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江湖骗子会吟诗
吕氏不爽2018-10-04 19:572,183

  这周边老百姓怕是没几个懂得,都说‘内行的看门道,外行的看热闹’这是一点都不假。周围的围观群众,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迷迷糊糊。

  当然总有人会忍不住问上旁边的人一句,“你知道是啥意思不?”

  听到这句话,十有八九会得到这样一个白眼和一句轻飘飘的话,“切,这你都不知道?”

  是谁也不会承认自己不行啊,面子工程,可不能马虎,定是会硬上一句,“放屁,我肯定知道,只不过想考考你把了!”

  “那你说是啥意思?”

  “就是那意思呗,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都知道,我会不知道!”

  “那你说啥意思?”

  “嘿,你看你咱俩都是有文化的人,咱俩会不懂?心照不宣吗!”得,这一句话拐着弯的赞了两个人,两个人这才美滋滋的对视了一眼,直夸对面这小子上道,待回过头,在望上场上,却又闭上了嘴,‘高手藏于民间’静静的等着看那些‘不懂文化’的人反应。

  旁人不懂,儒生总会懂得,虽不知道这官有多大,但再怎么说也该有些笔墨。

  江湖骗子会吟诗,江州客船拉牲口。江边喇嘛品四书,江上渔翁道杀生。

  儒生本来只是不信,早已准备好一番‘讲义说辞’给这些人好好上上一课,让他们知道,何谓仁义礼智信,何谓民智未开!

  可是,李潜这一句句‘抄袭来的’诗说出了口,细细品之,却是越来越汹涌澎湃。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

  “曾批给雨支云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诗万卷,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

  “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坦荡直爽,豪气四溢,当为人杰……”

  “这……”儒生不信,抬头有瞥了一眼面前之人,再三打量。

  李潜看着人在自己身上审视来审视去的,眼神还那么怪异,心里不由得被他弄得发怵,该不会,这首诗他听过不成?娘的,我还特地从脑子里掰扯了这首稍显生僻的!

  算了,真要是这样,我李潜也认栽,实在不行,我把我脑子里的东西一股脑地倾倒出来,一首一首的念给你,就不信你还全都听过。心里鼓了鼓胆气,“我说,你打量个什么!”

  儒生听了这话,这才终止了思绪,正眼对视着李潜。

  “怎么样?如何!”

  “这……慷慨激昂、坦荡直爽……”儒生犹豫片刻,还是正正当当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看着神情也不想是之前听过的摸样,李潜心里有了底,说话也是硬气了三分,“莫说什么废话,我自然也知道这首诗的妙处,还用得着你说,也不看看是从谁的口里说出来的……我问你,你服与不服?”

  呵,这人如此自负,忒的无耻!儒生心里也是忍不住编排一句,却也无可奈何,心有不甘,“这……此诗确有大财,我服了便是!”

  这儒生也算个人物,说一不二,坦坦荡荡,可不像‘某些人’,那般地痞无赖。

  这周围的百姓,看了半天就等着这句话呢。嘿!看见没,这就是大人物,大英雄,为我们出头的大英雄!

  “好!”

  “英雄,英雄!”

  “英雄结婚了木有?”

  “俺爱你!”

  群众呼声那是此起彼伏,延绵不绝,生生不息,人来我往,你上我下,你进我出,你叫我嚷。咳咳,嗯,你看咱这不是说跑题了不是?反正啊就是群众哇哇直叫,迷妹怦怦直跳,老哥哈哈直笑,场面极其疯狂!

  我勒个去,这也太疯狂了点,李潜看见一个老男人那般神情,忍不住双腿一用力,夹住自己的‘后庭’,哎,没办法,就是这般受人欢迎,老少通吃,禽兽不如!

  李潜这虚荣心越长越高,都快‘溢’了出来,见这场面都快失控了,也是赶忙故作矜持,腰子一弯向四周施了个拱手礼,谦谦书生,窈窕君子所不及也!

  待这李潜止住了群众们的过分热情,这才收了收心思,笑面迎人,“阁下如此爽快,算得上一条汉子,我李潜佩服!……今日之事多有冒犯,还望见谅,在下却有难处,只不过你看我们这赌约可还算数?”

  李潜倒也没太过分刁难这儒生,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更何况他也只是‘迫于无奈’出来露一手,好让自己脱身而已,实在没必要闹得太僵。

  呵,至于这日后相见吗……谁又能说得清,道的明呢?

  这儒生也被这李潜给弄得晕头转向,前一秒还一身痞性,俨然一个泼皮无赖,后一秒却是谦谦君子,春风笑面,变脸的速度这么快,也不怕把自己的脸给‘甩’了出去。

  只不过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给了个笑脸,咱总不能服了脸面,让他热脸贴了冷屁股才是,再者,自己刚刚那举动话语确又不当之处。

  儒生回敬一礼,端端正正,一看就是‘正统风范’,完事,稍作歉意,“兄台哪里的话,兄台之才,称得上是读书人的佼佼者,何况刚刚在下也确实有些冲动,还请包涵!”

  “哪里哪里!”

  “如此如此!”

  读书人的戏码在这两人之间少不得上映两番,只不过这一位是书生,另一位吗,呵,却是不知道了!

  这儒生也算得上是干脆利落,对这周边的百姓深行一礼,“各位,小辈刚刚有些冲动,说了些妄言之语,还望各位父老乡亲多多谅解!”

  当官的给草头老百姓道歉?这事要说小也不小,要说大也不大,小的说,这自古以来当官甚至皇帝‘作秀’的,不在少数,为图的便是一个‘名声’二字,要往大的说,京城来的官,怎么也不小了,再说了这平头老百姓何时受过如此礼遇?

  儒生这一行礼,百姓之间惶恐的不在少数,当然也有几个心大的,笑呵呵的,欣然接受了这一道歉,完了还不忘会上一两句,免得被人说咱平头老百姓失了礼,不懂儒家的那些学问、人伦天道。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道哉凌宇间堪有奇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李潜世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