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王哈瓦那(下)》
夜断愁2018-09-30 16:3012,243

  【十一;羊族联盟共和国】

  “……亲爱的同胞们,我们羊族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动物之一,也是最伟大的动物,我们忠厚、老实、友好、善良,我们热爱和平,我们愿意与世界上所有的动物和睦相处。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群动物,它们的名字叫狼,在所有的食肉动物中,它们最凶残、最霸道,它们肆无忌惮的屠杀我们,哪怕它们吃饱了、喝足了,还是要屠杀我们,因为它们将屠杀我们当成一种很好玩的游戏,站在这里的各位兄弟,有谁家里的成员没被它们屠杀过的?

  有吗?

  有吗?

  我想肯定没有。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撒哈拉草原虽大,但我们已经无路可退,因为后面就是地狱的大门。

  我们只有勇敢的站起来,抱着先死而后生的决心,不畏生死的跟它们决一死战,这样,我们才有生的希望,我们羊族的明天才会更精彩~”

  我的演讲很有感染力,连我自己都意想不到,口才竟然这么棒,在我滔滔不绝的演讲声中,两个部落都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它们为了自己,为了亲人,为了整个羊族的未来,决心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与狼族决一死战。

  一场演讲收到了这么好的效果,我自然有些骄傲,但眼下击退狼族军队才是重中之重,我赶紧下令,以最快的速度攻击背后的狼族军队。

  在雷霆般的攻击下,狼族被打得措手不及。

  当然,对于狼族来说,无论是它们的整体战斗力,还是单兵战斗力,都是我们羊族无法比较的,哪怕是我亲自训练出来的并视为战斗鸡中的战斗机的第1团,就是跟力量最薄弱的狼族军队相比,也存在着10比1的差距。

  但我们胜在数量多,胜在兵贵神速,再加上我冲锋在最前面,一口气咬死了几匹狼,给它们造成极大的心理威慑,所以,我们将上百匹狼击退了。

  “跑啊,快跑啊。”

  “原来魔鬼羊就是这个部落的啊。”

  “真是倒霉,第一次打仗,就遇到了魔鬼羊。”

  “太可怕了……”

  “刚才好危险啊……”

  “……”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光荣事迹已经在狼族中大规模传开了。

  而且,通过狼族们的加工,我成了吃狼不眨眼的‘魔鬼羊’。

  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在阿非利加部落当教官的后来这段时间里,我对吃草越来越不感兴趣,天天就想喝血吃肉,尤其是对狼肉,特别偏爱,当然,我说的食肉动物的肉,对食草动物的肉,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为了解决嘴馋的问题,每隔三差五,我就要跑出去猎杀狼,有不少次还带着羊兵狼将们一起出去猎杀狼,让它们也开开眼界。

  我馋涎欲滴的看着狼的尸体,哈哈!七匹,够吃上好一阵子了。

  这一战,我们羊族也损失惨重,死伤上千。

  我知道,狼族肯定不会罢休,吃了个这么大的亏,它们一定会反扑。

  于是,我暂时放弃了去传说中的阿拉伯山脉寻找羊神的念头,决定将主要精力方在对方狼族和其它食肉动物身上,只有将它们打趴下了,我才放心。

  在我的努力下,阿非利加部落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革,第一个改革就是放弃野蛮落后的奴隶制,建立先进文明的民主制。

  在巨大的压力下,尼日利亚大酋长决定让阿非利加部落和我们拉美部落合二为一,就这样,我们两大部落成立一个像人类那样的国家,并建立一个联合政府,这个新国家的国名为‘羊族联盟共和国’,我为共和国的皇帝,尼日利亚大酋长为共和国的副皇帝,海地爷爷为部长会议主席。我本来想提拔牙买加的老爸,但没想到,它战死了,令我很悲痛。

  羊族联盟共和国成立,在撒哈拉大草原上,绝对堪称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件,尤其对于羊族来说,更是如此。共和国成立的那天,周围就有八个小部落加入共和国,之后不久,又陆陆续续有十几个小部落加入这个大家庭。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经过上次那一大战后,我‘恶名’迅速远扬,就连一些狮子也有所耳闻,对我刮目相看。

