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错的外卖
枕边听雨声2018-09-29 21:431,026

  几处高高的烟囱冒着滚滚的黑烟,冰雪覆盖的掉了墙皮的老楼、破旧的院墙。穿梭在城市之间运送煤炭的火车,杂货小贩们和顾客的砍价声伴随着哈气吐出,整座城市的一切仿佛被寒冷定格,与时代脱轨。

  开头诗:天涯落雪单飞路,已入江湖处处悲。

  夜里整个小城又飘起了雪花破旧老楼中李玉喜刚刚回到家,脚步声和干咳声震亮了整个楼道,拿起了塞在门把手上的外卖宣传单,走进屋里,开启了一盏昏暗的灯,拿起火钳子夹起一块蜂窝煤,点起了已经凉透的炉子,疲惫的,看了看外卖单子,订了一份外卖,从已经漏出棉絮的棉袄里掏出了一盒哈尔滨牌子的香烟,躺在椅子上,点燃了,等待着晚餐,等了好一会儿躺在椅子上睡着了。醒来发现外卖还没有送到,手机已经确认签收,拨打了电话原来送错了单元,问了位置,又点起一支烟披着军大衣匆匆走到了外卖员说的单元,敲起了门。敲了好一阵刚要走,房门开了,是一位20左右的小伙子,异常愤怒的眼神盯着中年男人,貌似刚刚睡醒,中年人只说了两个字:饭。年轻小伙子知道看什么,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嘴角一斜:“要饭的,要饭去大街要去,别上我这来。”说着就要关门,被李玉喜死死拽住:“外卖。”看着中年男子愤怒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丝胆怯,刚睡醒时的起床气荡然无存。“谁让你填错地址的。”李玉喜一听,一脚踹开在半开门缝中的小伙子,进到屋里,看见屋里的桌子上的残羹剩饭,顿时火上心头,不顾小伙子的拉扯,走向餐桌,坐了下来,拿起剩饭桌上的香烟,坐在椅子上点燃了,小伙子站了起来向李玉喜冲过来,大声说:“谁特么,让你进来的,快滚出去,不出去我报警,快点滚。”说着走过来就要揪起中年男子的衣角,说到报警男子眼神中透露出了别样的眼神把烟一扔,一把推倒了正要打他的年轻小伙子,把小伙子按在地上,拿起烟灰缸,照着年轻男子的头部连续重击。随着小伙子挣扎的终止,中年男子也结束了手上的动作,往小伙子衣服上了蹭了蹭手上的鲜血,看一下自己的手,感觉还不够干净,又往墙上挂着的白衬衫走去,开始擦拭。把房门关上,走向桌子,抓起桌子上不知剩了多久的饼干,开始吃了起来,边吃边观赏风景一样巡视屋子,书架上有一包茶叶,拿起茶叶冲了一包,饭饱后躺在椅子上又睡着了。醒来之后看见小伙子的手机还在地上,就捡了起来,发现屏幕还亮着,由于在玩游戏,并没有锁上,于是拿起手机,翻了翻自己订外卖的电话,用小伙子的地址又订了一份外卖,扬长而去。走在寒冷的大街上,现在的李玉喜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于此同时,东湖路警局,接到一起报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日照冰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