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 我心无悔
东旭鹰2018-10-02 10:2810,496

  神龙,是大神典籍记载中最神秘的动物,它们来无影、去无踪,所以才留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名句。

  根据诸神对故乡历史的记录,东方帝王往往喜欢以神龙自比。

  而深谙人类历史的孟景大神曾经戏言:“古代帝王与神龙风云变幻形象的唯一相同点,恐怕只有他们那喜怒无常的性格罢了!”

  喜欢以龙自比的三界君主,迄今为止只有阎浮界首位帝王——空海,此刻他的神情如同验证了自己比喻,顷刻之前还是目空一切、嚣张跋扈,而只不过眨眼功夫,自信和狂妄便荡然无存,代之以充满惊惧的复杂神色。

  一剑护宫的战魔枭雄,嘴唇哆嗦许久才蹦出疑问:“你……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影妃没有把我的意思转告给你吗?”

  惊尘皱皱眉头:

  “影妃?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你绑架了我儿子,又无故带着残余机械化部队以及数十万部下、所谓无畏军失踪。

  我唯恐你回阎浮界加害各路诸侯,体力稍稍恢复便带着四个不争气的犬子和无忧村九位小将,先行赶来阎浮界,或许因此恰好错过你的使者吧!

  只是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地步,你竟被各路诸侯的残余部队逼宫。

  在菩提城听闻此讯,我便独自匆匆赶来,那十几个孩子也随后便到。

  可惜啊,我还是来晚了!

  空海,如今你还是不肯放下屠刀,还要妄造杀孽吗?”

  “义父!”空海还不知如何作答,人群中突然钻出五公子腾霄。

  惊尘瞥见爱子安然无恙,略略放心,但不等对方靠近,便大声命令:

  “腾霄,现在不是叙父子之情的时候,平安宫中的灵后与丞相是我以前好友,你去代我保护他们。无论谁想滥杀无辜,抢掠财物,你都不必手下留情,尽量给他们教训,以儆效尤。”

  “哦~,知道了……”虽然对义父略显冷漠而不快,但深知惊尘“先人后己”侠义性格的五公子,还是化作旋风直冲宫内。

  影灵高手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便不见腾霄踪影,他们与其他各路将士目睹腾霄如此修为,个个都是目瞪口呆,感到不可思议。

  惊尘小儿子尚且身手不凡,那么惊尘的灵法造诣又怎么会只高空海半筹而已?

  空海目光刹那间杀气全消,竟然开始怀旧:

  “十五年了,你还是这么愚蠢!

  惊尘,还记得我们初次相遇吗?

  我不过是要教训那些自作聪明的无知之辈,你居然会为素不相识、又无视你们灵武门存在的愚昧平民出手。

  不过话说回来,当时对灵武门无限崇拜的我,竟丝毫没有看出你的来历,对你这灵武门最杰出的弟子百般嘲弄,也真够愚蠢。

  跟我说句实话,那时的我是不是很惹你讨厌?”

  “说什么傻话,那时候你血气方刚、言行偏激,但维护本门之心,比我还要热忱,我感谢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讨厌你!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不是成为并肩作战的好朋友了吗?”

  惊尘若有所思,仿佛也沉浸在对前尘往事的回忆当中。

  “北斗四卫”唯恐空海有意转移话题,伺机偷袭,正要上前相护,却被梵天挡住。

  同样猜出“四卫”心意的龙人将军青刃随即说:

  “三界之中,没有人能再偷袭今日的惊尘。你们没有察觉到吗?他灵力内敛、脚步稳健,分明已达到天人合一的地步,只怕放眼三界,再也无人可与之争锋了!”

  且不说“四卫”如何将信将疑,末路枭雄空海却似乎是诚心诚意与惊尘回首往事。

  十几万大军乃至那神秘声音,竟无人有打断三界中两大最强者怀念往昔的胆量。

  “惊尘,你真的不恨我吗?