  所以,这些中小羊族部落的首领们考虑如果一旦加入联邦的话,就等于是给自己和全部落臣民的生命都买了一份有效的保险,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只是,出乎我意料的是,除了羊族部落之外,还有另外一些食草动物的部落比如像斑马啊、角马啊、花鹿啊、甚至猫鼬啊、也表示想跟我们合作,甚至可以考虑加入我们的共和国。我表示欢迎,毕竟大家都是食草动物嘛,只要有这个能力,就应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为了顾及这些友好部落的感受,本着平等互信的基础,我们成立了一个像人类的国际组织那样的组织,我们将这个组织命名为‘食草动物合作组织’。这个组织的合作范围很广泛,最重要的就是军事合作。经过三个月的努力,共和国的实力大增,拥有二十多万国民和四万之众的军队。

  为了保证战斗力,我亲自担任总教官。四万之众,这么大的一支力量,经过一段时间训练之后,对付三四百匹的狼族或者二三十头狮族是绰绰有余了。

  不过,我的愿望是整个撒哈拉大草原上所有的羊族都统一起来,对于那些自主加入的,我们表示欢迎,并将优质的草地划给它们,对于不愿意加入的,我考虑该用武力解决就用武力解决。当然,不愿意加入联邦的羊族部落很少,毕竟我们羊类是聪明的动物,没有几只会是什么傻瓜,对于利害关系,绝对分得很清楚。

  看着这么大的一个国家竟然被我领导,仿佛做梦一般,为了伟大的共和国,为了撒哈拉大草原的整个羊族,我要奋斗,永远奋斗。只要我的臣民不再被食肉动物屠杀,我可以不做皇帝。

  当然,我心里很清楚,想要将羊族都统一起来谈何容易,撒哈拉大草原这么广袤,统一必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时候,在撒哈拉大草原的北方,也出现了一支强大的羊族部落,名叫华夏,它们的大首领叫燕京,据说,这只大首领的武功也很牛逼……

  ……

  ……

  【十二;狼羊大战】

  除了加紧时间训练军队之外,我对周边的安全问题相当重视,因为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年轻的共和国的生死存亡。根据侦察部门得来的情报,我得知,在共和国周围活跃着三个狼族部落,一个是荷兰部落,一个是葡萄牙部落,一个是西班牙部落。还有一个狮族部落,叫美利坚。

  除此之外,还有好几个豹族部落和鬣狗部落。上次进攻我们的狼族军队是西班牙部落的军事力量。当然,对付狼族我倒没什么好担心的,可以搞定它们。

  我担心的是,这个叫美利坚的狮族部落,这是一支很恐怖的力量,竟然有上百只狮子,根据侦探部门的情报显示,这是撒哈拉大草原上最恐怖的一支存在。谢天谢地,幸好它们的注意力是斑马和角马以及野牛那样的大型食草动物,如果放在我们羊族身上,那就有我们受的。

  狼族也没闲着,狼的报复心本来就很强,吃了一个这么大的亏,不报复才怪。除了不时派出三五匹狼偷袭之外,还在酝酿一次新的军事行动,这次军事行动的规模很大,西班牙狼族部落纠集了荷兰和葡萄牙两个兄弟部落,组成一个在它们眼里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事同盟,拥有高达336匹狼的军事力量。

  另外,它们还纠集了一半以上的鬣狗部落。

  当然,我也没闲着,在加紧时间训练军队的同时,我也经常锻炼自己的咬合力、敏捷度、爆发度,我经常独自去袭击孤独的狼或者规模很小的狼,既可以用实战经验来锻炼自己,又可以获得食物,狼族吃我们羊肉很上瘾,而我吃它们狼肉也已经上瘾了,一天不吃憋得慌。

  再来说一说塞舌尔吧,在当上拉美部落大王的时候,我将塞舌尔任命为秘书。

  塞舌尔蛮喜欢这份工作,倒也不是说清闲或者待遇好或者足够有安全感,而是因为它太喜欢我。我想让塞舌尔成为尊贵的皇后,然后跟它生许许多多的王子和公主,我要让它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母羊。

  当然,现在肯定不能娶它,要娶也要等找到传说中的羊神然后拿‘重生草’让老爸老妈和牙买加复活之后,何况狼羊大战迫在眉睫,我必须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军事训练上,我绝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而葬送了羊族。

