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有人看吗?
吕氏不爽2018-10-06 15:382,213

  李潜现在心里只是想赶快走了了事,哪有什么闲心跟他瞎扯,仓促应付了便是。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儒生之责也,若是能进入仕途则是好的……”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没想到不一样的历史,却有一样的发展进程。

  “多谢兄台好意,在下会的。”李潜冲着儒生笑了笑,“那在下这便走了?”

  “自然,兄台慢走!”

  李潜回敬一礼,冲着老道打了个眼色,不再多言,这便转身离去。

  儒生等人在后边看着,颇有‘依依惜别’之象,嗨,这原本针锋相对的二人,此刻却是有了这相见恨晚的惜才之心。当然,这只是儒生的‘一厢情愿’罢了。

  “嘿,怎么这二位走的如此匆忙,倒像是逃跑似的!”地方官望着远处一步并三步的二人,不免疑惑。

  “逃?”儒生轻笑两声,“李潜、李潜……呵,原本这世间也不失文采之人。”

  此事维系、缘起缘灭,唯有后者书之……

  能者自隐乡市里,拙者唯安天下心。凡野岂可供二主,相试与叫天下知。青石不堪缘者雕,逢刃开露鸿鹄志。安得道者相提携,共上青天与白鹭。

  ……

  咱们话说回来,李潜与那老道急匆匆地走在那城外山间小道上,虽不语,二人却是各有心思。

  嘿,当官?‘年轻时候’谁还没个大志气啥的?要是我‘剽窃’的几首诗词,这儿都没的话,那我不是……嘿嘿!……当然,年轻时候可不是说他自己老的意思,他现在顶多二十三四,他现在的身体年龄怕是更小一些,二十岁上下?

  至于这老道则是一路上偷偷地打量着李潜,就跟那‘小姑娘看上相好的’的一般,偷偷摸摸的,不敢示人……如真是他,老夫我自然要留住他,如不是……怎么会不是呢?应该是的,应该是的,老夫怎会看错呢!

  “我说道长,咱们如今去哪?”这李潜也有几番觉悟,倒也不是什么‘抛妻弃子’之人,虽说在他认定这老道八成是个骗子,而且刚刚还是自己救了他二人的性命,但也没对老道口出‘狂言’、心多‘恶言’,其中缘由大概唯有两个,一个便是这老道于他有恩,另一个最重要的,他们两个说到底都是个‘骗子’,有何高低之分?要真的区分一下,那便是谁的骗术高明,谁的相对俗气。

  “去……齐州,你看可好?”

  “去那干嘛?”

  “老夫的道观在那!”

  “道观?我说道长,你可莫要再骗我了,你真有道观?”李潜心里认定他是个江湖骗子,自然不会相信这老道会有道观。江湖骗子哪会有道观不是?

  “嘿,老夫我……”虽说这老道身份都已经被‘拆穿’了,但老道听完还是与当初一样,有些‘暴脾气’,说了半截,却欲言又止,想了一想“我自然有道观,就算是你眼中的骗子也得有个落所不是?”

  呵,什么叫做我眼中的骗子?你这老道,嘴还挺硬打死都不承认自己是骗子呗?不过……他说的也是,骗子也有个落根的地方,只不过自己还跟他去不去?

  去吧,自己跟他‘非沾亲带故的’挺不好意思的,不去吧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又该往哪走呢?

  奇迹啊,‘厚颜无耻’派掌门人竟然会不好意思……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终极大法,‘返璞归真’?

  算了,算了,还是跟他走吧,他这‘老油条’,跟着他怎么也不至于混个半死。

  “齐州?远不远?”

  “要说近也不近,要说远也不远,中间隔了个江州!”这老道说了跟没说一样。

  “额……”

  “别动!”道长突然停了下来,喝止住李潜。

  这一举动把李潜给弄得手足无措,“怎么了?”

  “前边有声音!”

  “声音?那不是很正常吗?”李潜不以为然,但老道却是极为严肃的样子,向四周张望了一圈,然后冲李打了个手势。

  “跟我来!”说完便噌噌地往一旁的灌丛里走去。

  见这老道一脸严肃,李潜虽然满是疑问,但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跟了过去。

  要说这山间小道也是弯弯曲曲,九曲回肠。中间一条较为宽敞的泥巴路,两旁的却是极为茂密的树林。老道寻了个高处,拨开灌丛,直接趴了下来,注视着下方不远的地方。

  李潜有样学样,也是‘几经波折’,这才跟了过来,原本就为疑问的他,等他看到了眼前的景象确实更为疑问了。

  十几个人,穿得花花绿绿的,看样子分为两派,堵在了道路前后。

  “道长,这是干嘛?”李潜心里不明觉厉,不自觉地趴了下来,压低了嗓门。

  “不知道……”道长同样如此,再没了那‘无赖’之相,面相严肃。

  隔这么远都能听见,这老道耳朵也是够好使的。李潜回头望了望他俩刚才的地方,心里不免调侃两句。

  在望向那边,距李潜较近的这群人却有了动静,七八个人之间一个青衣汉子发了话,“哼,就凭你们也想去那江州凑凑热闹?也不怕闹出什么笑话!”

  “呸,你们去得,老子凭什么去不得!那宋家姑娘听说长得水灵灵的,谁他娘的不想去试试?”那对面的一伙人,为首的胡须糙汉不甘示弱。

  宋家姑娘……谁啊?这‘试试’又是什么意思,莫非这还能试一试看‘合不合码’,‘不合码’三天无理由退货不成?李潜不由得心里多了几分疑问,望了望老道,却见老道没有要跟他解释的意思,这才回头继续观望着。

  “哈哈,就你们?瘌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东西,也不看看你们长什么样子!”青衣汉子此话一出,惹得这边一众人哈哈大笑。不过说句公道话,这青衣汉子与那胡须糙汉可谓是‘难分伯仲’,谁也别看不起谁,无非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嘿,我说你们几个匹夫,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们这挡住了老子们的去路,还不让开,怎么好狗还不挡道呢,你们连这畜生都不如吗?”胡须糙汉看着五大三粗的,骂起人来确实拐弯抹角的,含不含糊。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巨象甩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李潜世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