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杨诚俊2018-09-15 08:363,424

  人性就是这样,警察有什么了不起,警察就应该不公平办事了么?警察就可以欺负老百姓了么?是的,没错,警察的工资不高,所以要贪污。国家只有一个主席,国家却有很多贪污的人,省长在贪污,市长在贪污,县长在贪污,镇长在贪污,村长在贪污,警察局长贪污,警察也贪污。常常听广播说,总书记又来那儿那儿那儿问候人民群众了,他为什么不来到这儿问候人民呢,为什么不问问我们这些基层人民过得怎么样。没错,总书记应该问过,问过基层人民子弟,可他们那些人敢说实话么?那些干部那么有钱,那么有势力,谁又有胆量说实话。你,我,他,都在蒙着中央领导的眼睛迎接着他们,同时又在封着自己的嘴巴,紧紧的裹住满口实话向国家领导人问好。我说的就是实话,我不怕被陷害,不就是一条烂命么,拿去!喂你们这些狗去!

  壮汉、女人、妇女、女孩、老奶奶,眼睁睁的看着我这个被冤枉的人,在警察面前,却一个字都不为我申辩。为什么!清洁工就是清洁工,永远都受着欺负,永远都被看不起。可是清洁工也是人啊!不是外星人啊!不是阿猫阿狗啊!

  似乎在这些年里,在这个社会上,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光明,我在冷酷的黑色空间里承受着刺骨的痛。哎,在社会上活着,睁着一只眼吧,另一只我不闭着,我就睁着!我跟别人说我是睁眼瞎!

  我还在继续扫着人民路,扫啊扫啊……这次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很正常,苦事我受过的多了,这点算什么。只是派出所的人冤枉我这三千太狠了,我掏空了积蓄,还剩28块钱的生活费,也是全部的家产。幸运的是,检查没有追究这个事,他没有罚我钱,真的很高兴。这个月的天数31天,跟我所剩的28块钱不匀称,真可恶,就算是一天花一块钱也不够一个月的花费。我算计着,一天一块钱,一块钱两个馒头,一天吃两个馒头,早上一个,中午一个,晚上不吃了,减肥。我不肥啊,正常情况下我一顿饭至少要吃三个馒头,因为现在馒头店的馒头成了孙悟空了,会72变,越变越小。平常吃馒头时有辣椒酱蘸着吃,还好家里有那么一点辣椒酱,也算是菜了。

  看着这个月的日子有点难熬了,发工资要等到下个月呢。一天吃两个馒头,没事,坚持就是胜利,街道上那么多的垃圾都被我打败了,31天吃56个馒头又有什么好怕的!哈哈!来吧!糗事、苦事、倒霉事都冲我来吧!

  “你好,请问一下同州路怎么走?”路过的一位大叔向我问路。

  “从十字路口向北走,一直走到另一个十字路口,再向南走就是同州路了。”

  “小兄弟,谢谢你啊!”

  “不用谢。”

  咭……嘣!…………怎么了?什么声音?刹车的声音,物体撞击的声音!

  哦,天哪!哦,天哪!“出车祸啦!出车祸啦!”

  跟我问路的这位大叔刚问完路,刚过十字路口,就被车给,撞飞了。哎呀!太悲惨了!哎呀!

  路人开始围观,而我还在低着头扫着地,是不是我说错话了?我在责备自己,我在责备自己,我在责备自己,我不应该告诉他要经过那个十字路口,我不应该那样说!我在责备自己!我在责备自己……

  明明从这个巷口直走就到同州路了,明明从这个巷口直走就到同州路了,我为什么要他抄远路过十字路口,我为什么要他抄远路过十字路口?!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大叔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或许真的是一个好心人,这或许是真的被命运安排了。我跟随着救护车找到同仁医院,本想看看这位死去的大叔,却得到了一个令我吃惊的消息。

  “上个月刚撞死一个姓刘的阿姨,这次又送来一个姓刘的大叔,真巧了。”

  “以我看啊,这大叔撞成这样,估计也保不住了。”

  “听说都撞飞了,甩出几十米以外啊。”

  两个护士小姐在那里议论着,我听到刘阿姨的消息以后,上前询问。

  “你好,护士小姐,问个事儿啊。上个月有个姓刘的阿姨被撞死了么?”

  “是啊,送到医院都已经死了。怎么了,你问这个干吗?”

  “没事,我是她邻居。她是不是有个女儿叫徐家秀也曾在这里住院啊?”

  “对,是有一个叫徐家秀的患者,神经不太正常,后来就跑掉了。医药费还欠了好多呢,真没见过这种人!”