  大战终于开始了,狼族和鬣狗一齐出动,它们的声势很大,来进攻我们的狼族和鬣狗的数量加起来起码有七八百,它们摆出整齐的阵形,在绿油油的草原上看上去颇为壮观,这种气势,在心理上,对我方造成了一定的威慑。

  我没有设阵地,而是采取孤注一掷的战法,将四万大军都集中在一起,对方一旦发动冲锋,我会立即发动反冲锋,依靠数量优势来抵消对方的武功优势,对方虽然气势咄咄,但我方的士气也很高昂,我知道,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战士们才很勇敢,因为我是它们的主心骨,是它们心目中的神,只要有我在,它们就不怕死。

  不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是能够使战士们视死如归的重要原因,

  是这样的,我创建了一套奖罚分明的军事制度,谁要是敢在作战时临阵逃脱,我会严厉的惩罚它,重则赶出部落,轻则在它们身上烙上一个耻辱标签,将它们的名字像全国宣布。

  而且,在规定的时间内,剥夺食用优质青草的权利,并根据实际情况,剥夺它们配偶的权利,不但它们自己抬不起头来,它们的家属也跟着受耻辱,就连娶老婆都娶不到。

  而对于作战勇敢的特别是立下军工的,则根据它们的功劳,采取相应的奖励措施,让它们得到一定数量的优质青草,颁发英雄勋章,并将它们的战功记下来,在全国发表,让大家都知道它们是英雄。

  除了这些之外,在配偶活动上,让它们有优先权,甚至根据它们战功的大小,还相应的在某些方面给予它们亲属的优先权,这样,不但它们自己脸上有光,就连它们的家属也跟着光彩。

  对于那些伤残和战死的,采取相应的抚恤措施,家属得到全力保护。

  这套有奖有罚的军事制度,不但极大的抑制了逃兵的出现,而且使勇敢的士兵也免除了后顾之忧。

  狼族和鬣狗族的军队摆好阵势后,立即发动冲锋,第一波冲锋的是鬣狗军队,在老大的带领下,数百只鬣狗‘汪汪汪’的冲了过来。

  数百匹狼族军队静静的蹲在后面,冷冷的注视着我们羊族的反应。

  我必须要保存力量,以便来对付狼族大军,所以,当鬣狗大军冲过来时,我自己没有出战,而是命令阿根廷和伊朗这两员大将各率领五千部队应战。

  阿根廷和伊朗都是后起之秀,它们是我发掘的,也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两员大将的武功都非常了得,尤其是伊朗,不但武功能够与墨西哥相媲美,而且性格更为勇猛,就像楞头青一样,一点都不怕死。

  得到这两员大将,我很高兴,就看它们在实战中的表现如何了,在上次大战中,由于赞比亚和坦桑尼亚两员大将都战死在狼军中,我将发掘埋没在茫茫羊海之中的高手也当作重要的任务来抓。

  其实,如果不算用牙齿咬的话,其实我们羊的单兵作战能力不比鬣狗小,就算小的话,也不会小多少,只是,由于大自然的安排,我们羊类是食草动物、鬣狗则是食肉动物,这样,导致我们天生羊类就温顺胆小,而它们鬣狗则是凶猛残暴。

  但是,当我们羊类在它们面前一旦没有了胆怯心理的话,它们就会失去心理优势,没有心理优势,也就意味着,在战场上,羊兵的本身力量都可以发挥出来,跟它们全力作战。

  而一旦我们羊类跟它们全力作战,它们的单兵力量优势便会大打折扣了,这样,数量优势就变得很重要了。

  在实战中,阿根廷和伊朗都表现得很突兀,咩咩咩的不要命冲了上去,在凶猛的爆发力面前,前几只可怜的鬣狗被它们的羊角顶了个对穿,当场一命呜呼。

  在一万只羊族大军面前,一向在食草动物面前拽得不可一世的鬣狗还以为来了一顿送死的饱餐,它们哪里知道,这些羊身上遗留了上万年的羊性基因已经被我慢慢洗掉了,换来的是食肉动物般凶狠的性子。

  一万只羊。

  四百多只鬣狗。

  比列超过了二十比一。

  就好像一堆树叶飘进一个巨大的漩涡似的,几百只鬣狗的身影成了小不点。

  “咩咩咩~”

  “嗷嗷嗷~”

  “咩咩咩~”

  “嗷嗷嗷~”

  厮杀声和惨叫声交织一片。

  这几百只倒霉的鬣狗,还以为看花了眼。

  这不是羊吗?

