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太子保母
雪竹2019-10-07 19:493,251

  这一日,是八月初四。

  以往一说到八月初四,大会儿谈论最多的便是当年的建国庆典会采取怎样的规格。而今年,民众们茶余饭后更热衷于谈论小太子的抓周仪式。毕竟,建国庆典经历得多了,小太子的抓周可难得才有这么一回。

  民众们皆道当今圣上勤政为民,以至于花费在后宫上的心思少了些。民众们的生活越好,丰衣足食后,自然会希望能多一些喜庆的日子,仿佛那样才能让他们在普天同庆的气氛下传递喜悦。

  不论宫中众人都抱着何等的心思,至少安木莲抱着小太子进到殿中时,殿堂内是一片欢声笑语,祝福之声不绝于耳。

  在礼官的主持下,抓周仪式正式开始。

  太后从安木莲手中抱过小太子,所有的目光瞬间聚焦在小太子的身上。

  “来,桂儿,好好选,让皇祖母瞧瞧咱桂儿会选中哪样宝贝。”太后乐呵呵地将小太子放在一堆物件的正中央,周围多是些书籍、小木剑等物品。

  端木晴儿望向那方锦布上的物品,当目光略过一枚小巧的玉印时,她脸上精致的笑容不禁微微僵了一下。

  那枚玉印就在小太子的手边,他无需挪动便可随意地抓到。那唾手可得的模样,在端木晴儿的眼中显得尤为刺眼。

  这是皇家的抓周,不是寻常百姓家的抓周。抓周物品的寓意,自然也有差异。

  即便同为皇子,但也不是所有皇子都配在抓周时放上玉印的。那虽不是玉玺,在皇家内,却有着异曲同工的寓意。

  皇上的长子,出生在太子府,即便是皇上最爱的正妃司马时音所出,也不能在抓周时放上玉印。

  皇上的次子抓周时,皇上已经荣登皇位。可那孩子,不是正宫娘娘所出,也未曾受封太子头衔,抓周时所备的物品更是经过了精心筛选,断不可能让玉印这类物品出现。

  如今的三皇子,方一出生,便被封为太子。礼官定是请示了皇上,这才在抓周时放上玉印。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端木晴儿微微一笑,隔着宽松的宫袍,轻轻地抚了一下肚子,眼神一转,望向坐在大殿之上的轩辕陌梵,道:“皇上,您猜,太子殿下会抓个什么物品?”

  面对端木晴儿的试探,不待皇上接话,太后便道:“抓周本就是图个吉利,小家伙想抓什么就抓什么。若要哀家说,抓到什么都好。”

  轩辕陌离也道:“还是太后看得透彻。放眼望去,这上头每一样物品都是吉利的,都对应着一番不错的说辞。就看咱官大人口才如何了。是吧,官大人?”

  礼官官大人连忙拱手下拜道:“荣亲王您言重了。”

  几人正说着,其余的妃嫔们像是没有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围在外围说笑着,鼓励着小太子:“小太子加油呀。”

  “这把小木剑不错,小太子,抓住它!”

  “哎,快看,小太子好像对诗书比较感兴趣呢。”

  “小太子日后定是能文能武。”

  欢声笑语之间,尽是些好听的话,太后听着甚是愉悦。

  众人说笑之间,小太子却是来到了一盘桂花糕面前,侧着小脑袋望了一会儿,而后抬头望向周围的人群。

  “娘娘,您看小太子这表情,好可爱呀。”

  “怕是物品太多,小太子挑花眼了吧?”

  周围的妃嫔及宫女们被小太子那懵懂的表情萌化了,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当目光转向太后的方向后,小太子歪着个小脑袋,像是在考虑什么。

  “桂儿,不用看皇祖母,你想抓什么就抓什么。乖~”太后慈爱地说道,也不知小太子是否真的能听懂。

  站在太后身后的安木莲望着小太子,露出一抹笑容来。

  小太子的大眼睛瞬间笑成了月牙形,一把抓起身旁的桂花糕,往太后的方向一递。

  “嘛~”小太子伸着小手,嘴里嘟囔着大人们听不懂的话,脸上满是期待而又开心的笑容。

  场面瞬间静默。

  众人面面相觑时,轩辕陌离望向太后,眼神似有若无地落在她身后的安木莲身上,轻笑出声,道:“小太子还真是有心了。”

  此言一出,官大人瞬间回神,连忙说道:“荣亲王所言极是。小太子抓到吃食,本就意味着有口道福儿。小太子还至孝,懂得与太后分享。想必日后小太子定能健康茁壮地成长,懂得孝敬太后,护佑太后长命百岁、吉祥安康。”

