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巨象甩鞭
吕氏不爽2018-10-07 15:182,121

  “哼,逞口舌之快!今日,老子拦住你,也不与你多说什么废话,今天咱们只能有一方的人的走过去!”

  “哦……!原来是准备耍些不要脸的手段,你当我等兄弟怕你不成!”说完,胡须糙汉这边个个是义愤填膺,抽出了各自的武器,大刀的大刀,长剑的长剑,长枪的长枪,哎,哎,那位小哥脱裤子干嘛?莫非想要用那失传已久的‘巨象甩鞭’不成……哦,哦,你上厕所啊,打扰,打扰……

  见对面人掏了家伙,青衣汉子这边也是摩拳擦掌,积蓄着剑意。

  我擦,看这样子还真是要真刀真枪的干起来?李潜顿时感觉周边凉飕飕的,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

  场上两方人马,人数差不多一样,不存在什么以多欺少,这时候就要‘人生在世,各凭本事’了。两边虽都是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但一时间却谁也不敢妄动,就这样对峙着。

  等了好大一会儿,还不见动手,把旁边这俩看热闹的都给等得不耐烦了。

  要干就干,不干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小爷我还等着过去呢!

  各位可能要问,那最后打没打?打了,自然是打了,至于怎么打起来的,说出来倒也有几分‘天意’……

  青衣汉子这边一个手下,估计是第一次见这场面,有些窃了场,没注意脚下,一个不小心崴到了脚,疼的‘哎呦’一声。

  他这一声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是实实在在的引发了一场‘大乱’。

  胡须糙汉正精神紧绷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对面,这一声把他吓了个够呛,还以为对面要发起‘总攻’了,这哪能行?俗话说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自己可不能落了先机。

  情急之下,喊了一声“杀啊!”便拎着大刀,往对面冲了去。他的小弟们见大哥上了,也顾不了那麽多了,也是一个个提刀挎枪的冲锋陷阵。

  场面生死纠葛,一是火热。

  李潜看不出什么门道,只觉得场上哪一个的刀落在自己身上或者是哪一个的枪捅自己一下,那得多疼,想着想着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吸溜一声。

  要说两边的局势,此时也是难以分辨。那胡须糙汉嘴上骂骂咧咧的挥舞着大刀,苍劲有力,看样子确实是个练家子。只见他一提一挡、一举一动之间似有什么招数,攻守有道,徐徐渐进。

  与他相抗的自然是对方的老大青衣汉子,那汉子也不落下风,使得一手好剑,抽、带、提、格、击、刺、点、有模有样,干净利落,与那汉子想必也不遑多让。

  只是,这时间一久,招式越多,功力的高低便渐渐水落石出。

  用剑这人显然是有些气力不足,挥舞起来动作渐慢,而那用刀之人,虽说也是有些疲态但明显比那人强一些。

  而就在这分秒之间,胡须糙汉趁青衣汉子一个不注意,突然发力,把刀往上一扬,再尽全力一砍,显然这一击是下决心要取了对方的狗命。

  那青衣汉子也是堪堪反应过来,匆忙用剑横于头顶,两刃相触之间,‘乒’的一声,火花四溅,见自己这一招被挡住,胡须汉子也是艺高人胆大,突然弃刀,用双拳直冲对方心门。

  ‘啪!’青衣汉子摔出了四五米,口吐鲜血,衣衫不整的侧撑着地面,不停的咳嗽,就连手中的刀也不知道飞到了哪去。

  “哼!鼠辈受死!”胡须汉子大喝一声,提刀便冲了过来。

  青衣汉子眼见寿命将止,也是惊恐不已,伸出手意图制止那胡须汉子,“饶命,饶……”

  话说了半截,却是血溅三尺……那胡须汉子竟是一丁点不给他求饶的机会,直接给了他一个‘透心凉’。

  李潜望着那边,自己心也凉了个半截,他是‘死过’没错,可从未见过杀人这么利索地,一提一刺,一条命就这么没了?那一滩血还未放凉,那人的眼皮还未来得及合上,此情此景,怎的不令他胆寒?

  杀完了人,胡须汉子却是毫无惧色,用沾着血的手,抹了抹鼻子,大大咧咧的骂着,“娘的,非要寻死!”那狰狞的模样,俨然杀神转世。

  自家的大哥死了,自己还有什么可打的?纷纷是丢了兵器,撒开丫子四处散逃,有的还特地从胡须汉子旁绕了一圈,显然是对他十分惧怕。

  “不用追了,弟兄们可有伤亡的?”胡须汉子制止住手下的人,看着他们询问道。

  “小六受了点伤,不过不伤及性命,其他的无甚大碍!”

  “那收拾收拾走吧,另外出门在外,咱们可要多放几个心眼!”胡须汉子不忘叮嘱几句。

  “是,那自然!”

  这一伙人休整了一阵,在那死人身上挑拣了些有用东西,这才离去。

  李潜与这老道也没敢妄动,待估摸着那一行人走远了这才往刚刚的‘战场’寻摸着。

  李潜倒是胆子小些,一路上都是紧跟着老道的步伐,寸步不离。

  噫……!李潜鼓着勇气偷瞄了一眼那青衣汉子的尸体,不禁牙齿发冷,尸体一身血渍,那人的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这是得有多死不瞑目!

  不过,这说来也是,听他们刚刚的对话,那意思是这青衣汉子故意挑事,拦了那胡须糙汉的路,想结果了他们,谁知道遇到了个比他更狠的,那家伙简直是杀人不眨眼,估计这青衣汉子到了九泉之下都少不得向那阎王爷多哭诉几句自己的‘冤情’!

  倒是这老道似乎是见惯了所谓的大风大浪,胆子大一些,毫无惧色。不过也不知是不是装出来的怜悯,面有悲意,双手合了个手决,低唱了一句法号“无上太乙度厄天尊……”然后喃喃自语道“崩之乱,兴之乱,合之乱,此皆天法?”。

  说完撇头看了一眼李潜,收起了脸上的悲切,调笑道,“怎么,你个大男人,害怕这个?”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武林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李潜世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