  这不都是自己的食物吗?

  它们一看到我们鬣狗大爷、不是就会吓得屁滚尿流吗?

  今天怎么都这么不怕死啊。

  当然,最主要的是,跟以往相比,这次的角色已经调换过来了,挨揍的不是羊,而成了鬣狗。

  “嗷嗷嗷!!!~”

  鬣狗们一下被羊族军队踩死或者顶死了二十多只,其它的吓得一边惨叫,一边拖着负伤的身子,三三五五的从羊海中逃了出来。

  而羊族军队呢,死伤不过也只有上百只。

  见鬣狗们灰溜溜的败退,羊兵羊将们兴奋得咩咩咩大叫,赶紧趁胜追击。

  咩咩咩,这不是恶魔一样的鬣狗吗?

  咩咩咩,今天怎么啦。

  咩咩咩,想不到,只要敢反抗的话,它们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咩咩咩,这仗打得真是太爽了。

  羊兵羊将们越追越胆大,是啊,这口气出得真是爽歪歪,它们恨不得将这些可恶的鬣狗全部踩死,踩成肉酱,以解积压上万年的心头之恨。

  见好就收吧!我暗忖着,赶紧鸣金收兵。

  我不敢再让它们追击,因为还有几百匹狼族大军蹲在那里,一旦它们对追击的羊兵羊将发动突然袭击,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在狼族的突击下,我们的羊族大军肯定会猝不及防,沦为它们轻轻松松就可以割断的韭菜。

  鬣狗们败得这么惨,也大大出乎了狼王们的意料,它们还想让鬣狗们先将我们的军队冲乱,突然杀进来,杀得我们片甲不留,将我逮住,亲眼看一看我这只传说中不但以牙齿为武器而且还喜欢吃狼肉的魔鬼羊到底是什么样子,然后再将我分吃掉,看以后还有没有哪只羊或者其它的食草动物敢挑战它们狼族的威严和大自然的分配。

  鬣狗大军的败退,对狼族大军起到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影响了它们的战斗精神。

  试想,为什么狼族在我们毫无危险的羊族或者其它食草动物面前,拽得要死,但在狮子和豹子它们这些猛兽面前,就不敢拽了呢?就是因为我们对它们没有半点危险,被它们围捕时,逃命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反抗。

  但现在呢,它们不但敢反抗,还具有一定的攻击能力。再加上如此庞大的数量,心理如何没有忌意呢。

  但是,狼始终是狼,当它们面对逃避不掉的危机时,哪怕是狮子和豹子,它们也会义无反顾的上,哪怕是同族的尸体倒下一匹又一匹,只要狼王没有下令撤退,它们也毫不退缩。

  西班牙、葡萄牙、以及荷兰的三个狼族部落的大王朝我们观望一阵后,互相点了点头,接着,西班牙的狼王发出一声长长的狼嗥,须臾,数百匹狼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狼毛轧开,闪烁着残忍的目光,在狼王们的率领下,呼天啸地的向我们扑来。

  决战的时刻终于来了,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兄弟们,神圣的时刻来了,为了我们的父母,为了我们的妻儿,为了我们的兄弟姐妹,为了我们伟大的共和国,冲啊!~”随着我一声令下,数万羊族大军朝三百多匹狼组成的狼族军队反扑而去。一转眼的功夫,数万羊族大军和三百多匹狼族军队就厮杀在了一起。

  在数万羊族大军面前,三百多匹狼族军队真的很渺小,如同三百多叶小舟湮灭在茫茫大海中似的。

  常言道;单虎难敌群狼。这次狼羊大战,双方的兵力比例达到了100比一,一百比一,如果从数量上看的话,我们羊族占了绝对的优势,试想,一匹狼至少要对付一百只羊,哪怕这一百只羊等着让它咬,也得咬上一百口吧。

