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男主大大求远离
程诺儿2018-09-10 20:073,233

  程诺带着他还去玩了碰碰车,顺便照了大头照,后来这照片直到程诺走了之后,他也一直留着,人的一生之中美好的记忆能够保存下来不多,能够有的也不多,但是他很幸运,有了这么美好的记忆。

  晚上回来,他们坐着出租车,忽然车停了,车门被人强行打开程诺在来不及的情况之下被人从车里面拉了出来做了人质,原来是前面有银行被打劫,劫匪被警察追被逼急了冲进道里恰巧碰见程诺的这辆车,所以顺手把人拉出来做人质。

  这里很快被围上并清空,一群警车和救护车停靠在包围圈的外面,程诺看到小华尔站在一个女警的身边,她垂下眼睛并不说话也不大喊大叫,冷漠地异常。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自乐多可惜。”他的年纪大约已经有二十多岁了,声音有些低沉浑厚,凭借着硕长的身材来看,以前的情况应该很不错,如果不是有什么意外的话,这样的人应该是游走在社会里面的精英,而不是面对重重的警察包围。

  “你别激动,放下手里面的枪,我们有话好好说。”进来协调的警察手一动,赶忙往后退了两步,急忙的说。

  “有话好好说?说不定,我放下枪你们的子弹就冲过来了。”他拉扯程诺靠在出租车上把背后交在车的身上,而不是等着被人偷袭 拿下,这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如果不是现在这个情况以后发展好,应该会有一个好的前途。

  “小丫头你怎么这么冷静?是真的认为这群狗熊能够救得了你,还是……你认为你能够逃?”手臂勒紧程诺的脖子,她抬起头来斜眼看着这个劫匪,长得清清秀秀眼中带着嘲讽。

  程诺笑了一声,道:“不管怎样是死是活都是我的命罢了。或许我死在你手里或许,你死在我的手里。”她说完之后感觉自己的头被人敲了一下,身后的人说:“真是一张硬的嘴。不错,我就喜欢这样嘴硬的人。”

  “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支睿奇的车路过,他让司机停下来,自己摇开车窗去看,却看到了程诺的身影,雾草了。这丫头怎么一眼看不到就变成被人劫走的人质了?

  下了车走过去,越走画面越清晰,他被警察拦住,道:“我是她的朋友,我能够进去看看么?”小警察犹豫了下,走过去报告,不一会支睿奇走了进去。

  不料惹怒了那个劫匪,他一枪打过去,程诺闷哼一声恨不得嫩死男主,我擦,你是不是过来捣乱的,本来这个劫匪的情绪不稳,你走进来干嘛看我不爽啊。

  程诺挣扎了下,伸手抓住他的衣领一个过肩摔给他摔倒在地上,然后捡起他的枪,她的小腿上被打了一枪,动作有些延缓,而劫匪聪明的抓住这一点,伸手抢走了枪,顺手一脚给程诺踹到在地上,他对着冲进来的警察打了两枪骂道:“既然你们这么不守信用放人进来,那我也不用客气。”然后对着程诺的胸口开了两枪。

  他被制住,却并不气馁,还在笑:“我本来想要投降的,是你们先放人进来的不怪我!哈哈哈。”

  支睿奇这时才听明白原来是他的擅自闯了进来才害的程诺变成这成这样,跑过去抱起她冲向救护车,道:“快!送医院啊!”

  小华尔踉跄着跑过来,他吓哭了,哭喊道:“姐姐……”支睿奇这才注意到他,跳下去给他抱起来在上了救护车,车开往医院,程诺被戴上了呼吸罩身上还插着输液管,伤口也被简单的止血消毒包扎。

  送进手术室,支睿奇坐在椅座上有些颓废,看来劫匪和警察应该是谈好了一些信息,但是条件是不能够有任何人进来,可是他却被人放了进来惹怒了劫匪,这个人是要伤害程诺,还是要伤害他?这不得不值得他深思。

  小华尔坐在冰凉的椅子上面一声不吭,他手握着一张照片,细细的看着,田温纶和程诺的父母来到这里,青雅的母亲哭的不能够说话,而她的父亲扶着年老的母亲不断地唉声叹气,胸口中了两枪腿上又有一枪,如果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田温纶得知事情的经过二话不说的给了支睿奇,骂道:“她跟你凑近,就没有好事,你就不能离她远一点?算我求你了不行么。”

  支睿奇擦了下嘴角,靠在墙壁上沉默,段忆赶到抱住支睿奇,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你没有事情吧?用不用看医生”

  支睿奇的表情神色变化了下,道:“我没事。”

  她松了口气道,:“那我们先回去吧,看这个样子也出不了结果,明天再来?”