  我,我知道芸月始终倾心于你,却对你横刀夺爱。

  当你即将成为阎浮界之主时,又是我因争强好胜逼你诈死遁世。

  这还不算!

  当你我兄弟再度重逢,我担心你夺走我拥有的帝位和爱妻,因此对你百般迫害,重手偷袭在先,大兵围城在后,这所有一切难道你真的毫不计较吗?”

  空海此时此刻的话语充满悔恨与忏悔,再无半点霸者淫威,宛若哀鸟悲鸣、临终善言,让听闻此语的影灵战士面面相觑,顿生不祥之感。

  惊尘对老友质问依然微微摇头:

  “傻兄弟,你的心思瞒不过我,对我所作的一切我又何尝不能谅解?

  芸月的选择,其实我认为是她最理智的选择。

  我不能说,对芸月始终没有动过男女之情,但那是在我刚刚失去小草时,一时而起的感情绝非真爱!

  而你,确确实实让她品味到女人应有的幸福。

  所以在芸月的事情上,你没有错,我从来也不曾怪罪过你。

  不懂及时珍惜,就必然会失去,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永远可以让人警醒。

  至于我诈死遁世,更不是因为你。

  在遇见你之前,我就早怀退隐之心,不想再问津阎浮界与混沌界之争。

  因此,起兵时我已有消灭霸灵帝,便重新归隐的打算,绝不是一时兴起。

  其实,如果不是霸灵帝咄咄逼人,我根本就不会重涉江湖。

  或许,或许小草也不会受到连累……”

  说到这里,惊尘眼角顿时浮现泪花,声音也略显哽咽。

  深知他与小草爱情悲剧的老少英雄和各路将士听闻此语,多情者不由潸然泪下,无情者也忍不住略作叹息。

  心怀情创的惊尘抹去些许泪水,突然声音转厉:

  “空海,你对我所作的一切,我当然不会计较,可是你知道你错得有多厉害吗?

  你不该迫害上古大神的同胞,将他们私自囚禁;

  你不该滥杀混沌界魔族无辜,导致他们流离失所;

  你不该兵发菩提城、古兰圣林,纵容影灵军和无畏军杀害忠良;

  你不该借无忧村与南华国交恶,趁机入侵无忧界,乃至血腥屠戮南华军民。

  仅此四大罪,你就可谓罪大恶极、罄竹难书。

  更何况,根据我的听闻,你近年来,专心发展圣灵大军,却有意偏袒各路国主,任由他们欺凌百姓,为非作歹。

  你应当知道,百姓是国家的根本,君主不过是代百姓治国的公仆。

  所谓‘民为重,君为轻,社稷次之’,你蔑视国基,舍本重末,圣灵王朝才会毁在你手中!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天下百姓,是三界苍生,是我们那些为创建圣灵王朝而血洒疆场的无数兄弟啊!

  你辜负了他们的牺牲,辜负了他们的梦想!

  我看你九泉之下如何向他们交待?!”

  披肝沥胆的斥责,让空海低头默默不语,半晌才抬首试问:“那么,惊尘,你的意思是,我们今天这一战在所难免?”

  “你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如果你认为别人没有资格制裁你,那就让我亲自动手送你上路。

  我必须要让某些人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候一到,统统要报。

  死一个空海,才能让更多空海警醒,不敢再为恶民间、作茧自缚。

  所以,兄弟,做大哥的对不起你,虽然我感觉到你已筋疲力尽,但是我还是要进行这场对你不公平的一战!”

  空海突然再次发出阵阵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叫不公平?

  你我都是行家,心知肚明,就算我精力十足,面对十五年前真正的救世英雄,我又能有几分胜算?

  灵法修为和气势度量,我又何时胜过你?

  即使我们都以全盛实力相拼,结果也不会有多少改变,而且说不定反而是给某些龌龊小人落井下石、一箭双雕的机会而已!

