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性情中人
吕氏不爽2018-09-28 18:122,111

  也不知这李潜如是听了这话会不会沾沾自喜他的‘脸皮厚’大法有所精进,反正现在对他来说只有一个字,跑!

  正所谓,想什么来什么,这李潜刚撒开丫子没走几步,就听见后面的人叫喊着,“二位留步!”

  留步?搞笑呢?这说什么也不能留步啊,这后面的人在叫喊着,前面的人自顾自地走着,理也不理。

  后面叫的越勤,前边走得越快,到后来前边的人干脆直接什么也不管跑了起来,你喊任你喊,我停算我输!

  李潜在前边亡命地奔跑着,嘴里边愤愤的骂着那个牛鼻老道,娘的,你这人自己作死也就罢了,还要连累上我,没什么本事,装什么大以巴狼!

  骂着骂着,却听见后边一阵马蹄声,李潜往后一瞧,却不得了了,这他天杀的,后边的人连‘交通工具’都用上了。

  那个儒生骑在马背上,嘴里不停地个喊着,见李潜往后望了一眼,赶忙不停的打着手势,示意他停下来。

  李潜也是纳了闷了,我是偷你家鸡还是吃你家羊了,你这麽追我,跟我偷了你老婆似的。

  随着玛蹄声越来越近,李潜欲哭无泪,心里便不停的祈求着,哥,我说,咱别闹了,我不就当了一回吃瓜群众吗,您至于这样追我吗?再说了,你看你的小身板,多金贵,万一在马背上礅着了可咋整,你这不值当啊!

  你说你一个儒生,不好好练字,学什么骑马啊,你是要文武双全,当个什么全职状元不成?

  哥,求你了,行不行,别追了,你要追你去追那老道行不行!我这是合法公民啊,从来都没欺负过别人,都是别人欺负我啊,求你了,别追了,行不行啊~!

  李潜累得跟狗一样,仍是死命的跑着,寻了个空档,往后瞥了一眼,确实看见这道长已经是被拦了下来,心情复杂地看着自己。

  这李潜看见道长那幽怨的眼神,也是心里多少有些愧疚,道长,你别看我啊,我也没法子啊,哎,你没死过,你是不知道啊,那滋味不好受啊!再说你这么大年纪了,我看那儒生也未必敢冒着天下之大不讳去刁难你一个老人家不是?我就不一样了,我这么年轻,还这么俊俏,万一把我抓起来对我百般羞辱,可咋整,那我可没脸见人了,总不能再去跳楼自杀吧?

  哎,要说这两条腿的终究是跑不过四条腿的,纵是这李潜累个半死,也不可能跑得过后面的那头‘畜生’。

  儒生横马于前,骑与马背上怒不可遏,“你跑个什么!”

  “哥,等,等会儿!你,你先让我喘……喘口气!我滴妈呀!”李潜说完跟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娘的,你不追,老子能跑?说的话这么气人!

  要说这看热闹果真是人类天生的一大乐趣之一,这还没多大会儿,巴掌大的小地方已经是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

  “你跑个什么!”儒生下马来,俯视着李潜。

  “我,我……”这怎么解释?李潜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也没说个明白。

  倒是这会儿功夫,那几个衙役和一个身着官府的人与那老道一块靠了上来,这老道与那李潜刚一照面,老道就给正躺在地下的李潜一个白眼,以泄他‘心头之恨’。

  这李潜任他再怎么脸皮厚,也对于他刚刚‘抛弃老人,之身逃离’的‘人神共愤之举’有些愧疚,所以这一边老道一直不停的瞥着李潜的白眼,那一边这李潜也是慌忙爬了起来,却是不敢直面老道的‘令人愧疚’的眼神,一直在那躲躲闪闪的。

  最后,躲闪不过,李潜只好赔个笑脸,往老道这边蹭了蹭,“道长,莫要生气,莫要生气!”

  这老道三番两次的被他‘抛弃’也着实可怜,望着他,轻骂了一句“呸!臭不要脸地!”

  李潜亏得有些脸皮功夫,挠着后脑勺,谄笑着“嘿嘿,道长你看你……”

  “你们两个!跑个什么?”这儒生一声轻斥,拆散了这两人的‘莺莺燕燕’。

  李潜不知道该怎么说,干脆也不接话茬,觍着脸皮一言不发。倒是这老道,可真是个‘性情中人’。

  “废话,腿长在我老道身上,想走就走,碍你何事!”

  站在一旁的官员一听可不高兴了,在自己的地盘上,怎么会有这麽个刁民,冲撞了旁边这位评绩的大人,自己这仕途可不就凉了一半吗?“嘿!你这老道,脾气倒不小!我且问你,刚刚这人大人,让你俩停下,为何不听!”

  “废话,你们在后面喊’停下、停下‘谁知道你们喊的是谁,连个称呼都没有,亏你们还是当官的!”这老道也是厉害,自己‘骗’了别人,而今站在这官员面前,也是腿不发颤,面不改色的,俨然‘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李潜在旁边看个清楚,见这老道如此硬气,内心也是暗叹一声,真牛比!现在他俩可是一个阵营的,怎么说也得互帮互助,自己不说上两句,显得太懦弱了不是!

  于是这人‘理直气壮’地站到老道身后,只伸出来个脖子,在后边附和两声,“就是就是!谁知道你们叫谁呢!”

  他这刚一说完,这儒生、官员、衙役、都齐刷刷地等了他一眼,他见着自己吸引了太多的火力,也是赶急忙慌的把脖子缩了回去,却在老道后边摆出一副强硬的姿态。

  这老道见他这样子,也是轻蔑地往后瞟了他一眼,这人,真的无耻!

  李潜见他这么这般眼神,心里自然不乐意了,嘿,这老道也忒的不领情,我好心帮你,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要不是‘大敌当前’非得跟你好好理论理论不可!

  这儒生望着他俩,对这旁边的衙役发问道,“刚刚就是这人说他是苦无道长?”儒生虽然嘴上问着,怕是心里便早就笃定他俩肯定是江湖骗子,要不然,刚刚他俩跑个什么?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你奈我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李潜世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