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哪冒出来的
吕氏不爽2018-09-22 11:012,145

  道长拉着他的手,借着烛火眯眼看着,先是轻描淡写的瞄了一眼,随后却是眉头略微皱了皱,做出疑惑的样子。

  这李潜看到道长的样子,还以为道长跟他还在开玩笑,也是演的有模有样,”道长,道长,你可莫要吓我,怎的面布乌云啊!”

  “我且问你,你是不是后背、后脖各有一颗痣?”

  “对啊,我不仅仅就这两颗,我的小肚子上、大腿、都有一颗痣呢!道长,您倒是说说啊,我这可别是什么千年难遇的衰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这小子,名字、面相、手相要说都没什么奇特之处,可是要是连在一起看,却是最为的特殊了。因为自己也根本辨认不出这小子的命相,看上去就好像是有好几种命格掺杂在一起一样。

  他看起来像个文静书生,可是连个简单的简单的抱拳礼都能做错,而且也不象是故意的。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从哪冒出来的。

  老夫这行走江湖几十载,也算是上看过世上最贵人的命相,下看过世上最贱人的命相,可是如今却是连这个毛头小子的命相都吃不准,难道真的是老夫老了不成?

  不对,一定是这小子命相本就奇特,自己看不准到也难怪。对的,一定是这样,老夫可没老!

  这道长短短的时间,心里却是想了这多事情,他口口说自己没老,可是却是一口一口的一个‘老夫’的自称着,前后违背。

  其实也难怪这道长有这般疑问,以咱们现在看来,这李潜本是从跟另外一个世界来的,类似于‘驱魂夺舍’,如果真有这‘命格、算命’之说,他这命格相混也是应该的。

  不过从这事也能稍微看出来这道长是真的有点东西,一般的江湖骗子怕是不能与之比肩。

  “呸!什么衰兆,你这命运呢,真的是千年难遇的普普通通,平静如水,怕是丢个石头连点波澜都不起的死水!”这道长也是嘴硬,不知道是不是与这李潜斗气,还是另有打算。

  “呵,普通就行,别再弄个波澜壮阔的,我这身体可受不了!”这句话李潜说是调侃,其实也莫不是他的一些心里话。这前世戏剧性的人生,跌宕起伏的狗血剧情,可是让他这心里有些支撑不住。要说他现在什么最为珍贵,那自然是他的这条小命了!

  生命不可儿戏,人生且可重来?这便是他前世跳楼自杀所悟到的箴言,虽说他这次也不知算不算是死过一次,但是这概率、这机会是老天爷赏给他的,这次他可必须得掌握好了,什么狗屁都不如自己的命重要!

  “呦呵!你这小子倒是心挺宽的,你怕是经历了些什么刺激的事吧,要不要跟老夫分享分享?”这道长一时来了兴趣,也不知是这八卦的心人人都有,还是这道长想要故意打听点什么!

  “什么?有何分享的?”

  “就随便的分享分享呗,比如说你怎的回出现在昏迷在那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你这个脱俗的修道之人,怎么对我这点事这么关心?”

  “人都不能免俗吗!再说了,我们这修道之人,修的便是‘天地自然’四个字,心中所想,即我所做。这有何不可?”

  李潜看了他一眼,心道这老道士说的倒是有鼻子有脸的,他对我也不错,看也不想什么’拐卖犯罪’的人,告诉他也无妨,还能搏他一点信任,只是这以前的什么狗血事情,自是不能告诉他,忒的惊世骇俗了点。

  “这……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我只知道究其因果是因为一个女人!”

  虽说按照咱们前边交代的事情来看,这李潜差不多是因为误会了女朋友,他才跳的楼,但是真要是算起来,说是因为她也算是能说得过去。

  这李潜说的是一脸悲伤的表情,似有千载忧愁,堆积于河床,有决堤之势,一江春水向东流。

  他这经历怕是连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简直是‘不可理喻’。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请允许我做个悲伤的表情’。

  “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冲天而起,道长捧腹大笑。

  “女人?”道长挤眉弄眼的看着李潜。

  李潜一脸幽怨,“你笑个什么?”

  按说这笑声本是爽朗之极,但是这‘笑者无心,听着有意’落在了李潜的耳朵里,莫不是一阵辛辣辣的讽刺之意。

  道长笑了半天,算是终于止住了,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哎,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没想到你小子也算个痴情种!”

  “算了,不跟你瞎扯了,早点睡吧,明早还有事呢!”说完道长起身往床边走去。

  “哎,道长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道家承应自然,要什么名字?你以后称我道长就行,不过要是你乐意,叫我一声师父,我也是不介意的!”

  “嘿,你这人!”

  “红颜啊!哈哈……”

  “你莫要再笑了!有什么好笑的!”

  “好,好好!你厉害,本道长不笑便是了!呵,女人呢……”

  ”你……“

  李潜独坐与窗前,端起一两杯清酒,闷声喝了进去。

  哎,这男人的苦、男人的泪、男人的心儿疼的稀碎!

  窗外半轮圆月、一人独坐、对影成双人,三四杯浊酒、五六声蝉鸣、七八颗星辰点点、酒客略有九分醉意、可谓是十分幽怨!

  正有诗云‘独上江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现在的他在这个世界从实际意义上来讲可谓是孤身一人,无人能解。

  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去跳楼呢?真的想不懂,真的是百般可笑!李潜端起酒杯,百思不得其解。

  苦了我的父母……我当时到底在想什么啊,也不知道她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话,我死的岂不是太冤了?

  “你这小子想些什么呢?还不快睡,明天还有你事情做呢!怎的?你还真想在老道这白吃白喝不成?”

继续阅读:第八章 道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李潜世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