  不过惊尘,你我交手之后,无论我是生是死,能否帮我保护照顾芸月和雪枫?”

  百感交集的惊尘,转眼间泪流满面,他微微点头应诺:

  “空海,你放心。

  芸月是我师妹,雪枫既是我的外甥女,又是我侄女,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们,更不会让她们将来受半点委屈。

  如果,如果她们将来要为你报仇,杀你的是我,与他人无关,只要她们不连累无辜,我这条命随时可以让她们取走!”

  “惊尘大哥!”

  “惊尘前辈!”

  听到惊尘荒唐许诺,古兰军与菩提军两军将士以及“南华四卫”纷纷发出惊慌大喊,惊尘却伸手示意不必劝解。

  其实,像惊尘这样一言九鼎的大侠,既然话已出口,那么任何人都别想再让他收回。

  空海则依然是狂笑以对:

  “哈哈哈哈哈,

  好,好,好!不愧是惊尘,这才是我毕生最敬仰的绝世英雄。

  如果真有佛门六道轮回之说,待我再转世成人,还要与你这长生不老的侠客作一生一世的好友。

  所以在我们重逢之前,你绝不能死在任何人手中,记住了吗?

  今生能与你为友为敌,朕总算没有白活。

  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之中的灵帝空海竟与惊尘般泪流满面,而本为覆灭圣灵王朝而来的无数战士,此时也纷纷潸然泪下,泪水竟然是为这残暴不仁的阎浮魔头而流……

  笑声渐止,泪光依旧,空海提出了他最后遗愿:“惊尘,让我再去看一眼芸月吧,好吗?”

  惊尘默然无语,微微点头。空海刚转身,不知道又是谁嚷道:“惊尘大侠,当心这魔头趁机溜走!”

  空海虎目圆瞪,正要怒吼,惊尘已代为高声许诺:“你们放心,我信任他!如果他辜负了我的信任,我会负责到底,甚至代替他任由你们处置!”

  听到好友保证,空海报以感激笑意,随即略微摆手,竟命令影灵军尽数随他入宫。

  刚才空海独力保卫的宫门已无守卫者,却没有任何诸侯军将士再敢乱闯。

  灵后寝室外,五公子腾霄正耀武扬威地指挥留守宫内的侍卫和影灵忍者,谁敢不听话,便是“光速拳”伺候。

  目睹此景,命在旦夕的空海竟忍不住露出笑意,并对身边影王说:“怎么样,我这女婿选得不错吧?加以时日,必然又是一代灵帝!”

  对于主公玩笑,影王等人已无意应和,他们个个心情沉重,深为主公安危担忧。

  望见空海,腾霄立即闪身奔至对方面前,劈头就是一句:“我义父呢?”

  “他没事,他在门外等我,我去和你丈母娘说几句话,就会再去见他。你丈母娘呢?还好吗?”

  “哦,她只是哭,但没事,刚才还给我糖吃呐!灵后杖亩量,空海叔叔回来了!”

  腾霄的扭头高喊,无疑是完全接受了莫名其妙的称呼,虽然他根本不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空海!”听说丈夫归来,梨花带雨般面容的灵后芸月从寝室冲出,直扑丈夫怀中,赤胆忠心的老臣赵刚则紧随其后。

  “好了,好了,我们进屋再说!影王、腾霄,这里的守卫工作就拜托你们了,我有些话要和灵后单独说!”

  “是!”

  “哦,明白了!”

  影灵军和腾霄纷纷领命。

  当空海扶着灵后经过赵刚身边,他又百感交集地叮嘱:“赵刚啊,你是我圣灵王朝的功臣,我让王朝落到如此地步,我对不起你啊!”

