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木子李,名为潜
吕氏不爽2018-09-21 12:242,159

  也不知这李潜心里是怎么个真实想法,反正这礼节什么的做的是‘端端正正’,再配上他现在这副皮囊,颇有一种尊师重道的儒雅风范。

  李潜的突然的这一举动,似是让道长有些意外,道长颇为玩味的侧头瞥了他一眼,盯了一眼他的双手。

  ”你起身吧,不用做些样子给我看,你这肾倒是挺结实,弯着腰不疼?”

  “啊?”这般儒雅的气氛瞬间被破,李潜似是没听清般的应了一声,傻傻的站在那,看着道长。

  “坐下吧,别傻站着了!桌上有茶有酒有饭有菜,凭自取舍。”

  听见道长发了话,这李潜也是屁颠屁颠的做到位置上,走了这麽久,又与这掌柜的和道士废这么多口舌,也是口渴,李潜端气茶杯,刚送入口内,便听见这道士似有幽怨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这手势是行丧礼的?”

  可不是吗,这李潜刚刚可谓是行丧礼的标准动作,右手上,左手下。然而行拱手礼时,一般右手在内,左手在外;中国古人以左为敬,所以行拱手礼时,左手在外,以左示人,表示真诚与尊重。 若遇丧事行拱手礼,则正好相反。 女子行拱手礼时,左手在内,右手在外,若遇丧事行礼,反之。

  “嗯?”这李潜口里边硬生生地憋着一口茶水,鼓着腮帮子,挤眉弄眼的模样甚是搞笑。

  待费了这七牛八虎之力终于把这‘口水’咽到肚子里,慌忙解释道,“那个,那个道长我真不是有意的,真不是的!你要信我……“这也由不得他不着急,原本只是想做出一番‘感动天、感动地的壮举’如今反而弄巧成拙,自己可不得好好解释一番才行。

  话说一半,被道长给伸手拦了下来,“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否则现在你也不会做在这儿了!”

  “哈哈,还是道长精明!道长精明!”李潜是生怕被道长误会而露宿街头,听见道长的话后也是忍不住赞叹两声。

  道长轻哼一声,略有不满“咱俩认识也有这些天了,怕是就你刚刚这句话是由心的吧!”

  “怎么会呢,怎会!”语气中吐露出一丝丝的尴尬。

  烛火之下,两人一时哑火,相顾无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味。

  ”额……,道长你刚刚跟店家所说的是真的吗?也不知道道长是怎么看出来的?“李潜为了破解这种诡异的局面,随口提了个话题。

  “怎得?小子,你不信?”道长轻挑眉毛,瞥了一眼李潜。

  怨也怨这李潜不会说话,按他说的意思,不就是不信这道长的话吗,岂不是把他当成了江湖骗子。

  这李潜一看自己随口提的话,惹出了麻烦,也是慌不择言,“不,不是,道长您可莫要误会!”

  “呵,你这小子!老夫知道你不信,这么跟你说吧,不管老夫说的对与不对,这在掌柜的看来是一定是非常准的!”

  “为何?”听着道长说的这般神秘,李潜不禁有些好奇。

  道长夹了口菜,瞥了他一眼,”告诉你也无妨!“

  “我且问你,按这掌柜的今天这表现,他会不会马上回去告诉他的夫人,不要沾水?”

  “这……”李潜想起来自己上来时还那般千叮咛万嘱咐要自己与道长面前说说好话的样子,“一定会的!”

  “那不就结了,这往后的几天,他的夫人不管是病与不病,他只会把责任往自家夫人身上揽。若是病了,他一定会更加相信我说的话,反而抱怨他的夫人不尊嘱咐,一定是不经意间沾了水。若是没病,他一定会以为是因为他的夫人谨遵了我的嘱咐所以才会没事的!”

  “那道长你这……”

  “我这是骗人对吗?非也,非也……”道长话说一半,不再说下去,算是吊足了李潜的胃口。

  道长抬头看着李潜,“你叫作什么名字,相识这么多天,还未问过你!”

  这李潜也是故意不给道长痛快,挑衅一波,“道长您不是会算吗,你算上一卦!”

  “你这人……跟你聊天都这般费劲,还让我算上一卦,要不要我给你算一算你的前世今生啊!”道长这略微有些不满的说道。

  见这道长有些动怒,自己也不敢再去招惹,真要是把他惹怒了,自己还真的保不齐露宿街头去了。

  ”道长莫要生气,莫要生气!小子姓李名潜,木子李,水部潜。“

  “木子李,名为潜……小子,你可知你这名字,可不是什么好名字!”

  “何解?”

  “木子李,小子为木,木当浮于水,而你名为潜,沉于水下,上下相悖,你这命啊,今生怕是要跌宕起伏咯!”这道长说的这一番话,咋一听似是有些学问,可是这也只是他还有些怨气,对这李潜的调侃而已。

  (在这,小人我要多说一句,这句测名字乃是剧情需要,绝无针对诋毁之意,若有撞名字的兄弟,见怪莫怪,见怪莫怪。况且这测字千解,且让区区不才,在下小人我,解上一番,命途多舛,跌宕起伏,注定今生人非凡物,上下相悖则注定你与世抗争,乃天下之豪杰,然则成功与否,则是事在人为,事在人为啊!)

  这李潜听了倒也不怕,他知道这是道长对他的一番恐吓而已,也是陪着道长演了起来。

  “道长,你说的可是真的?可不要吓我!不是说算命的还有什么面相、手相之类的吗?道长您快帮我看看!”这演技,啧啧,怕是连些戏子都比不上。

  说完把自己这白净的脸凑到了道长面前,一副诚恳的样子。

  这道长怕是也看出来李潜是在演戏,但也不戳穿他,却是陪着他一块演。

  “凑近些,让老夫为你算算!”

  “呀,你这面相竟是如此的普通,怕是一生没什么作为啊!”

  “普通就行,只要不是一生跌宕起伏就好,普通就行!”这李潜装作舒心的样子,然后又像是虔诚的信徒一样,“道长,这不还有手相吗,你也看一看,看一看!”

继续阅读:第七章 哪冒出来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李潜世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