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道观
吕氏不爽2018-09-23 12:122,234

  “明天?什么事?”

  “帮个小忙,赚点路费,要不然你以为这所有的客栈老板都如今天这位一样?”

  “赚路费?道长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回我的道观!”

  “道观?你还真是道士!”

  “废话,小子,你当我骗你的不成?”道长‘怒发冲冠’。

  “不,不,不是!道长,你这道观是在哪啊?”

  “想我也云游四方将近十几年了,也该回去看看,这时间走的可真是让老夫有些措手不及!”道长没理他,倒是自顾自的感慨着。

  “十几年?”这老道莫非真的云游四方的世外高人不成?不会是这老道胡乱说的,故意诓我的吧?可我这穷鬼,身上也没什么可以图谋的,他骗我有什么用?

  莫非……这李潜拥了拥自己的身体,这货有断袖之癖,贪恋我的‘美色’不成?

  呸,忒的龌龊!

  李潜重新审视着此刻躺在床上的道长,仙气,嗯对,就是仙气,越看越是有世外高人的风范。

  有了这先入为主的隐隐想法,自是越看心里越觉得笃定。

  “小子你这般看着我干什么!”道长看着他正审视着自己,有些诡异。

  李潜挠了挠后脑勺,干笑者。“额……没什么,没什么!”

  这世上当真有什么面相之术不成?

  翌日清晨……

  这酒楼老板怕是跟进了‘传销窝点’被洗脑了一样,一大早就备好了道长与李潜二人的口粮,虽说不算豪华,但也不失为丰盛。

  可怜的掌柜,此生怕是‘逃’不出去咯!

  酒足饭饱之后,这道长唤来掌柜的,要借他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以及笔墨伺候。这掌柜的又‘何敢不从’连忙是唤人准备。

  在这个道长俯身写字的空档,这掌柜的对这李潜使了使眼色,挤眉弄眼的。“小哥,不知道昨天请您帮的忙如何了?”

  昨天?无非是请李潜在这道长面前说说好话而已。昨天的一般忽悠,再加上道长与这李潜形影不离,这掌柜的还真是把他当成了道长徒弟。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近水楼台先得月’,有了这根藤蔓,虽说细了些,但怎莫说也是根可以攀爬的不是?

  这李潜先是愣了愣,旋即明白过来,笑面迎人,“自然,自然,只不过这事也急不得,免得让道长心生反感了不是?”说完挑了挑眉头,一副你知我知的神情。

  “当然,当然!”

  一张四方桌,一张长椅,大剌剌的摆在这酒楼门口一侧,桌子上摆着张白纸,上面书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看起来有些功底‘神算子’。

  白手起家、空手套白狼、此时当尤为应景。

  这等了这好一会儿,连个人影都没见着,连这道长都有些不耐烦了,“怎得没些人来?”

  “怕是没人注意吧!”一旁的李潜面露不屑的随口一提,‘算命’的行当,在他那个时代,可谓是百花齐放,与日俱进,连这什么机器算命的都日益更新,极为泛滥,见得多了,偏的也就麻木了。

  道长瞧见他那神情,面露不悦,“你倒也提醒我了,这‘神算子’的招牌摆在桌上,谁能看得见?来,你把这个拿着,举高些!”

  让这李潜当个人肉柱子,那只是不肯,“我拿?凭什么?”

  “凭什么?怎么拿着我徒弟的名号骗人怎么也没说凭什么啊?”

  “你!……”摆了,这吃他的、喝他的、还借着他的名义骗人,也确确实实欠着不少人请,帮他一会又何妨!

  见这李潜说了半句,乖乖拿着白纸举了起来,这老道也是连连点头,“这不就对了吗!我可告诉你,老道我收徒弟可不是那般随便,虽说我没戳穿你,但可不代表我应承了,老夫可不是平常的江湖骗子那般随便!你呀,相当我的徒弟,还早着哩!”

  “切!”李潜轻呸一声,以示不屑,“我可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帮我这莫多,稍有不妥,想还你的人情罢了,你可别多想,你不是随便的人,我李潜更不是随便的人,你想当我的师傅,更早哩!”

  “呵,想还人情?别的不说,就我救你一条性命这一点,你怕是给老夫我端茶倒水十年八年都还不清!”

  “怎得?你还想道德绑架我一辈子不成?我可跟你说好了,该还的人情,我李潜一定会还的,我可不是什么以怨报德之人,但是可别想绑我一辈子!”

  “呸!绑你?谁稀得帮你,浪费老夫的麻绳!”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是这李潜举着‘招牌’惹眼的缘故,两人斗嘴之间,一位二三十岁上下夫人打扮的人,向着这边走来。

  “道长,你这算命的准与不准?”要说起来,凡是生意,买卖之间第一句话,怕都是这般开端。卖瓜的问一问甜与不甜,熟与不熟,卖布的问一问好与不好,要我看来,无非是多此一举,但这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道理,谁能不懂,这基本上就跟这日常问候语‘吃了吗’是一个道理,习惯了而已。

  道长算命,自算自夸。“准不准我也不知,只不过我与人算命只是顺着这天师的意思,天师给了什么指示,贫道便说些什么。这位姑娘不信在下倒好,可切莫要冲撞了天师。”

  “是是是,天师勿怪,天师勿怪!”这古代的很多离奇之事用当时的水平无法解释,自是将这些都推给了鬼神之说,故是古代的人对这鬼神之说尤为信服,再加上听了道长的这番言语,明显是把这妇人给唬住了,连连称罪。

  (当然区区不才,在下小人我,宛城吕氏,对这鬼神之说是抱着不可不信又不可全信的态度的,故此在这道个罪,在下无意冒犯,若有得罪,大仙勿怪、大仙勿怪……)

  “你不必惊恐,大仙之度量,岂是我们凡人所比?你有何请求,说来就是了!”这位道长,此刻面相深沉,双目深邃,气度咄咄,堪堪一仙长尔!

  这道长若是在我的那个年代,莫说什么奖项,就是什么影帝、影王、影皇都是区区囊中之物尔,李潜心中虽略有不屑,但也是没有表露出来,现在的他就站在桌子旁,若是让夫人看见心生疑虑,道长没了路费,自己搞不好真的露宿街头去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 白手起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李潜世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