  “陛下言重,只要臣一息尚存,必将重兴圣灵王朝,万死不悔!”赵刚老泪纵横,俯拜在地。

  空海急忙扶起股肱重臣,轻声叮咛:

  “我圣灵王朝最后国土尚在,影王会带你去,希望你能全力辅佐雪枫和她未来的丈夫。

  阎浮界落在外面乱臣贼子手中,惊尘恐怕也无心与他们纠缠。

  我预测,未来阎浮界必然四分五裂,陷入乱局。

  你可寻机辅佐新帝,卷土重来,光复我圣灵王朝。”

  “臣领旨!”

  得到赵刚应承,空海这才放心带爱妻入寝室,紧闭房门后,便将宫外所发生的异变如实相告,并希望爱妻率阎浮界圣灵王朝旧部,前往夕明界与雪枫等人会合。

  “那你怎么办?你不跟我们走吗?”

  “芸月,对不起!”空海无奈叹息,“我罪孽深重,必须给世人一个交待,才能换得圣灵王朝残部平安。但能死在我最敬仰的英雄手中,我死而无憾!”

  芸月:(怒)你,你,你怎么这么自私?你为什么不替我多想想,你死了,我怎么办?难道要让我在对你的思念和痛苦中度过余生吗?我们去求求惊尘师兄吧,你们毕竟是兄弟,我……我和他也情如手足,只要他肯帮我们,没有人可以阻止你离开!

  空海:不行,惊尘说得对,我罪孽深重,不死就不能给天下交待!何况我不死,他就没有办法正大光明地保护你们。为了你,为了枫儿,为了幸存的圣灵王朝忠臣义士,我不能不死!

  芸月:(悲痛)不,你对我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望着妻子泪如雨下、声嘶力竭的神情,空海的心在暗暗淌血,门外传来童音:“空海叔叔,杖亩量婶婶,你们怎么了?”

  空海:没事,腾霄,你丈母娘有些不开心而已,不要打扰我们谈话!

  “哦,我知道了!”腾霄满怀疑问离开屋门,他的小眼珠一转,突然飞身向宫门外奔去。

  影灵军战士以及宫廷侍卫,本来对惊尘儿子就没什么好感,也任他自由来去,根本无心理会。

  听到腾霄脚步渐远,空海才继续对妻子说:“芸月,我看腾霄这孩子惹人喜欢,就自作主张为他和雪枫定了亲。你,你不会反对吧?!”

  芸月抹去面额上的泪水,点头说:“我当然不反对,这孩子我也喜欢。可是我要你活下去,将来为他们主持婚礼,我不能让雪枫没有父亲,不能让他们的孩子没有外公!”

  空海顿时火冒三丈地大吼起来:

  “芸月,你怎么还不明白呢?

  我不死,雪枫就活不下去,那些狼心狗肺的家伙会不停对我们展开追杀,直到将我们全部逼死为止。

  惊尘也会左右为难,永无宁日!

  我已对不起惊尘十五年了,我不能再对不起他,更不能对不起你们母女!

  芸月,其实,其实我知道你很喜欢惊尘。

  如果,如果有可能,我死之后,你们重归于好吧!惊尘重情重义,定会善待……”

  “啪”的一个耳光竟打得空海略感发懵,足见当年的灵武门卯灵将尚有几分功力,但最痛苦的不是空海面颊,而是芸月心灵。

  她连连后退,疯狂斥责着丈夫:

  “空海,你说什么,你说的还是人话吗?

  从古至今,有哪个丈夫会把妻子往杀夫仇人怀里推?!

  你如果当年不是硬要从师兄手中抢到我,今天你根本不必说这些话!

  可是,你我夫妻已经十五年了,你竟然还怀疑我对师兄有私情!

  你就是因为如此鼠肚鸡肠,才会不容于三界,难道今天还不懂反省吗?”

  空海:(忙解释)不,不,不,芸月,你误会了!我,我只是想让你们亲上加亲,日后可以有所依托……”

  “不必说了,我芸月生是你空海的人,死是你空海的鬼,绝无二夫!”

