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入狱
千羽之城2018-09-20 16:523,858

  堪林西亚是个东南亚的半岛国家,不到35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里,几乎所有的州级行政区域都有一部分靠海,位于最南边的的兰库帕,是所在州首府,全国第二大城市,工商业及交通中心,拥有国内最大的转口港,被誉为堪国的“海上门户”。

  因为临近举世闻名的海峡,堪国海上运输业尤为发达,兰库帕的海港上,多到数不过来的大小船只繁忙而有序地进出港口,阳光亮得刺眼,站在一眼看不到边际的集装箱码头上往回望,码头之外,这座文化多元人口庞杂,容纳着东南亚人、印度人和华人的城市,远处陆地上钢筋水泥的现代建筑拔地而起,密密麻麻紧密林立的高楼大厦看上去科技感十足,只是现代化的都市、熙攘的人群、热闹的街道、包容的文化、社会的文明……这些通通照不到背阴处的西帕监狱。

  外表陈旧却高墙铁网戒备森严的西帕监狱外面,两辆押解囚车缓缓停稳,车门打开,夹杂着潮气的热浪顿时扑了满脸,珞珈跟着同车的囚犯们从车上下来,在几个荷枪实弹的狱警目光阴沉的盯视中,面无表情地敛着眉眼,看着身前铐着双手的铐子,睫毛在眼前落下一小片阴影,不动声色地跟着入狱服刑的囚犯往监狱里面走。

  他脸上线条锋利五官轮廓极深,平时粗重剑眉下狭长的眸子在看人的时候眸光深邃中总会夹点若有似无的笑意,有点长的头发在发梢烫了一点卷,以往三七分的在脑袋上凹造型,配一点胡茬儿加持出来的沧桑感,整个人都挂着放浪形骸的不羁雅痞范儿。

  不过现在他那头发打绺地贴在脑袋上,青色胡茬糊了满脸,唬弄小姑娘的浅笑不见了,嘴唇抿起嘴角微微下压,敛着的眉目微微眯起,这个样子,哪怕夹在一队穷凶极恶的重刑犯中间,也显得格外冷定而阴鸷。

  监狱的大门在身后咣当一声被关闭的时候,珞珈抬头,看了一眼被一圈陈旧破败监舍楼围起来的四四方方的天,阳光有点刺眼,失去自由的圈禁区里,似乎连空气都夹杂着沉重压抑的味道,他慢慢深吸口气,吐出来的时候,无所谓地勾勾嘴角,挑出了一个漫不经心的讥诮笑容。

  进了检查室,犯人们的手铐被打开了,在一个个真枪实弹的狱警不怀好意似的监视下,珞珈跟着众多囚犯一起脱光了看守所穿出来的囚服,赤身裸体地排着队,等待接受入狱前的检查。

  一个身材不高、看上去有点矮胖挫,长相却看上去十分凶恶的狱警来到珞珈面前,赤裸裸的目光故意羞辱人似的,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个来回,甚至故意停留在他腿间、成心恶心人地审视了片刻,这才惜字如金地命令他:“张嘴。”

  珞珈面色沉冷地张开嘴,从头到尾,都没跟矮胖挫的狱警对视过一眼。

  就好像根本没注意到狱警故意下马威似的端详,对方始终在看的都是跟他毫无关系的另一个人。

  狱警碰了个软钉子,心里不爽却一时间找不到什么把柄发作,粗暴地卡着下颌骨把他的嘴最大限度地掰开,狠狠捏着男人青胡茬扎手的下颌左右摆弄了几下,没发现什么东西这才作罢。放开手冷哼一声,交给他一身橘色囚服,“951088,你的号码。”

  珞珈虽然对这一切感到不屑,但并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他拿了衣服飞快地往身上套,听见旁边的狱警高高在上地大声训话:“规矩你们都知道,私人物品会在出狱的时候交还,违禁品没收。可是如果被我们发现私藏,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就像是演着一部讽刺的对比剧,珞珈穿好衣服,眼看着旁边负责收拾囚犯们个人物品的狱警伴着这句冠冕堂皇的话,明目张胆的在被囚犯们杂物堆满的纸箱中拿出自己看上眼的物品,旁若无人地揣进口袋,他视若无睹地站在队伍里往监区的方向走,转头的时候,才在没人注意到的瞬间,轻蔑地勾了勾嘴角……

  从检查室到监舍是一条长长的内走廊,越往里外面照进来的阳光几乎就没有了,监道上灯光有点暗,空气混浊,这一路走过来就是跟外界的文明社会彻底告别了,西帕监狱是个什么鬼样子,珞珈没入狱之前他的代理律师就几次告诫过他,甚至他上法庭接受审判前十几分钟,那姑娘还试图做最后的努力说服他——

  “作为你的律师,我建议你慎重考虑。你不知道西帕监狱是什么地方?”伶牙俐齿的泼辣姑娘大概觉得他是块没脑子的顽石木头,也顾不上在场的法警,气急败坏地说他:“那是整个堪国都很有名的重犯监狱,里面关押的全是穷凶恶极的重犯!因为环境太过恶劣,甚至多次受到国际人权组织批评抗议——虽然主动要求去西帕监狱服刑,法官的确会酌情再缩短刑期。可就算你非法持有枪械、闹市打枪破坏社会治安,但具有自首情节又有我在,我保证你最多也只会被判半年而已,半年!就为了少吃三个月牢犯,你现在连命都能豁出去?!”

  现在?

