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胎带奇相
天天抹粉嫩唇彩2019-05-31 17:212,556

  我父母年逾四十的时候才有了我,我的出生,原本是家里的一桩大喜事。因为父母也算是中年得子,很高兴。办喜酒的那天,我们村里一大半的人都赶过来道喜。

  或许,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那天,我们乡里的矿上发生了矿难,下井的矿工们全死了。而恰逢因为那天我出生,我们村子里再矿上工作的村里人,都请了一天假,躲过了那么一难。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出生,才导致我出生的时候脸上就有一块硕大的胎记,而且直翻白眼。我妈当时就哭晕过去了,我爸给吓坏了,我爷爷毕竟比他们经历的多,找来了邻村里懂行的二爷爷帮我看,没成想二爷爷看了我脸上的胎记后吓的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我爷爷问他咋了?

  他说是被鬼做了记号。我爷爷脸色难看。二爷爷劝我爷爷赶紧把我给埋了,就算救活了以后也养不大活着遭罪。我爸哪里舍得,我爷爷也说要救,二爷爷无奈,抓住幼小的我,用嘴猛吸我的脚趾头,硬是把我救了回来。也许是好人不长命,也许是因为救我折了阳寿,二爷爷后来得病死了。

  他临死前嘱咐我爷爷我脸上的胎记千万动不得,说是这叫九潜龙出之相,生十八而后命途多舛,逢九不出,出则衰,再则亡。

  说完这句话后,二爷爷便撒手人寰了,当时年幼的我并不直到他说的那些话是啥意思,只是以为二爷爷睡着了,可我父母却在旁边听的真真的,从此给我改名为逢九,程逢九。

  而关于我脸上胎记,其实在我很小时候就已经有那样的一个’丑’的概念了,不过,因为年幼,只是感觉自己跟别人不太一样。好在当时除了我父母爷爷奶奶外,没人知道,村里人也只是奇怪,包括我出生那天家里都没让人去看我。家人为了保护我,一直都将我关在家里,所以在很长的时间里,我都不曾见过外人,虽然孤独,可也无忧无虑。

  直到六岁那年我趁着爷爷奶奶出门偷偷的跑了出去,我并没奢望能和其他小孩一块玩,我只是躲在墙根偷偷的看看他们怎么玩,然后把自己想成他们就能开心的像自己也参与了似的!

  六岁前的我,虽然是孤独的,可相对来说却也是无忧无虑的。也因为,我脸上那块鬼斑一样胎记的原因,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由我爷爷奶奶带,平时从不带我出去串门,而我只能躲在家里一个人玩,这也是后来我性格孤僻的缘故之一吧。可很多时候,纸是保不住火的,就在我六岁那年,我因为看到村里其他小朋友在外面玩的很开心,所以,最终还是忍不住忘记了爷爷奶奶的话,偷偷的出去跟他们玩。

  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时我的出现就吓坏了村子里的那些小朋友。我当时都不知道怎么了,他们为什么会怕我?

  后来,我脸上的胎记最终还是爆了光。处处都是嘲笑与鄙夷的嘴脸。说我妈当年怀我的时候,我家里做了孽太多,有说是爷爷给我妈吃了什么药之类的,我才这样不人不鬼的。我爷爷气的生了一场大病。我妈跟我奶奶心疼我,都哭的厉害。后来,我爸说什么都要带我去医院瞧。可我爷爷居然说什么都不准。

  我爷爷是一家之主,他说话了,我爸跟我妈气的直发抖,我爷爷也没松口。后来,我爷爷说他有他的办法,然后就带着我离开了。之后,我跟着爷爷带我去了外地他一个老朋友家,爷爷让我喊他贾爷,贾爷是个老中医,当他见到我脸上胎记的时候,非常惊讶的望着我爷爷,我爷爷叹气。贾爷就说他有办法,或许正是因为我爷爷知道他的本事,才带我去的吧。后来的一天早上起来,我发现爷爷跟贾爷都在我身边,和蔼的望着我。我感觉脸上有点不舒服,紧巴巴的。

  我爷爷拿了一面小镜子放在我的面前,我才发现镜子中自己脸上的胎记居然’消失’了。我伸手摸了摸有些不太舒服的脸,才发现了异样,原来,只是帮我用不知道什么皮给遮挡了。虽然是这样,但也让我开心了很久,起码,我敢出门了,也可以去上学了,更不用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了,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幼小的我,就已经懂得了伪装。可后来渐渐的我长大了,我爷爷跟贾爷也都更老了。

  因为要读初中要考虑学籍与户口的原因。我爸妈跟我爷爷奶奶一商量,就托我在县城里工作的小舅给我弄到县里念书。我小舅是在县城里的民政局上班的,家里条件还挺好。我那个小舅妈太刻薄了。估计是因为我小舅的工作是因为她娘家的才争取到的原因吧。俗话说,再有钱的人家也就那么几个穷亲戚,或许,这样的穷亲戚人家一辈子都不愿意上门,可只要上面老的还在,总是需要给些薄面的。

  庆幸的是因为他们从不去我家走亲戚的缘故,所以并不知道我胎记的事情。我小舅因为我姥爷发话了,才勉为其难的答应。我爷爷给我送到了车站,我小舅去接的,小舅让我爷爷去他家坐坐,我爷爷没愿意去,估计是知道我那个舅妈的厉害。一直跟爷爷生活的我,忽然间离开他,感觉到哪儿都是陌生的,当时,望着爷爷的有些佝偻的背影,我哭的稀里哗啦的。等我爷爷走后。小舅脸就冷下来了。凶我说那么大人了还哭?

  随后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告诉我,让我在他们家的嗜好注意点,别惹我舅妈,我都很听话的记下了。我还有个表姐,叫刘静。比我大两岁在县一中念初三了。刚去舅舅家的时候,我舅妈见到我就给我甩脸,进门就开始发飙,摔东西,我舅舅脸上有些挂不住,两人在屋子里还吵了一家,舅妈骂的很厉害,很难听。我听了以后心里气,也很难受。

  跟我并不太熟的表姐似乎并没有遗传他们身上的基因,对我还算挺亲的。脸色有些难堪的让我进她屋里,然后还拿吃的给我吃。至于舅舅跟舅妈之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后来表姐进去说了什么,舅妈好像是妥协了。就这样,我就在舅舅家安顿了下来。他们家的房子是那种六七十年代小区的那种,一共也就五层楼。

  而他家刚好就在五楼。里面的格局是个小三室,我去的时候,刚好就将以前装杂物的那间屋子给了我住。事情要发生在我刚去开学后第二个月。那天我跟表姐回家的时候,发现舅妈并不在家,我表姐说估计打麻将去了。

  那两天,刚好我舅也因为工作出差了。家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晚饭是我表姐做的,我洗的碗。后来她就去洗澡了,我下楼倒垃圾,上楼的时候,因为楼道里没有灯,我刚上到四楼的时候,忽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人从我身边过去了。

  我被吓了一跳,因为,我几乎就没听见下楼的脚步声。我下意识的就往扭头往身后瞧,并没有看到什么人。我当时也没多想,以为是楼上住的人,可当我走到我舅舅家门口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我舅舅家对面好像没住人啊?

  难道是我表姐?我看了看我对面的那间一直紧锁着的门,似乎都能嗅到里面的霉味和腐朽气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相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相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