  但是,我训练出来的这数万羊兵羊将,并不是数万木偶,它们不但不是木偶,反而具有一定的攻击能力。

  我对取胜的把握很大,因为这数万羊族大军都是我训练出来的,因为它们身上的羊性,都被我一点点挤了出去。

  当然,相对于数量优势而言,心理优势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还没开战就吓得一触即溃,哪怕数量再占优势,也等于零。

  就像以前,在一匹狼面前,哪怕有一千只羊,也会吓得打摆子,毫无半点反抗能力,那么,这种数量优势也没有一点作用。

  当然,这种事情不光只发生在我们动物界,也发生过在人类身上,据老妈讲,人类之间,曾经发生过拥有一点五亿人口的明朝被仅仅只有三十万人口的满清击败而且还统治了数百年的事件,而在当时,明朝军队拥有两百万,而满清军队却只有六万。

  还发生过7万孟加拉大军被800多叫英国人的军队击败。

  甚至还发生过整整六万印第安军队被仅仅只有一百八十名军队的西国人打得惨败的事情,后来,连它们的国王都被抓走了,这一百八十多名叫英国人的军队,还统治了这个国家,并且几乎将他们所有的国民灭绝。

  人类中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所以,心理优势很重要,一旦你惧战,哪怕数量再占优势,结果也是必败无疑。

  “杀啊,为了共和国,杀啊。”

  “杀啊,为了我们的亲属,杀啊。”

  “杀啊,为了我们不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杀啊。”

  “杀啊,狭路相逢勇者胜。”

  我一边激励我的羊兵羊将,一边带领着我精心挑选的王牌军,朝狼王们杀了过去。

  狼王们都年青,它们的肉都很结实,看的我残涎欲滴、热血沸腾,我贪婪的舔了舔嘴巴,一匹都不想放过。

  当然,狼王们也不是吃素的,狼族也是遵循强者为王的游戏规则,能够成为狼王,武功在它的部落一定是最高的。

  三匹狼王虽然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我,但第六感都很灵似的,一见我扑过去,就猜到我八成就是那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魔鬼羊。

  “咩~”

  我才不想搞什么先礼后兵的傻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打赢了就是王道。于是,我一下招呼都没打,对着狼王中的其中一只,就扑了过去。

  ……

  ……

  【十三;金刚大队】

  经过激烈战斗,狼族大败,西班牙狼王战死,葡萄牙狼王伤势过重奄奄一息,只有荷兰狼王负伤而逃,狼兵狼将伤亡过半。

  我们羊族军队的损失也非常惨重,如果连同之前跟鬣狗交战被咬死的算在一起,那么,战死者高达4117只,其中包括500只军官,伤者超过6000只,其中包括2000多只的重伤者。

  这种胜利太惨,用惨胜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不过,再惨胜也是胜利,对于我们羊族来说,胜利的意义非同寻常。

  一;对我们羊族的安全指数有了一个飞跃性的提高。

  二;我们羊族军队的质量有一个质的提高。

  三;在撒哈拉大草原的羊族中,我们这个共和国的威信更高了,确实,战后又有数十支羊族部落加入共和国,这使羊族联盟共和国的国民增加到30万只,面积增加到一百万平方公里。

  不过,除了享受胜利成果之外,也有不小的副作用。

  正所谓,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因为这次胜利,其它的食肉动物开始密切关注我们,特别是美利坚,这可是狮族中的王者部落,一旦它将矛头对准我们的话,那么我们的日子就会很难过了。

  确实,美利坚已经在密切关注我们了,得到确定的消息后,狮王华盛顿立马产生了将我们剿灭的念头,因为对于它来说,我们羊族跟狼族的战争,完全是一种以下犯上的战争,是大逆不道的行为,这是无法容忍的,必须处分。它的逻辑是;食草动物专管吃草,食肉动物专管吃肉,大家各司其职,谁也不能改变现状,否则,就是对狮族的蔑视,也是对大自然的不敬,作为草原之王,它不能不管。

  狮王龙颜大怒,毋宁置疑,这意味着,我们更严峻的生存危机又来了。

  不过,即便狮族不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也会去找它们的,不将它们击败的话,我们羊族联盟共和国的国家安全就无从谈起,这绝对是最重要的一战,直接关系到共和国的生死存亡。败,肯定是灭族之灾。胜,羊族联盟共和国正式崛起,所以,这一仗只能赢,不能输,输不起啊。

