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先天龙鳞
免费版2018-09-20 10:172,221

  天月如钩,在林梢的遮掩下,若隐若现。

  一个雄健少年正在崇山华盖峰上潜行,在他前面不远处的山谷里,有一只头大如斗,浑身绿皮,脊背鲜红的山魈,正拖着一只成年花斑豹的尸体缓缓前行。

  “嘭!嘭!嘭!”

  山魈所过之处,布满怪异鳞甲的脚掌将附近草木山石皆踏成了齑粉。

  少年全神贯注地跟在后面,月夜的寒露从树梢滴落在他的背上,迅速蒸腾成一团袅袅的白雾:“可恶的山魈,我好不容易才和这只花斑豹混熟了,居然就被你给打死了!我姒文命若不收拾了你,又怎么对得起于它的一番情谊?”

  不过片刻,山魈拖着花斑豹的尸体,来到了一株枝叶参天的千年古树面前,这古树足有百丈高,树皮虬曲苍劲,爬满了手指长短的绿色苔藓。接近树根处干枯腐朽,形成了一个足有十七八丈的树洞,洞内隐约可见累累白骨如山堆积,散发着绿莹莹的磷光。

  “此处想必就是这山魈的老巢!”那少年姒文命心中略定,安稳地匍匐在一侧,打定主意要等这山魈吃饱喝足放松警惕之后杀掉它。

  然而,当他匍匐在一侧观察那只山魈的时候,有一缕青色的烟雾从他身后的丛林之中中钻了出来,妖异地扭动起来,慢慢观察着他。

  当这青色烟雾想要进一步靠近的时候,文命颈后一颗椭圆形、鳞片状的红色胎记陡然间闪现黄芒,变得火热,同时释放出一种威压,

  这种威压惊动了那团青色烟雾,将其吓得“咻”的一声钻入一株松树,消失不见。

  姒文命也感觉自己的后颈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以为是蚊子吸血,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一下,可是除了凸起的、微微发烫的胎记,却什么都没有摸到。

  他挥动了手臂,逡巡四周,发现并没有蚊虫,这才继续趴在地上仔细观察树洞内的环境,暗暗揣测如何偷袭才能将山魈击杀。

  片刻之后,在山魈寄居的那颗千年古树半空中的树皮上,缓缓地凸显出一张苍老的人脸来,古怪而低沉地呢喃道:“一个身具先天龙鳞的少年?这怎么可能?”

  那缕青色烟雾从树皮中显露出来,不停地摇摆着,仿佛一条献媚的毒蛇。

  “你们都去看看,要看仔细!”树皮上那张苍老的人脸微微皱起了眉头,眉梢的苔藓纷纷掉落下去,尚未落地,就在半空中化作一条条青色的烟雾,消散在半空中。

  与此同时,匍匐在树丛里的的姒文命身边,有更多的青色的烟雾争先恐后从地下冒了出来,形成一团雾气,将整座山头都慢慢笼罩起来。

  崇山峻岭之中云蒸霞蔚本是寻常,可是这些云雾靠近姒文命身边三丈以内,他颈后的胎记就再次绽放出出灼热的黄色光芒,释放威压,抵御这些山精树灵的靠近。

  这一次,他似乎也觉察到了异样,扭头一看,正好看到身旁云雾之中,那一条条青色烟气如同在海水里摆动的海葵触手一般,围绕着他舞动不休……

  “这是什么?”文命诧异地看着它们。

  然而还没等他仔细多看几眼,这些青色烟雾就纷纷缩回了树干草丛之中,再次消失不见。

  姒文命久居野外,还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场景,雾气竟然也像是有生命一般,能够变幻自如,十分奇妙。

  不过,他年纪尚小,只当是崇山的云雾绮丽,也没当回事,此刻,他的注意力主要还是停留在那只山魈的身上。

  山魈趴在树洞里,半眯着眼睛,似乎睡着了,嘴角流出透明的涎液,可偶尔不经意间还是会有灼灼的凶光从它半闭的眼中透射出来。

  但姒文命却知道机会来了,山林里的野兽大都十分惊醒,即便是睡觉也有三分意识关注着周围环境,稍有异动,就会醒来,或战或逃。

  可这只山魈明显是此地霸主级人物,成年来久不见危险,此时吃饱了肚子,睡的口水都流了出来,还有微微的鼾声。

  姒文命借此良机,毫不犹豫地窜了出去,犹如一头狂野的灵猫,越岩攀藤,跳越如飞,似刀锋一般猛地插向瞌睡中的山魈。

  山魈似乎感应到了些许动静,陡然惊醒,睁开惺忪巨眼,发现一道身影袭来,它刚刚才龇露出白牙,尚未来得及发出吼叫,就被姒文命一拳砸在鼻梁上。

  “嘭!”

  山魈鼻血狂飙,发出一阵惊天怒吼,震得千年古树都在颤抖,不断有树皮碎屑落下来。

  睡梦之中被人偷袭,让山魈怒火炙燃,鼻梁的剧痛更是无法表达,

  愤怒之中,山魈张开巨口,一团臭气笼罩之下,有一团灼热的惨绿色火焰喷出,卷起滚滚热浪,凌厉地涌向文命。

  ——这是山魈熬炼的一口本命妖火,不到性命危急关头,一般不会轻易动用,刚才遭到少年突袭之后,它竟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自己的小命受到了威胁,所以毫不犹豫地喷出了本命妖火,想要逼退眼前的大敌。

  这团妖火融金断石,普通野兽片刻就会消融成水,山魈本以为少年肯定会被自己的本命妖火逼退,然而,姒文命的拳头竟然裹挟着一股至刚至猛的气劲撕开烈焰,再次砸在它的面门上,打的它头昏眼花,眼前发黑。

  山魈判断失误,顿时失去先机,姒文命趁机猱身而上,“砰砰砰”,双拳犹如骤雨急雷,全都砸在山魈的脑门上,直接将它砸的失去了平衡,仰面倒地。

  文命继续运拳,如锤打铁,猛击山魈倒地后露出的胸腹破绽。

  哪怕山魈皮糙肉厚,此刻也被他锤得五脏移位、六腑震荡,一口心头精血狂喷而出。那精血落地,竟然化作一团烈焰,瞬间燃烧起来。

  山魈的兽性被彻底激发出来,全身绿毛倒竖,蜷曲身形成一团,脊背上的那一缕红毛瞬间燃成了一条火龙,将文命困在一片火海之中,这已经是他最后的保命招数。

  恰值此刻,刚刚钻进地下的那些青色烟雾又探出头来。

  借助它们的视线,半空中大树树干中封印的苍老人脸看到了令他欣喜的一幕:被困在火海中的少年,脑后龙鳞闪动之间,体内竟然腾起一头张牙舞爪的黄色土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禹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