  话落,四周纷纷响起赞美与恭贺的话语,太后脸上的笑容是越加地灿烂。

  “太后,小太子一直望着您呢。”安木莲在太后身后轻声提醒道。

  “瞧哀家乐的。”太后笑呵呵地走上前,抱起小太子,情不自禁地在他就着他的小手咬了一口桂花糕,道,“桂儿,真不枉皇祖母疼你。真懂事。”

  望见太后那自然流露出来的欢愉,端木晴儿的眼神有些深邃。眼角余光扫了眼地上那枚玉印,见它静静地躺在那里,不再为人所关注,端木晴儿的心底多少舒坦了些。

  端木晴儿款款来到太后身边,抚着自己的肚子,道:“小太子真懂事儿。日后臣妾也定让清媛和这腹中的孩子多跟小太子学习,多多孝顺太后您老人家。”

  “贵妃有心了。”太后转而向皇上道,“皇上,依哀家看,小太子能有今日,多亏了有时舞和安安这两个小丫头的照料,理当封赏。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一语惊起波澜。江书瑶的脸色最先绷不住,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忍不住瞪了司马时舞和安木莲一眼。但她很快便稳住了心神,整理好自己的表情,比起以往可以说是进步了不少。

  其余妃嫔的神色也有些僵硬。

  好不容易等到音妃仙逝,贤皇贵妃留守海神岛,就连晴贵妃都忙着养胎去了。有些妃嫔心中打起了小九九,寻思着要赶在下一批美人儿进宫前,博得皇上的宠爱。没想到,三年一度的选百花时间未到,太后便起了册封新人的念头。

  万众瞩目中,轩辕陌梵对上太后的视线,在她坚定的眼神中,回想起了过往的一段对话。

  早在小太子百日宴前,太后便动了册封的心思了。

  轩辕陌梵犹记得,太后当时语重心长地道:“皇上,哀家知你心里放不下时音和时乐。这两个丫头,自小就经常在哀家跟前打转,当年也是哀家亲自为你挑的正妃与侧妃,哀家对她们自是满意的。可帝王家无情,皆因不能有情。如今的局势,容不得你任性。你执意要这么早册封太子,哀家也不好拦着你。可桂儿贵为太子,独居南宫,身旁没有母妃教导,日后难免惹人诟病。人非完人,孰能无过。日后若是桂儿行差就错一步,便会有人拿着儿时的教育说事儿。皇上,此次百日宴,别人家的姑娘哀家就不多言了,可司马家那丫头,无论如何要留在宫中。”

  轩辕陌梵垂首望着手中的茶杯,一直用杯盖拨弄着浮在表面的茶叶,却也不见他喝上一口,不知他的心绪飞到哪儿去了。

  太后说完后,轩辕陌梵这才接话道:“且让萧嫔来照料桂儿吧。萧嫔的性子,随她母亲,朕放心得下。况且清猗身为公主,日后的终身大事少不得需要人做主。就算是为了清猗,萧嫔也会尽心尽力地照顾桂儿的。”

  忆起这一段往事,轩辕陌梵开口道:“余公公,宣旨。”

  “嗻。”余公公俯身领命,从身后魏公公手中取过一卷圣旨,走上前来。

  瞬间,无数羡慕的、嫉妒的、暗恨的目光落在了司马时舞和安木莲身上。

  镇定如司马时舞,脸上也不禁带上了喜色。

  安木莲眉心微微一皱,下意识地望向了轩辕陌离。只见轩辕陌离对她露出了一抹笑容,那笑容里,安抚的意味自不用说,其间更是带着显而易见的喜色。他那情不自禁地扬眉动作,将他心中的得意宣泄无疑。安木莲瞬间羞红了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收回视线,不再理会他。

  “萧嫔接旨。”余公公话落,众人不禁露出诧异的神色。

  听太后的话语,不是想要册封司马时舞和安木莲吗?怎么圣旨是颁给萧嫔的?

  萧嫔一愣,赶忙将身前的清猗往玉儿身边推了推,上前接旨。

  余公公顶着太后那犀利的眼神,硬着头皮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萧嫔洁己自修,克佐精诚。今册封为萧妃,赐居南宫静怡宫,抚育太子,为太子保母。钦此,谢恩~”

  “臣妾谢主隆恩。”萧嫔领旨谢恩,从此便为萧妃,引来妃嫔们羡慕的目光。

  众人心思各异之间,轩辕陌梵望向司马时舞,正对上司马时舞那失望的眼神。司马时舞只与轩辕陌梵对视了一瞬,便立刻规规矩矩地收回视线。轩辕陌梵没有漏掉那一瞬间她眼中的哀怨。

  失望的何止是司马时舞。轩辕陌梵多希望这一刻,能从她的身上看到一丝司马时音和司马时乐的影子。

  可惜,她们终归没有血缘关系。司马两姐妹的神韵,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模仿得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闱深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闱深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