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两个人沉默半响,新来的秘书站在一边不知所措,她手里面还拿着一本文件夹。

  “总裁……是先看文件还是……”她瞥了一眼程诺,意有所指,可能以为程诺是外人,所以很警惕。

  “不用了。”支睿奇挥手拒绝,道:“你怎么不在家休息乱走?对身体不好不知道么。”

  “我知道。”程诺淡淡一笑,道:“可是我更想来找你,我是来跟你辞职的,顺便转移下我的股份,合同已经订好了,就放在小华尔的名下,我也知道我自己的身体情况是怎么样的,所以并不奢望能够活多久,只希望能够给他留下一点东西,这孩子从小经历了很多的不公平。既然他的亲人弥补不了,那我只能帮忙了。至于你,我希望你能够找到你爱的那个人。”

  哪个梦境,他已经研究清楚,可能是他前世发生的事情,也可能是今世发生的事情,但是,看到里面惨烈的景况,他实在是不想要程诺参和到这里,可是她却非要进来拌一脚。

  这让他头疼不已,所以语气有些差:“活不了多久?想要补偿?又不是你亲生的凭什么是你补偿,活不长不会自己注意点?还辞退,辞退你靠什么生活,田温纶能养你?他不用找老婆了!小雅,你怎么这么信他啊,怎么这么傻呢,进社会都这么久了还是个白痴。”

  说完才察觉自己的话重了,抬头小心的看了眼程诺的表情,道:“你也别怪我说的严重,这的确是真的,没了工作,你靠什么生活 ?咱又不是非得死,不是好好养着能够很好么。怎么这么消极?”

  程诺低下头,道:“我只是想要休息下,这段时间,不算上我空白的三年,我已经太累了,想休息下, 而且小华尔现在是我的儿子,我有资格为他寻找未来的人生,创业的资本。他差不了,那么聪明有认真,如果有一个好的开头,未来是不会出错的,可能你很不理解,但是我却想休息。不要太累了。你也是,照顾好自己,段忆是个好人,或者有时候她有点傻,但却是很喜欢你。你们很适合。”

  她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种信息,支睿奇傻了才听不出来,皱了皱眉道:“你别想太多。先休息一下是很好,不要在家里面窝着,今天天热,一会我送你回去,路上想吃什么?”

  程诺抿唇一笑,道:“奶昔,我要喝奶昔。”

  他伸手宠溺的在程诺的鼻尖上一勾道:“真是小孩子心性。”然后带着程诺买了奶昔会了她自己的公寓 ,刚开始知道程诺已经拿走自己东西并且再不会回来居住。

  支睿奇曾经考虑过很久觉得这是一个正确的办法所以也就没有太排斥这件事情,后来完全的了解了梦境里面的事情,更是不敢让程诺接近他。

  程诺被支睿奇送上楼,他呆了一会,接到秘书的电话之后就走了。

  程诺坐在沙发上叹气,青雅的妈妈走过来打道:“你是不是……还喜欢睿奇那个孩子?别骗妈。妈都知道,你就告诉妈妈还喜欢他么?”

  “妈,你想多了,我只是找他有一些事情要解决而已,除了这些就没别的了。我也知道现在是我配不上他,更是拖不起,所以我打算不结婚,守着小华尔一个人就行。”拍了拍妈妈的手,程诺轻声说,然后道:“再说,我这身体也不知道能够挺几年,能够给小华尔一个打算安排安排路也不错,何必在党务别男人?”

  青雅妈妈听得泪水直流,但是看着承诺认真的脸,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来田温纶要在晚上表白的事情。

  犹豫了下,正想说,门铃就被按响,田温纶打开门走进来,手里抱着一束粉色的花,道:“青雅,我……喜欢你很久了,从高中,到大学。到现在,一直都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守护你?”

  程诺愣了愣,然后笑了下,道:“今天四月一?”实在是没想到田温纶能够来这一出,程诺的第一反应就是,田温纶你是不是在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真的。我爱你。”他一改单膝下跪,站起来扔掉花束程诺抬着脑袋看着它在天空之中划出美丽的颜色,猛地被人抱住,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来一个过肩摔,却被人按住,那人低头在程诺的嘴唇上轻轻一吻,道:“你感觉到了么?”

  手被放在他的左胸口,感触这剧烈又有节奏感的跳动,她似乎听到了扑通扑通的声音。

  “他在为你跳动存活,没有了你他也不会存活了。”田温纶凑在程诺的耳边轻声说,青雅的母亲看不下去了,嘴角抽了抽回屋怼了怼她的老伴,道:“年轻的时候你还没跟我求过婚。”

  “哎呀,都这把年纪了,还说什么求婚。”老人一摆手,探出脑袋看情况。

  那边程诺满心的犹豫,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伴侣,但是想起自己马上就开就要离开,实在是不忍心党务眼前的男人。

  推开他,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会遇见更好的,而我只不过是这其中的一个而已。”

  田温纶的眼睛更加的深邃,他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但是我不会放弃。”

  他们一腾就是三年,按照剧情,段忆从新的卷土归来。

  程诺迎接好即将到来的事情。

  段忆首先找到她要回小华尔的监护人身份,并标明,当初只是因为出国有事情,所以才转移,至于现在应该转回来了。

  程诺轻笑两声,她精致温婉的脸不沾粉底,穿着一身浅灰色的A字裙,脚下是尖头的高跟鞋,双腿并拢坐在咖啡厅,道:“这可不是你说的算的,小华尔也不是货物随机使用,首先我不同意,其次你这个母亲没有做好一点的应有责任,就凭这点,孩子是我的。”

  程诺说完之后,给她一个极为挑衅的眼神,拿起身边的包,走了出去,打了个电话给支睿奇,道:“段忆回来了……她想要小华尔的监护权,我该怎么办?”

  “别担心,你现在在哪?我马上就过来,别着急,千万别着急。”那边传来支睿奇焦急的声音。

  程诺一听,嗯,很好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变,女主,既然这样,那么你快点接招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支睿奇到达的时候,看到程诺和段忆好像在不断地争吵,其中段忆伸手推了下程诺,她一下摔倒在地上,然后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小华尔上去推了下段忆,扶起程诺。

  只听他冷漠的说:“你在想什么不切实际的问题,太阳已经晒屁股了,该醒来了。”

  忍不住的笑了一声,这小子嘴巴可真毒,然后大步的走过去扶住程诺,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在太阳底下晒了很长的时间,手臂上也有着一点的擦伤,她的身体很柔弱而且皮肤很敏感,这点擦伤看起来在别人的身上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但是在程诺的身上好像受了很重的伤一样。

  但是其实程诺却没有什么损害,只是有些疼,贴个创可贴就可以。

  “我可是你妈妈,你怎么能够这么说我?是不是我在你十年的生命之中消失了,所以就不记得我了?也对,小孩子的记性差,我是你的妈妈,怀胎十月生下你的妈妈。”

  华尔忍不住扔过去一个白眼,道:“关我屁事。”

继续阅读:第19章 死亡,新世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洗白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