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愚民
吕氏不爽2018-09-30 20:012,173

  儒生愤怒的望着周边的人,环视了一圈,“愚民!愚不可及!!”

  老道与那李潜见这大官气成这般摸样,心里自然是喜得乐呵,但是却也不敢笑出来。

  现在好了,这大官是想与人民为敌啊,自己怎能不去添把火?

  李潜大喝一声,大步走出了老道这道‘人肉防盾’,“愚民?何为愚民?敢问官老爷凭什么骂我们这些贫穷百姓!”说的是铿锵有力,意气勃发,一副愤而为民的豪气样子。当然好在这李潜留着心眼,把握着分寸,也不敢说太过激的话,真的把当官的给逼急了,自己只要稍稍添点火候就行,省的到时候自己在吃了亏,那还了得?

  这周围百姓,见有人为他们出头,个个是义愤填膺。

  “就是,你凭什么骂我们!”

  “怎么滴,当官的就厉害了不成?”

  “娘的,你算个球!”

  要不说,人多好办事呢,这外围的群众一个个的嘴上毫不留情,把这儒生给骂得狗血淋头,上至祖宗十八代,下到妻儿老小那是一个都不放过,反正这麽多人呢,他能分清是谁骂的不成,有这嘴上的便宜不沾?

  这儒生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气的是两脚发颤,怒发冲冠,说话都直哆嗦,“你,你们,你们这群……”话只说了半截,急地是‘咳咳’直咳嗽。

  一旁的地方官,见这情形,也是怕这事情真的给闹大,赶忙劝着儒生,生怕这儒生一时冲动,真要是铁了心要屠了这些人,自己可拦不住!

  “大,大人,莫要生气,莫要生气,他们只是群老百姓罢了,您跟他们计较什么!”

  “老百姓?”儒生瞠目而视,“你何曾见过这样的老百姓?今天,我定要与他们讲个分明!“

  得,自己劝也劝了,拉也拉了,这玩意儿自己还这么生气,出了什么事可不怨我!好在,这位大人也是读了不少圣人书,怕是也敢不出什么屠戮的冲动事情来,算了,罢了,管他呢,干我何事!

  要不说什么‘秀才遇上兵 有理说不清’呢?儒生现在是百口莫辩,唯有一副‘忠肝义胆,礼义智信’藏在心中,天地可鉴,奈何这别人总不能把他心给挖出来瞧瞧,看是不是红色的。

  她这般气急,落在了群众眼里却是‘气急败坏、无话可说’,一时间群众‘攻势’更甚。甚至于有的已经是摩拳擦掌,大有‘一呼而气’的架势子。

  这老道与这李潜见这情形,怎能不助推波澜一波?老道拍了拍李潜的后背,见这李潜回过身子,赶忙给他打了个眼色。

  嘿,这老道,这个时候那我当着出头鸟了?真是打了个好算盘!罢了,娘的,今天我就做来一次‘人民的急先锋’。

  李潜给老道又回了个眼色,示意着自己领会了他的意思,这老道见这李潜给自己回眼色,也是跟李潜对视了一眼,嘿,好吗!这两人,算是对上了眼,一时间‘情意绵绵口难开,狼狈为奸心意来‘。

  呸,忒的无耻!

  “哼!说,你凭什么骂我们这些百姓!”李潜说着,还不忘把这些老百姓一起带上,拉到一个战壕里。

  你说这玩意儿,搁谁谁受得了!贼喊捉贼、厚颜无耻、推波助澜、颠倒黑白……怕是一箩筐的成语用到李潜身上都不为过。

  儒生怒气勃发,狠狠的瞪着李潜,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凭什么?凭我自幼苦读诗书,凭我十年寒窗,凭我知道这仁义礼智信,凭我知道‘无耻’两个字怎么写!”

  这儒生欲说愈怒,慢慢的都嘶吼起来,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又面向那群百姓,指着他们,‘手舞足蹈’的,“凭什么?凭你们愚昧无知、凭你们无端生事、凭你们、凭你们……凭你们‘朽木不可雕,粪土之墙不可圬’!”

  这李潜见着人气成这般摸样,也是于心不忍,对他表以深深地同情,但也只能是单纯的表以同情而已,毕竟一位伟人曾经说过,‘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如今这李潜与这位儒生站在了对立面,多少也算是一对仇敌了,更何况,这群众们的‘火’是他燃起来的,现在让他退缩,到时候怕是被这些怒火难息的百姓,调转枪头对准了自己,自己不被撕成了十片八片的怕是难平众怒。

  所以说嘛,这‘死道友,不死贫道’只好委屈下你了,小伙子,对不住了!

  今天,我、李潜就要在这里当一回‘人民卫士’,都快闪开,小人我要装逼了,否则气场太过强大,伤到你们可不好!

  “哼!会几句诗文有何了不起的,在场的各位,要是想说几句,那还不是信手拈来!”这李潜说的是气宇轩昂,理直气壮地,可是却把这道长他们说的心里没底。

  道长有些发怵的望着李潜,偷偷给他使了个眼色,意思大概是,嘿,小子,你这牛吹的有些大发了,别到时候圆不回来,再把咱俩搭进去。

  周围的百姓心里多少都有点数,诗文?那玩意儿咬文嚼字的,难受不难受?别说这个了,就是俺自个儿的名字都有些写不出来呢,这跟我扯什么淡呢?

  再望望那‘说大话’的白面书生,脸不红心不跳的,啧啧,看上去还真有文学大家的那点意思。哎,管他呢,反正‘枪打出头鸟’到时候干我何事?

  这儒生听着人这般的口气,心里便自然是不信,呸,你一个江湖骗子, 狂妄至极!今天定要给你点教训,省的让你辱了这天下读书人的名号!

  ”哼!信手拈来?你当这诗文是你们这些江湖骗子,随口说说的不成?“

  娘的,谁年轻时候还没个‘宏图大志’的,你怎的这般瞧不起人!还不是这岁月……哎,不想了,想多了都是泪啊!

  其实这李潜要是算下来,别说十年寒窗了,要是从幼儿园算起,这都快二十年了。要说这二十年怕是什么都没学来,但是这几首古诗词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些的,就是不知道他这现在身处的年代跟自己学的历史对不上号,这什么古诗词会不会有点冲突?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清新脱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李潜世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