  为了打赢这场战争,我想将其它的食草动物也拉进来,特别是野牛部落,如果将它们拉进来的话,胜算会大很多,毕竟,跟狮族作战可不是跟狼族作战啊,一头母狮的战斗力至少相当于二十匹狼的战斗力,而一只公狮的战斗力,至少相当于五十匹狼的战斗力,这个挑战性太大了。我虽然想主动找它们的麻烦,以完全解决羊族的安全问题,但也绝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啊。

  为了将其它食草动物的部落拉进来并肩作战,我亲自走东走西,对它们做思想工作,在我的努力下,它们答应了,毕竟,狮族部落是我们的共同敌人。

  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将我们的军事力量整合时,美利坚就开始发动第一次进攻了。

  美利坚这么着急的向我们发动进攻,原因有三点;一,狼族的挑拨。二,为了向我们证明它们才是王者。三,一个叫印度尼西亚的斑马部落,为了讨好美利坚,将我的行动向它告密,导致美利坚对我们的重视度更大了,从而提前向我们发动进攻。

  第一次向我们发动进攻的只有十多头狮子,它们好像没将我们羊族军队放在眼里,大摇大摆的扑了过来,而在它们身后,有几十匹狼在远远观望,就是前些日子被我们打趴的西班牙、葡萄牙、荷兰。

  狼族成了惊弓之鸟,参加的几率不大,除非我们战败了,它们就会参战,这叫搞投机主义,是很卑鄙的一种行为。不过,就这十多头狮子,战斗力已经很恐怖了,如果我们胆怯的话,哪怕再多的军队,也会溃败。

  问题是,当狮子们大摇大摆进攻的时候,确实有不少羊兵羊将害怕了,这些都是狮子啊,可不是狼啊,光是它们的块头,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作为共和国皇帝,我肯定不能害怕,因为我的态度直接关系到全国的士气,万一我害怕了,数万大军就会发生恐慌,就会兵败如山倒。

  为了击退这十多头狮子,我必须动用金刚大队,第一战很重要,直接关系到接下来数万大军的士气,还关系到其它食草动物部落对我们的态度,我必须动用它们。

  解释一下金刚大队吧,金刚大队是我新培养出来的军种,相当于特种部队的作用,好钢用在刀刃上,不到这种情况,我是肯定舍不得拿出来的。

  金刚大队真有我说的这么牛逼吗,肯定有,是这样的,在训练中,我教士兵们在作战时除了用角顶用蹄子踹之外,还要学会用牙齿咬,因为只有牙齿、才能对对方的生命具有真正的威胁,就像食肉动物,它们之所以能够在食草动物面前耀武扬威,靠的还不是牙齿的威力么。

  在训练过程中,我发现,有五千只羊兵可以培养出来,它们会用牙齿咬,于是,我将它们都挑了出来,组建金刚大队。

  金刚大队组建后,我又根据它们的优劣,分别组建五个中队,战斗力最强的是第一中队,其次是别的中队。

  第一中队是我训练的重中之重,在战场上,如果心理没有劣势的话,它们的战斗力跟普通狼的战斗力的差距只有三比一,也就是说,三只金刚队员可以跟一匹普通狼打成平手。

  我亲自兼任金刚大队的大队长,第一中队交给伊朗指挥,在我的培养下,它的战斗力相当于狼王,其它的四个中队,我分别交给阿根廷、南非、越南、朝鲜指挥,它们的战斗力也很牛逼,而且又很勇猛,综合战力仅次于伊朗。

  当然,第一中队是我家底中的家底,我肯定不会在第一次反冲锋就使用它们,我命令第四和第五中队出击,用我新创造的‘食人鱼战术’,将它们歼灭。

  以牙齿为武器的金刚大队的战斗力就是不同,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虽然损失了上百只队员,但十多头狮子竟然被咬死了五头,其它的也都挂了彩,拼命的杀开一条血路后,惊慌失措的逃跑了。

  将狮子打败的刹那间,我们羊族立刻欢呼起来,多牛叉啊,连狮子都是手下败将了。

  我虽然很高兴,但也很忧心,要知道,被打败的只是母狮,而且还以老母狮为主,还有那么多公狮和狮王,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呢。