  此时的我感到十分惊讶,后来我得知刘阿姨在家秀死的前两天给住在医院的家秀借钱治病,结果被车给撞了,人被肇事司机扔到了庄外偏僻的河边,两天后才被发现,听说找到她的时候她还有呼吸,送到医院以后已经断气了。家秀脑筋不太正常,几天没有见到刘阿姨,因为医药费、住院费不够,医院也不给她饭吃,逃出医院以后,就在家里自杀了。

  “请问刘萍的尸体在哪?”

  “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亲戚。”

  “在太平间,你先去开下证明,然后找我们经理签字,明早过来领吧。”

  “请问我找谁开证明?”

  “谁能证明你是她的亲戚,你就找谁。另外,要把全部医药费付清了,尸体才可以领走。”

  “一共欠了多少医药费?”

  “刘萍、徐家秀母女两个一共是三万七千块。”

  护士长的一席话,令我突感冷清,三万七千块,我就算把自己给卖了,也搞不到这么多钱啊。全身上下就二十几块钱,二十几块,好幽默的小数字啊,这怎么能领走刘阿姨的尸体呢?我觉得我彻底垮掉了,就连领她的尸体都领不走,我真的很没用。她活着的时候我帮不了她,她死了以后我也帮不了她,哎……

  “朱伯伯,咱和村里的人一起凑钱把刘阿姨的尸体接回来吧,因为欠三万多医药费,现在还领不回来。”

  “宋阿姨,咱和村里的人一起凑钱把刘阿姨的尸体接回来吧,因为欠三万多医药费,现在还领不回来。”

  “周伯伯,咱和村里的人一起凑钱把刘阿姨的尸体接回来吧,因为欠三万多医药费,现在还领不回来。”

  “刘伯伯,咱和村里的人一起凑钱把刘阿姨的尸体接回来吧,因为欠三万多医药费,现在还领不回来。”

  “孙姐,咱和村里的人一起凑钱把刘阿姨的尸体接回来吧,因为欠三万多医药费,现在还领不回来。”

  “吴叔,咱和村里的人一起凑钱把刘阿姨的尸体接回来吧,因为欠三万多医药费,现在还领不回来。”

  ……

  我在村子里一家接一家的说,谈,问,没有一家愿意凑钱接刘阿姨的尸体回来,不是经济困难,就是一身外债,不是孩子上学,就是家庭负担。他们善意的拒绝,却让我从此另眼看他们,其实连看我都不想再看了。我穷啊,我没有钱啊,就连这点她逝后的事都办不成,亏我在她家吃了那么多饭,自愧。刘阿姨和家秀的离去已使我的人生倍感一片荒凉,从跟村里人商量凑钱都被拒绝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跟他们来往过。人与人之间就是互相利用的,你今天利用我,我明天利用你,哪天你不在了,用不着你了,彼此也就不认识了。刘阿姨就是这样,她活着的时候做的好吃的都不会忘记给宋阿姨送一点,而她死后,宋阿姨却什么都没有拿。从此以后,我想会更加努力的赚钱,总有一天我要把刘阿姨和家秀安葬在最好的墓地,谁知后来刘阿姨的大女儿徐淑秀从外地回来了,终于把她安葬了,我感到无比的欣慰。同时,我也在更加思念着周梅……

  我看着清晨的朝阳,正午的太阳,傍晚的夕阳。都市里的声音嘈杂繁闹,马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人民路的我扫着扫着,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广播里传着悠扬的歌曲:让时光匆匆飞逝我祈祷明天,曾经是莽撞少年曾经度日如年,我是如此平凡……

  三个月以后,我辞去了扫大街这个职业,经村里朱伯伯照应,当上了一名普通的城管。那时候工资也高了一点,就移居到城里来住了,当然是租房子。“街圣”这个外号我还是一直在用,因为城管就是在街上转来转去的,只是身份和敌人都不一样了。扫大街的时候,我的敌人是垃圾,现在当了城管了,我的敌人是所有违反城市规定的人,当然我不可以铲除他们,更不可能扫了他们,我有我办事的合理方式。

  前段时间在街上巡逻的时候碰到了何书丽,跟她打了招呼,她却没有理会,还用轻视的眼神看着我。我想有些人有些事过去了就已经不存在了。人心就是这样,需要你的时候你就是宝,不需要你的时候连理都不会理你。算球!冷酷是钱,低调是财,沉默是金,不说话死去!

  而我还在生涯模式途中行走行走,一步一步,或许有一天我会突然辞世,或许人生路途会一直很远很远,而坎坷也会不断迎来迎来……

  “李小艾,不要乱扔垃圾哦。”在街上巡逻的时候看到了李小艾,扔了饮料瓶在地上,我上前把它捡了起来,微笑着对她说。“我帮你捡起来,要热爱环境哦。”

  “呵呵,好的。我看你怎么这么面熟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我们以前见过面的,你忘了么?”

  “不记得了,我刚从老家回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原其山。”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涯模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涯模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