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血染
臧墨墨2018-09-20 21:081,663

  秦如霜抬眼,眼前的男子简单束着长发,剑眉仿入鬓,面若冠玉,负剑而立。他不过看起来二十一二,与秦如霜年纪相仿,但是面庞却透着一股与稚脸极不相符的成熟。

  她不动声色地将身上的铁链摆脱掉,“弟弟,好功夫!”

  无绫乃是天下第一绝剑,他若不是深受重伤,使不上劲,否则若是按无绫平日的煞气,恐怕眼前的女子早已命丧黄泉。

  ……不过,她刚刚叫他什么?弟弟!男子胸中蓦地涌起一股意气……

  但是这个女子倒是伶俐,脱离危险以后迅速换下了喜袍,丝毫没有忌讳屋子里还有一位受伤的男人。

  临到门前,想起身后还有个人,“后会无期,弟弟!”

  连无笙没有答话,无绫剑轻轻一挥,亮光闪过秦如霜的眼眸,只听啪的一声,窗户被劈开了两半,还未等秦如霜看清楚,一抹黑影眨眼闪过,消失在了窗户中。

  事不宜迟,秦如霜赶紧去找人。

  婚房以外的地方,笙箫鸣奏,敲锣打鼓,仍沉醉在这欢喜之中。

  秦如霜废了不少力气,方才寻到山寨里的后院有一个小黑屋,黑屋的紧锁着。

  “月儿……”

  “姐姐……是我,姐姐救我!”少年本已饿的头晕目眩,突然听到熟悉声音,连忙呼喊起来。

  “月儿别怕,姐姐来救你了!”

  将少年从黑暗里半搀着走了出来,原以为可以轻松出逃,却发现外面站满了土匪,个个扛刀带枪,满脸杀气。秦如霜一个人应付倒还可以,但是身后的林月手无寸铁,难临大敌。

  手中的长剑脱鞘而出,雪亮光划破长空,一位土匪还未弄清楚情况,脖子一热……鲜血直流。

  刀剑无情,秦如霜一个轻旋,白衣带风,长剑一扫,很快五六个土匪相继倒地,吐血而亡。

  “兄弟们,给我上,别让她跑了,大王还在回来的路上!”

  秦如霜顿觉兴味,什么大王,娶新娘都要洞房了还在路上,算是史上最散漫大王了。

  一百多号人一哄而上,刀剑声声声入耳。

  “啊!”一声惨叫声划破长空,身后的少年应声而倒。秦如霜回首,林月的右腿不小心中了一刀,瘫软在地,抱腿而泣。

  “月儿,坐好了!”

  一个凌空展翅,仿若一只高贵的白鹤,翩然起舞,空中突然漫天星光,璀璨无比。她身上的银针尽数飞出,无声无息,无气无味,但凡被银针扎到者,很快倒地,七窍流血而死。

  “快,快去禀告大王!”

  “挡我者!死!”双足轻轻踏至土地,长剑横在胸前,飘若长瀑的青丝缕缕泄下。

  “月儿……是月儿!”外围一个激动的声音响起。

  “义母,别过来!”秦如霜声音刚落,只见灯火之下,有鲜血飞溅,如万千血色蝴蝶,飘洒尘土。“娘,娘!”

  少年见状,不顾秦如霜的劝阻,往前爬动。

  “孩儿他娘!”不知何时,林毅也紧随其后,看到爱妻已然断了气,长啸一声,很快抢过土匪的长枪,投入到了疯狂的杀戮中,他像一头被逼到绝路的狼,眼里只有仇敌,只顾往前挥舞……

  “义父,不要!”“爹!爹!”

  “月儿,不要过去!”

  林毅被一支长枪从后背刺穿,汩汩鲜血涌出,终于,慢慢倒在了爱妻身旁。

  “大大小姐……带,带月儿走……”一代将士,终是死不瞑目。

  “义父……义父……”倒地的人再无回应,秦如霜满耳听到的是一个十二岁少年绝望的哀嚎……她恍然有些眩晕,脑海的血液汹涌着,澎湃着,随时会爆发。

  提了提神,她似拼尽了力气,见神杀神,见敌杀敌!滚烫的血液飞溅在她的脸上、身上……数不清杀了多少个人,漫天飞舞的血液如瓢盆大雨,她渐渐杀红了眼,内力损耗严重……

  “姐姐!小心!”哀嚎的少年却是眼利,看到秦如霜身后,一柄大刀已然逼近。

  她吸了口气,正要提剑再战,浑然觉得肩头一麻,锋利的刀刃就这样砍到她的香肩。

  闭眼前她仿佛看到眼前有一支银箭,正向自己射过来。

  “姑娘,您伤的这么重,可要好好休息,奴婢给您端些水来!”

  她睁开眼,看到自己睡在一张软塌上,而唤她为姑娘的人,是一个身着华服的宫女。

  她立马抽起软塌旁的长剑,“别过来!”

  恰在此时,房门被人打开,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大人!”

  “下去吧!”七夜摆了手,抬首,望向眼前的女子,墨黑眸子透着迷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皇妃有点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皇妃有点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