  让我欣慰的是,金刚大队的作战能力没有负我厚望,再加上我新创立的‘食人鱼战术’,跟美利坚狮族部落绝对有能力一拼了,我们的胜算很大,而且,就算美利坚能击败金刚大队,肯定也是惨胜,等待它们的是一蹶不振的命运。

  ……

  ……

  【十四;狮羊争霸~】

  首站告捷的消息迅速传开了,草原上轰动了,许多动物感到不可思议,羊族能击败狮族,这样的弱者竟然能击败狮族?这也太牛叉了吧。

  一些食草动物的部落纷纷加入‘食草动物合作组织’,其中还包括一支犀牛部落。

  犀牛部落的加入令我很惊喜,虽然这支部落的规模不大,只有区区七头犀牛而已,但意义却非同小可,谁都知道,在撒哈拉大草原上,犀牛可是强大的存在啊,如果不是饿得实在活不下去的话,狮族是根本不敢轻易招惹它们,因为狮族如果想要成功猎杀一头犀牛的话,如果不付出生命的代价,完全是办不到的。

  犀牛部落的加入,使得更多的食草动物加入这个以我们羊族联盟共和国为主导的‘食草动物合作组织’了。

  更重要的是,使得开战之前充满顾忌的其它食草动物部落都愿意派出各自的军事力量,组成一个庞大的‘食草动物合作组织军事同盟’。

  到跟美利坚狮族部落决战前,我掌握的军事力量达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规模,其中包括7万羊族大军,130头犀牛大军,1500头野牛大军,2000匹斑马大军,220只长颈鹿大军,2000只野驴大军,3500匹角马大军,2500只猫鼬大军,4000只梅花鹿大军,以及187头大象大军。

  经过首战失败和后来连续两次进攻都失败的狮族,到了决战前,军队规模也搞的很大,当然,狮族的大军由食肉动物组成,以美利坚狮族为主导,其中包括360只狮族大军,1000匹狼族大军,400只豹族大军,1200只鬣狗大军,700只豺狗大军。

  决战在西伯利亚大平原上展开,双方的阵势都颇为壮观,当然,对方的主战部队是以狮族为主,而我们的主战部队依然是金刚大队,经过挖掘和补充,金刚大队的规模已经超过了八千只队员。

  我的作战计划是这样的,摆下一个口袋阵,让马达加斯加领导的第三集团军将对方死死吸引住,然后再迅速进行合围,在大量耗费对方有生力量之后,再派出金刚大队的全部力量,依然采用‘食人鱼战术’,发动致命一击,尽最大努力将它们全部歼灭,以达到一劳永逸的效果。

  当然,作战计划要想取得成功,协调性很关键,如果有一个部落出了问题,就会出现连锁反应。

  这点我倒不怎么要担心,不管是犀牛还是大象、或者是斑马还是野牛,食肉动物都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只有消灭它们,我们食草动物才有安宁日子过,作为食草动物,谁家跟它们没有血海深仇啊。

  战争进行的很顺利,马达加斯加率领第三集团军的20000只羊兵羊将,以到最后全军覆没的惨重程度,牢牢吸引食肉动物组成的联军。

  在我的号令下,其它部队迅速包围,冲击力最强的野牛大军,从东边进行第一轮冲击,然后迅速回到阵地,重新组成壁垒,角马大军从西边进行第二轮冲击,跟野牛大军一样,迅速回到阵地,重新组成壁垒,斑马大军从南边进行第三轮冲击,然后迅速回来重新组成壁垒,梅花鹿大军从北边进行第四轮冲击,冲击完毕后,迅速回来组成壁垒。

  这时,我们羊族的第一集团军和第二集团军以及犀牛大军大象大军再进行交叉式的冲击,不让它们有任何喘气的机会。

  考虑到猫鼬块头太小,冲击起不到多少作用,但自身肯定又会付出巨大的伤亡,所有,我没让它们进行冲击,而是在一旁偷袭就行了,以达到扰乱对方军心的效果。

  反复冲击让以狮族为首的食肉动物联军死伤大片,没死的也是眼花缭乱、晕头转向,作战能力大打折扣。

  战机稍纵即逝,这时,我一声令下,率领金刚大队全体出击。

  大战结束后,以狮族为主的食肉动物联军几乎被全歼,我们也伤亡惨重,死伤数万,就连我自己也被咬了好几口,幸好被咬中的不是致命的地方,再加上我的体质很棒,要不然,就要去见马克思爷爷了。

