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白手起家
吕氏不爽2018-09-24 10:562,112

  “是,是,是。不瞒道长所说,我家相公不知为何最近总是心神乏力,神情恍惚也找了大夫,开了方子,但总是不见好转,所以我想让道长算一算是不是我家相公惹上了什么不该惹的东西?”妇人说话时,诚诚恳恳的,还略带一丝敬畏,声音越说越小,生怕什么被别人听了去。

  “嗯……”道长听完,沉吟一声,拂了拂胡须,仙家真人的气息凛然而起,“你家可是住在那东城一侧?”

  “啊?”妇人先是一惊,清叫一声,然后慌忙点头,“是,是,是!”

  道长瞧着反应明显是自己算对了,说准咯,轻微一笑,慢条斯里的说着“你莫要惊奇,这天师若是连这点本领都没得,又何谈仙尊之说!”

  “是是是!”这妇人若说之前有个一二分的不信,那现在怕是便有十二分的偏信,连话也不说了,只是听着这道长的‘天言’。

  “离你家约莫一里地不远处是不是有一片竹林?”

  这句话一出,也是惊得妇人慌忙点头,连说了四个是“是是是是!”

  这李潜一看这妇人反应也是十分的惊奇,要说以前的算命之说,什么半仙之类的,传言说的是神乎其神,可是自己可从来没见过,所是不大相信,而今却是不同,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道长与这妇人就端端正正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纵是李潜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也不禁有些恍惚,要说道长与这妇人之前认识,是买好的‘托儿’?

  啧,不大可能,何况自己进城之前一直跟在他一旁,就算是之前认识相约欺骗,这儿现在有没什么人,就一个李潜在旁边举着招牌,道长这么处心积虑又有什么作用?

  莫非真有什么‘神乎奇迹’?

  现在的李潜惊诧不定,只是眼睛灼灼的看着那二人,想要从中找出些什么端倪。

  只见这道长直了直身子,推了推袖口,伸出手臂,五指轻握,轻轻一掐,面相严肃,不大会儿,额头便真的开始隐隐冒出些水珠来,也不知到底是早晨的露水,还是真的汗水。

  算了好一阵子,微微点头,这才作罢,收了面容,又换回那副温祥的样子,丢出轻飘飘的话语,“你且记住,速去那片竹林之中,挑一颗最为粗壮的竹子,让你家相公每日日出日落之前前去,用左手手心拍上三下,然后再用左手手背拍上三下,口中默念‘苦为乐’三个字,待你相公感觉身子有所好转然后在持续七天便可!”

  “是是是!”妇人抻着脸,俯着身子,谨慎的听着,生怕听漏了一个半个字,耽搁了自家相公的身子。

  待她听完,又默念了几遍,边念边轻轻点头,然后又忽地凑着眉头,似是想起了什么,轻声问着,“道长,可否问上一句,我家相公可是惹上了什么东西?”

  “勿问、勿念、勿说、勿想!”道长轻声喝止,抛出这四个词语。

  这妇人听了这话,那敢反驳与追问,只是一个劲的“是是是!”

  “那道长,这钱两……?”终于是到了这谈钱的地界,妇人略显些尴尬,毕竟这道长的神通,她是亲眼所见,有这般本领,这费用怕是不低。

  终于是到了这费用问题了?我且要看看这老道,如何宰客?一旁的李潜收了收心思,好奇的想着。

  只见这道长身子不动,只是眼神上下审视了妇人一眼,”你莫要担心,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富贵之人,你若觉得贫道我算的还挺准,信了我老道,便看着给些就行,也算是多少给了天师一些供奉!“

  “啊?这……”道长的这番话,虽也算是给了这妇人一点恩惠,却是让这妇人左右不定起来,诚惶诚恐。

  毕竟天师为尊,自己给了多了自家难免要拮据些日子,若自己给了少了,虽所天师度量大,不与自己计较,可自家也难免心里有些不安!

  何况自己现今……这妇人摸了摸口袋,自己刚从西集买完些必要的东西回来,口袋里也就只剩下五六个铜板而已……这原本还想着挑挑拣拣,算是余些钱财,想给自家相公买些碎菜补上一补,这……

  哎,这穷人之仁估计也莫如此也!

  道长怕是也从妇人的神情里猜出或是算出了什么,哈哈一笑,“老夫看你面带道缘,可遇不可求,也算是老道的有缘人,不如这般,你也莫要给老夫钱了,且帮贫道一个忙如何?”

  “我?”妇人一听自己是这‘神仙’的有缘人,也是惊慌不已,哆哆嗦嗦地说着“道长是不是看错了什么?贱妾命薄,怎可是道长的有缘人?”

  “哈哈,怎得你不相信贫道我的相术不成?”

  “不不不!我自是信的,自是不知道长让我办什么事,贱妾糊涂,可莫要误了道长的大事才成!”

  “你且放心,贫道让你做的只是一件小事而已!”道长轻笑几声,“你道家福分深厚,若是天师每日有你的供奉,相信会更有进益,所以,贫道所求的只是想让你每日供奉道家的几位天师,每日拜上一拜就可!”

  “道长可莫要说什么请求之类的话语,就算道长不说,我以后也会诚心供奉才是!”只见这妇人一番诚惶诚恐的样子,显然是一番真心表露,不带半分虚假。

  待着妇人一番千恩万谢、道长各种谦辞之后,这妇人算是一路上边走边不停的念叨着什么‘日出日落’、‘手心手背’的话语,终于是消失在了这人群之间。

  道长满面笑容的砸了咂嘴,口里念了一声‘无量天尊’这才念念不舍的转过身子,瞥见正傻愣愣的站在一旁的‘人肉柱子’。

  “道长,你怎的……不收钱财?那你不是白干了这些吗?那咱们可该怎么凑足路费?”这李潜并非是对这钱财念念不忘,对于刚才这妇人,他自然也是有些怜悯,他的这番话,只是对于这‘骗子’有些不解罢了!

继续阅读:第十章 无可奉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李潜世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