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杨诚俊2018-09-15 08:292,609

  “其山啊,我回头帮你问问人,你去当个城管也不错啊。”朱伯伯找到我,说要给我介绍一份新工作。

  “这个……太麻烦您了,不用了。”

  “怎么不用啊!我帮你问问!一年轻人扫什么街道啊!”

  “恩,好的。那谢谢朱伯伯了!”

  “街坊邻居的,谢什么谢。你别住这里了,你看这像个房子么?去我家住吧,我家有一房间闲着也是闲着。”

  “不用了,朱伯伯,我住在这儿挺好。我先将就一段时间,以后去城里租房子。”

  “真不去我家住?”

  “不去了,朱伯伯,谢谢您的好意!”

  “那好吧。”

  很久很久了,即使也不是很久,但我觉得真的挺久的。这条街道没有了刘阿姨,我非常的孤独。似乎这条人民路已经不再是人民路了,而是空城路。

  我坐在人民路的绿化带里,看着东边,突如其来的感觉就是东边已经失去了美的视线。那个叫李小艾的美女,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她。

  “地这么脏还不扫!打算什么时候扫啊!要干就好好干,不干就滚蛋!”

  检查的步伐总是那么轻盈,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来了,他适合做小偷。

  “哦,知道了,我现在就扫。”

  “你知道个屁!要干就好好干,不干就滚蛋!记住这句话。”

  “恩,知道了。”

  这句话我何止记住了,简直正背如流。检查的口头禅说的这么熟,走路这么没有声音,不去做小偷真亏了。

  点燃一支大前门,拿起扫把,开扫……

  人生就想扫地一样,地上的每一个垃圾、每一粒微尘都是坎坷,今天扫完这个地,就说明已经过了这个坎,而明天还有很多坎。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六下……

  “你好,请问一下,你们清洁工还缺人么?”远处走来一个大姐,走路扭扭捏捏的,大概有四十出头,艳妆化的跟个妖精似的。

  “额……这个……应该还缺人吧,前段时间走了一个阿姨,到现在还没有招到人。”

  “恩,好的,谢谢你。”

  “恩,不谢。”

  “对了,你们卫生管理站在哪里?”

  “前面十字路口,向南走500米就能看到了。”

  “是城南路么?”

  “是的。是你要做这份工作么?”

  “不是,是我婆婆。”

  “哦,你婆婆多大年龄了?”

  “七十多了。”

  “七十多岁的老人,我们这里是不要的。这么大年龄,应该让她在家养老啊,这么还让她出来扫大街啊?”

  “你跟我谈这个干嘛?”

  “不好意思,我只是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你管那么多闲事干嘛!”

  “对不起,我说了我只是随便问问。”

  “对不起就行了!你一扫大街的穷光蛋拽什么拽?!”

  “不好意思,我没有拽。”

  “我婆婆怎么样管你什么事!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真对不起,大姐,我跟你道歉好了吧。”

  “谁是你大姐!你扫大街的有什么资格叫我大姐!脏了我耳朵知道么!”

  “大姐,我知道。”

  “知道你还叫!你神经病啊!”

  ……,不一会儿,围满了人前来观看。

  “怎么不说话了!你说你贱不贱!”

  “是是是。”

  “你狗娘养的还真贱啊!”

  围观的群众中走出来一位老奶奶,对着这个骂我的女人说:“你说这小伙子也没说什么,都跟你道歉了,你也把他给骂了,我看这事就算了吧!”

  “你算个屁呀!有什么资格说我!滚一边去……”骂我的女人不听劝告,推了一下老奶奶,将她推倒在地。我立刻上前搀扶她起来。

  群众中走出来一个妇女,“你敢推我妈!”说着狠狠地扇了这个女人一巴掌。接着,两人撕扯了起来……

  一不留神儿,远处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你敢打我妈!”

  显然她是这老奶奶的的孙女,这妇女的女儿。

  三个人开始撕扯了起来……

  在这场激烈而令人激动的“战斗”中,骂我的那个女人显然不是她们的对手,作为“武功高强”的这母女俩占了上风。紧接其后的是,这个“武功”不怎么样的而嘴皮子异常强悍的女人被制服在地。

  “救命啊!救命啊!杀人啊!……”这个女人虽然没有打过她们,但嘴巴还占在上风,满口胡言。

  “你敢打我老婆!”远处飞奔而来的是一名壮汉,虽然身体强壮,但看来年事有点高,估计有五十多岁,跑起来似乎有点吃力。

  老壮汉跑了过来以后,我想,终于跑过来了。他推开那母女俩,把地上这个女人了扶起来,“老婆,你没事吧。”

  “没事?!你看她们把我打的!……呜呜呜……”壮汉的老婆开始装哭,装的不像,不是演戏的料。

  壮汉牙一龇,嘴一咧,皱起眉头,“你敢打我老婆!”说着一个拳头甩在那妇女的脸上,妇女来不及闪躲,重重地受了这一拳,歪倒在一边。

  女孩看到这一幕,大叫:“你敢打我妈!我跟你拼了!”说着上前抱住壮汉的腿,妇女也上前拍打着壮汉,那女人也上前撕扯着他们母女,老奶奶也上前搭了把手……

  就在他们五个人撕扯成一团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勾住壮汉的头,将他摔倒在地,用拳头使劲地往他脸上塞,“你敢打女人!你敢打女人!你敢打女人!……”我咆哮着,像一只猛虎按着这头大象,愤怒着……。此时她们母女和老奶奶也在跟那女人搏斗着……

  壮汉在地上一转身,我歪倒在地,“妈的!死清洁工!我打死你!”壮汉骂着我,将我翻倒在地,我掐住他的脖子,抬起左脚,向他背上狠狠地踢去……

  “都不许动!”就在这时,一名警察停下警车,喊道。

  所有打架的人都停了手站了起来,看着警察。

  “怎么回事!?”警察对着我们六个人严肃的问。

  “她打我妈!”女孩上前指着那个女人回答说。

  “谁打你妈了!”女人吼道。

  “都别说了!跟我去派出所走一趟!”

  ……

  到了派出所以后,我说我只是一个清洁工,这女人来替婆婆找工作,我问为什么让七十多岁的婆婆出来扫街道,她就火了,把我骂了。

  老奶奶说:“这女人太放肆,把人家一个清洁工骂的太过分,我上前阻止,她就把我推倒了。”

  妇女说:“我看见她把我妈推倒了,我就推她。”

  壮汉说:“我看见她打我老婆,我就帮我老婆。”

  女孩说:“一大男人大白天打女人,我就帮我妈打他!”

  女人说:“起因都是这个死清洁工欺负我!我婆婆身体一直都不好,你说我能忍心让她出来工作么?我在家是一个贤妻,可是我怎么就嫁给了这样一个犬夫呢!天天都不在家,家里生活费都不够……”

  说来说去,都说是我的错,没有一个人不说是我的错,只有老奶奶对于处理的结果一句话都没有说。我活活的被罚款3000,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没有错,为什么会被罚款,警察为什么要罚我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涯模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涯模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