  啧。

  早在他孤身一人来堪国的时候,就是已经把命豁出去了。

  珞珈一路跟随着队伍缓慢地走进监区深处,失去阳光的阴影里,他的背影看上去格外孤拔而决然——

  西帕监狱他是一定要进的,为此付出再多代价,也在所不惜。

  从检查室通往监舍的大门口,副警监模样的男人拿着登记册站在边上,比对每名囚犯核验身份,入狱的犯人们依次从他面前走过,偶尔有人会受到简单盘问,旁边跟着的管教时不时也会针对某个档案看上去棘手的犯人,对他小声地做些简单的说明介绍。

  珞珈有借着余光不动声色观察人的习惯,排在队伍中间,他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干,就不着痕迹地打量那位门神似的警官,只觉得这人格外健硕,目测身高差不多有190公分了,别人身上普通的狱警制服被他撑得格外挺括,兰库帕这样高温潮湿的天气,他风纪扣竟然一颗不差严丝合缝地系到了脖颈下面,衣襟被武装带扎紧收进腰里,笔直地站在门边,身影几乎能把每一个经过的囚犯兜头罩进去,整个人都透出难以形容的严整沉肃来。

  轮到珞珈的时候,新来的服刑犯收回偷摸打量的目光,一脸麻木不仁样儿,站在副警监的面前任其审视,抬眼的时候,视线掠过男人胸口的位置,那里别着工牌,上面写着他的名字——白振赫。

  气场这回事,天生自带外加后天养成,对不对脾气合不合胃口一眼就能看个大概,珞珈跟白振赫目光对上,俩人几乎同时微微眯了下眼睛——好巧不巧,相互看着都不太对付。

  白振赫低头往登记册上看了一眼,抬头不苟言笑地问他,“中国人?”

  珞珈淡淡地“嗯”了一声。

  男人目光冷飕飕的,说话没有半点起伏,“姓名,编号。”

  “珞珈,951088”

  白振赫看着他那半长头发烫着卷又三七分的样儿就不顺眼,冷着脸看他不说话,半晌突然问:“是教徒吗?”

  “无神论者,”珞珈微微仰头,不甚在意地勾勾嘴角,嘴上挂着一点随意的笑,沉沉的声音尾音微微下压,“坚信善恶有报。”

  明明是十分规矩的语气,白振赫却觉得这话听着刺耳,仿佛是意有所指、话里有话的挑衅。

  白振赫沉黑的眸子深深盯着他,半晌,突然有点讽刺地、冷冷地笑了一下。

  老成持重的副警监严肃冷淡,偏偏冷笑的时候,嘴角勾起的嘲讽仿佛他面前站着的根本就不是个人——只是个任其随意搓圆揉扁的物件而已。

  他回头看了管教一眼,跟班儿立刻对老大的意思心领神会,珞珈话音刚落,管教已突然上前,连个招呼都没打一个,一把抽出腰间的防暴警棍,拎起来照着珞珈毫无防备的腹部就是一下子。

  管教收到了长官的指示,有意要给珞珈这个看上去就刺儿头的新囚犯一个下马威,猛地一棍子下去半点力也没留,棍子砸下来的时候甚至带了破风声,那个瞬间珞珈脚下本能地微微动了动,他明明能拦能躲,虎视眈眈的狱警监视中却既不敢躲又不敢还手,咬着牙硬生生地受了这么一下,警棍着肉的闷声响起瞬间几乎就疼的站不住了,他抱着肚子蹲下去,冷汗霎时沁透头皮,他咬牙忍痛到额角的青筋暴起却不吭一声,半晌后,才轻微地呼吸缓了口气,有点踉跄地,撑着膝盖重新站了起来。

  也是疼的厉害了,明知道抵抗不屈捞不着任何好处,抬头的时候,他阴郁的眸子里却压不住被激出野性的狠劲儿,细长的眸子里极为锐利的目光落回白振赫的脸上,整个人的身上莫名就多了些混不吝的痞气。

  入狱第一天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服管教的白振赫见多了,他这种程度,放在别的监狱里狱警多数打两下训斥几句就过去了,但可惜,这是在关满了重刑犯,狱警权力大过天的西帕监狱。

  白振赫不屑地冷哼一声,合上了手里的登记册,后退了一步。

  管教的警棍再次抡下来,克制着自己不能还手的珞珈转眼就变成了竖在地上不能移动的活靶子,警棍劈头盖脸地抽打中,他连蹲都蹲不住了,狼狈地倒在地上蜷缩起身体抱住头,本能地护住要害,闷棍不断落在身上的声音让人胆寒,同来的囚犯生怕火烧到自己身上,一个个低着头别开眼不敢往这边看,白振赫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地看被打到抱团却始终连点痛哼都没叫出来的人,看着他几次差点就忍不住地抬了胳膊想还击却又都缩了回来,看他始终表情冷漠地盯着殴打他的管教,半晌之后,他走回去,对管教抬抬手。

  狱警气喘吁吁地停了手,白振赫光可照人的制式黑皮鞋就停在倒在地上狼狈喘息的珞珈眼前,垂着眼皮儿睨着刚换上新囚服转眼已经脏兮兮的囚犯,踢了踢他被冷汗沁透却没有任何伤痕的脸,满意地笑了一下。把人狠狠地殴打了一顿,他这才高高在上地淡声告诫道:“没问你的问题,就不要这么多废话。”

  珞珈浑身都疼,知道囚服下必然到处青肿瘀痕,任白振赫踢了两下,服软地闭了闭眼睛,慢慢点了点头。

  围观着他们监区性子乖戾的土皇帝转眼就把刚进来没半个小时的人往死里教训了一顿,不光刚入狱的囚犯们发怵,连狱警们也格外谨慎,看戏般等着珞珈自己踉跄地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站好,白振赫对负责押解的狱警抬抬下巴,立即有狱警上前押着他们向监区更深处的监舍走去了……

  若有所思地看着队伍里珞珈有点瘸的背影,白振赫向一旁的狱警招了招手,“把他的档案拿来给我。”

继续阅读:第2章 暗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悍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