  支睿奇冷笑一声,道:“你就没看到你儿子?你怎么这么冷血。”顿了顿道:“是不是因为我有钱对你有利益?嗯,这个孩子是不是当初你也这么想的,给那个男人生了然后威胁嫁过去?没想到没有用处吧所以才这样子对待,现在都能够直接忽略,不得不说你还真是冷血。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安慰,小雅……这里还需要我陪着。”

  田温纶抬起头来,脸色阴沉眼睛之中透出杀气,道:“她不需要你陪着。你只会给她带来麻烦。”

  支睿奇沉默了很长时间,道:“确实是这样,但是她新这件事情是因为我而起的,我要……守在这里。”如果不是他的鲁莽可能现在程诺正坐在他的车里面吃着水果喝着牛奶,靠在她的身上刷手机。

  可是现在只能够躺在冰冷的手术室里面,任由冰凉的手术刀在她的身上划着,收割着身上的子弹。

  他很后悔,为什么没有细问就这么鲁莽的闯了进去,他其实是明白的,青雅害怕他受伤,所以用力拉过劫匪的衣领摔在地上,让他躲过了枪口的攻击。

  为什么青雅会这么做,就是因为……喜欢吗?那就可以把自己的生命交出去么?实在是……太可笑了,你真的是好傻。

  足足十多个小时的手术,程诺才被推出来,手术成功了,但是醒来的几率不算太大,就算醒来人的身体也算是完了。

  程诺昏迷了三年,田温纶和支睿奇陪着守护了三年,田温纶有时生气就会去找支睿奇打一架,支睿奇刚开始就是被挨打,后来学会反击直接两个人在走廊里面打了两腿,然后被护士撵了两趟,这才蔫了。

  程诺醒来时,面对的是洁白的天花板,这是高级的病房,病房外面有客厅和一间给病人家属休息居住的地方,外面传来小声说话的声音,还有一个小孩的笑声,她有些口渴,伸手去够放在柜子上的水杯,手指许久没有动,有些僵硬,略微不小心直接水杯掉在地上摔碎了。

  外面的声音一下子没有了,而后传来的是脚步声,还有说话的声音:“里面怎么了?有人进来了?支睿奇 你怎么看的门口!”

  “怎么怪我!明明是你看着的!”支睿奇的声音成熟了很多,门被推开,允诺一双眼睛对视三双眼睛。

  她愣了愣,道:“你们……是???”

  这两个男人穿着休闲的西装,头发有一个被梳在脑后面,有一个只是零散的支楞在脑袋上面,她想要坐起来,但是却被一个小孩给按住了,只见,他笑着说:“姐姐,别动。你身体还虚着呢。”

  然后按了铃声,不一会医生和护士进来,看到允诺醒了,就开始体检,弄了很久,程诺很饿想吃东西却被人拒绝:“现在你刚刚醒来,还不能够吃东西,只能够慢慢的从喝水之类的开始接受,不然胃承受不了。”

  医生走了之后,还在嘱咐,程诺认了一圈才发现自己竟然昏迷三年,三年来这两个人都在变化,变化最大的还是那个小华尔,他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带裤,粉色衬衫黑色的小鞋子,程诺熟悉了一会之后,笑道:“小孩子都长大了,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又不正经,他才多大,七岁?”田温纶走进来,推了下无框眼镜坐在程诺的身边,道:“用不用我带你去晒一下太阳?你的脸色很白都没有健康的血色。”

  “不着急,我什么时候能够回家?我想爸爸妈妈了。”这才是原主能够说出来的话。程诺表示很累。

  “嗯,他们下午就到了,你不用担心,支睿奇开着车去接叔叔阿姨,你昏迷的这三年,他们可是愁坏了。”田温纶坐在程诺的身边,喂着她喝热热的鸡汤。

  “嗯,好的。对了,你怎么没有上学?嗯,别告诉我一直没有。”程诺忽然间想起,这个小孩已经七岁了,为什么现在才……看了下时间,十点多,没有去上学?

  “今天他请假,上午第一节课就和小朋友打架了,就因为别人说他没有父母。”田温纶放下碗,给承诺擦了擦嘴道。

  “嗯?为什么会这么说,段忆呢?”程诺一愣,道:“她人呢还是咋的,不要我们孩子了?”

  “没有,小华尔被过继到了你的名下,当初你不是想要么,他也同意了,段忆的确不适合做母亲所以,小华尔做主张找到支睿奇,所以,他现在是你的孩子了。”

继续阅读:第17章 学校问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洗白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