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斗狠
千羽之城2018-10-01 14:442,517

  西帕监狱的夜要比白天沉寂安全得多——至少表面看起来的确是这样。

  熄灯的监舍隐在荒原上化不开的浓稠黑暗里,万籁俱寂中,高墙电网之内,监控全亮着,东西南北四个角上的高塔上架着的探照灯的强光交替着扫过整个监区,挎着长枪神色警惕戒备的巡逻狱警在各自的辖区内来回流动着巡逻,监道上两人一组的巡逻警在一间双人牢房前停住,精铁浇注栏杆的牢门之内,两名面色不善的华人囚犯正等在门前,看他们来了,悄无声息地把手伸出铁栏门外,各自手掌一摊,里面赫然是很粗的一卷用皮筋扎好的钞票。

  两个狱警不动声色的接过钱,对视一眼,其中一名轻手轻脚地掏出备用钥匙打开牢门的锁,两人微微侧身,放两名隐隐含着煞气的犯人静静地迅速出了监舍……

  与此同时,距离放风区不远处,隐藏在修剪整齐的花草和灌木绿植中、重重守卫戒备森严的独栋小院里,东南亚风格的半开放式小木屋前,穿着橘黄色花泳裤的男人悠闲地在被地灯映衬成幽蓝的泳池里划着水,院门外负责守卫的狱警抱着枪,歪在椅子上,警帽遮住脸睡得正熟,从监区悄没声息摸出来的那两名华人囚犯相互对视一眼,一人持刀藏在阴影处盯着熟睡的守卫,另一人用牙咬住粗制的短刀,水蛇一样半点动静也没有地潜入泳池,整个人都藏在水下,借着岸上幽幽的光线,在水下慢慢摸向对陌生人潜入一无所觉、依然自顾自游向对岸的男人。

  月黑风高的杀人夜,变故发生在一瞬间。

  门口熟睡的警卫翻了个身,负责望风的犯人紧张的盯着他,紧紧的攥着拳头蓄势待发地等着随时给这个狱警致命一击,可狱警没醒,他松了口气,却莫名地感到不安,担忧地转回身去查看同伴的动向,谁知刚转过头就猛地被一个绳圈套住了脖子!——

  那绳子赫然拉高,他整个身子都被吊起挂在了墙头。绳索即将勒断胫骨的声音令人牙齿发酸,他肝胆俱颤地试图捶死挣扎却不起任何作用,濒死之际突然意识到自己被偷袭根本不是偶然——对方明显早有准备,只等着他们来了瓮中捉鳖。他想提醒同伴形迹败露,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断气前看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是眼睁睁地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同伴身后岸上、身着警服的高大男人,不慌不忙地切断了一根电缆,漠然甩进泳池水中的画面……

  同伴转眼已经成了死人,自己已然也落入别人陷阱,泳池中的杀手却浑然不觉,他依然谨慎小心地靠近目标,眼看彼此距离越来越近,他正要动手,目标却慢悠悠的爬上了岸,他显然有点懊恼,气息乱了一瞬,张嘴在水中吐出几个泡泡的同时拿下口中的武器准备跃上岸边即刻动手,而刚甩了根电线入水的高大身影早已等待多时,就在他刚从水下露出个脑袋的一瞬,那人猛的合上电闸,一片肉眼可见的蓝色电弧在池水中骇人地一闪而过,那杀手只来得及猝然哀嚎尖叫一声,接着身体一阵抽搐,手里刀具一松,刀子落入池底的同时,他逐渐失去力量,转瞬的功夫,就已经伏在水面上一动不动了……

  身边转眼死了两个人,小院目前的主人却始终若无所觉,他从水里出来就大咧咧地从一旁架子上拿起浴巾擦身上的水,水珠擦得差不多了才弯腰从躺椅上拿起上衣披在身上——那赫然是一件灰色囚服。

  而救他的男人,竟是白天把新菜鸟当玩具一样戏弄作践、在所在监区内说一不二、不允许旁人违逆半分的副警监白振赫!

  居住的小院里墙上挂着一个,泳池里还浮着一个,披着囚服的男人却半点也不觉得忌讳恐惧,他转身坐在屋子前的躺椅上,惬意地点了根烟,甚至开罐灌了口沁着丝丝凉意的啤酒。

  白振赫看着他那个天塌了也无所谓的样子就来气,隔着泳池狠狠瞪他一眼,走过去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拎起另一罐啤酒打开,看着面前这个从小跟他一起玩到大的混球隔着半张桌子伸手过来跟他碰了碰杯,嬉皮笑脸地毫无诚意地讨好,“谢了,振赫。”

  “鼎盛合的人不会善罢甘休,我收到消息,最近还会有人对你动手。”白振赫面色不善地瞪着他,严肃地沉声警告:“于永义,你再这么大咧咧的事情丁点不放在心上,当心哪天把自己玩进去。”

  于永义耸耸肩,无所谓地仰在躺椅上,“反正有你在,我不用操心。”

  “我又不是你保镖,”白振赫也懒得看他那混不吝的样儿,目光从他身上挪开,沉沉地看着水中浮尸,冷淡地说:“救你是因为工作职责所在。你能在西帕监狱里待在这种被重重护卫的地方,全靠你的七星社郑老大上下打点,他是觉得让你到这儿来委屈你了吧?如果你要是喜欢长眠于此,我是无所谓。”

  “得了吧,大家从小长大,开裆裤的情谊,我能不知道你?”于永义顶着城墙厚的脸皮刀枪不入地对白振赫嬉皮笑脸,“嘴上跟刀子似的,心里比谁都热乎,你忍心看我在你眼皮子底下被人干掉?啧啧。”

  从小这人嘴皮子上的功夫就没输过谁,白振赫向来都是动手能力比较强的那种人,不怎么爱说话,也懒得跟他扯皮,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在监狱里也能没心没肺过日子的兄弟,不免有些唏嘘……明明一起长大,却选了不同的路,混到现在,他成了狱警,而他的兄弟成了自己的阶下囚。

  午夜逐渐褪去了白天那令人难耐的灼热,但还是有点闷,他摘了警帽扔到一边,仰头喝了口酒,轻轻拧着啤酒罐,若有所思地对于永义说:“白天来了个新人,有点意思。”

  于永义可有可无地笑了一下,“冲我来的?”

  “很有可能。”白振赫说:“我看了他的档案,他是为了减刑而主动要求来这里的。”

  “哟,”于永义来了兴致,从躺椅上撑起身体,“那不是跟我一样?”

  “身手可比你强得多,”白振赫轻蔑地斜睨于永义一眼,“今天教训他的时候,他明显接受过训练,身体本能的对要害进行了防护和格挡,甚至有几次都习惯性的出现还击的动作,但被他克制住了。那几下如果出手,我的手下至少被他杀了五次。”

  于永义坐直了,胳膊撑在小圆桌上,饶有兴趣地直直看着白振赫,竟然有点跃跃欲试,“比你强?”

  白振赫瞥了他一眼,冷笑着勾勾嘴角,三分冷淡桀骜七分笃定自信地嗤笑着断然否认,“不可能。”

  于永义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也知道他有骄傲的资本,无辜地摊摊手,又正中下怀地努努嘴,露出个十分欠打的笑来,悠游自得地反问他:“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白振赫拧着眉毛狠狠剜了他一眼,有那么一个瞬间,想把没喝完的半罐啤酒都糊他脸上,教他做人。

  ——————

  十一快乐~~

  ♪(^∇^*)

继续阅读:第4章 交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悍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