  ……

  ……

  【十五;大结局】

  大战过后,随着美利坚的灭亡,所有食草动物的最大威胁被消灭,羊族共和国的名声更加响亮了,遍布了撒哈拉大草原上的每一个角落。

  随着共和国的空前强大,北方的华夏羊族部落、西方的奥斯曼羊族部落、南方的印度斯坦部落、以及我老妈的娘家亚细亚部落,纷纷主动加入了共和国,这四大部落的加入,使共和国的国民数量超过了百万,军队也达到了十五万。

  在各族各部落的大王们的要求下,我们建立了一个全新的联盟组织,这个联盟组织超大,范围涉及到撒哈拉大草原上所有的食草动物。

  最重要的是,这个联盟组织不但有军队,还有它的中央政府和总统、联合长老委员会和议长、和最高法院和大法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联盟组织,实际上成为了一个凌驾于共和国和各个部落的邦联国家。

  大家一致请求我担任联盟组织的总统,但被我拒绝了,因为我还要去完成一个新的使命,这个新的使命就是去传说中的阿拉伯山脉寻找传说中的羊神,我要用传说中的重生草,让我的老爸老妈和牙买加它们重生。

  走的那天,塞舌尔哭了,当然,它强忍着没哭出声,但泪水却浸透了它那美丽的双眸。

  “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了。”我轻轻地安慰塞舌尔,我早就答应它,找到羊神回来后,我们就结婚,永远生活在一起。塞舌尔还是没有哭出声来,只是默默的凝视着我,它的坚强令我更心疼。

  走的时候,忽然,天空中金光万丈,然后,出现了一个羊头人身的白衣老人在我眼前。

  “我就是羊神。”羊头人身的白衣老人捋着下巴的白色羊胡子道。

  “你就是羊神?”我目瞪口呆。

  “对,就是老夫。”羊神摇头晃脑的道。

  接下来,羊神告诉了一个更让我吃惊的事情。

  “它是老夫的女儿。”羊神指着塞舌尔叹道。

  它这话一出口,我和塞舌尔都惊得呆若木鸡。原来,塞舌尔确实是羊神的女儿,是这样的,羊神在修炼的时候,跟天上一位下凡的仙女爱上了,生下塞舌尔,可惜幸福的生活很短暂,没多久,它们的事情败露了,仙女被贬为凡人,羊神被惩罚成一块石头,塞舌尔则变成一只羊,歪打正着的成为了老两口的养女。

  难怪塞舌尔会这么美丽这么白,而它的老爸老妈却那么丑陋那么黑,原来如此。

  “你是不是想找我要重生草?”羊神问道。

  “是的,我要救我父母和一个朋友。”

  “嗯!是个好小伙。”羊神微笑点点头,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把青草;“拿去吧。”羊神给我的,就是传说中的重生草,看上去跟普通青草一模一样,根本没什么特别之处。“你是不是想跟我学法术?”

  “嗯!”我赶紧点头。

  “你不用跟我学,其实你早就会了。”

  “……”我不明白。

  “其实,最厉害的法术是勇气。”

  “最厉害的法术……是勇气?”

  “是的,其中的寓意,我就不戳破了,因为这关系到天机,还是你自己好好琢磨吧。”

  说完后,羊神凝视了塞舌尔一会后,就飞走了。

  我用重生草将老爸老妈和牙买加救活了,然后又跟塞舌尔结婚了,后来,生了不少王子和公主出来。

  羊神说的没错,勇气确实是最厉害的法术,就跟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那句话的含义一样,当你失去勇气的时候,再强大的力量也等于是零,就像我,再也不是以前的胆小鬼了。

  好了,故事说的这个时候也结束了,现在,我们羊族联盟共和国的国界早已跨出了撒哈拉大草原了,我的梦想是,除了撒哈拉大草原上的羊族之外,我要统一全世界所有的羊族,我要让它们都变得勇敢,我要让的生活像我们一样,想吃草就吃草,想睡觉就睡觉,大家幸幸福福的生活着,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全文完!2015年春,东莞长安夏岗社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