  坚定誓言犹在空海耳边萦绕,芸月已将全身灵力集中在右掌,拍向自己天灵盖……

  “芸月!”因筋疲力尽却连妻子自尽都无法阻止的空海,发出撕心裂肺的悲啸,跌跌撞撞地上前抱住爱妻尸体。

  悲愤交加、悔不当初的吼声顿时充斥整座平安宫:“不,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待我!有罪的是我,不是芸月,她是无辜的,无辜的啊!上天啊,把芸月还给我吧,还给我吧!~”

  听闻此声,影灵高手和宫廷侍卫面面相觑,正要入屋查看,两道身影却早他们一步,破门而入,正是匆匆赶来的惊尘与腾霄。

  原来,刚才腾霄出宫,就是为告诉义父房门内空海夫妻怪异谈话。

  惊尘唯恐空海自寻短见,芸月也会受到刺激,便让古兰军和菩提军封锁宫门,自行闯入。

  可是,当他目睹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已然横尸当场,立即惊愕不动。

  悲伤、悔恨、痛苦、震惊交织在三界最强者心中,再度击打着惊尘脆弱的心灵。

  随着惊尘仰天长啸,饱含悲愤的热泪夺眶而出,无声滴落。

  而腾霄则扑到灵后尸体旁,开始哭嚷着让慈母般的婶婶醒来。

  平安宫的守卫者们也是惊怒不已,迅速包围住惊尘。

  但不等他们有任何动作,暂稳心神的空海,已开始向他们怒吼:“都给我滚,我……我有话要跟惊尘和他儿子说……”

  不明所以然的卫士们只有遵旨退下,并掩上房门。

  惊尘吼声渐止,沉声问:“她,她临走前,说了什么?”

  “她说,她说希望腾霄和雪枫将来能结为夫妻,你能像对待亲生女儿般照顾雪枫!”

  空海不知是怕惊尘伤心,还是别有目的,竟然第一次对惊尘撒了谎,而这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我知道了,我会完成她的遗愿!”惊尘闭上双眼喃喃回答。

  或许,这是他可以为自己曾经错过的小师妹,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既然你都答应了,我就放心了……”空海说到此处,缓缓放下妻子尸体,突然如同猛兽,将灵力集中于双掌打向依然沉浸在悲痛中的惊尘。

  眼疾手快的腾霄高喊道:“别伤我义父”,慌忙间也运足功力击向垂死挣扎的暴君后背。

  随着阵阵清脆骨骼碎裂声,惊尘才猛然惊醒,他视线前的空海口吐鲜血,似乎已无生机。

  而腾霄却惊愕地望着自己双手,他万万没有想到空海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

  “父王!”房门猛然打开,本应呆在夕明界的雪枫,却在此时闯入。

  空海虽已死相毕现,但依然勉强挤出笑容:“孩子……,你,你又不……听话……,你,怎么……进宫的……”

  “呜呜呜……父王,是我逼庚辰灵帅放我和影绣姐姐来的,你不要怪他们。我,我,我只是要来接你们回去。而且我,我不知道才离开几天,平安宫就被人设置了灵法结界,不小心破坏了,父王,你不要骂我!呜……”

  小雪枫抽泣着回答,这恐怕也是她初次向父王认错。

  “呵……,我,我什么……时候……骂过你……,以后,照顾好……自己,他,他就是,就是你的……丈夫了……”

  雪枫顺着父亲手指看去,哭得一塌糊涂的面容立时充满仇恨,因为那人正是因杀害空海而羞愧不已的腾霄。

  虽然腾霄和雪枫一样也不明白什么叫“杖夫”,但他很清楚自己对不起雪枫这好朋友。

  惊尘悲痛交加之余,心中则暗暗吃惊。

  没想到,这灵法结界,即使是惊尘解除也需要花费不少精力,而看似毫无灵法修为的小公主却能“不小心”轻松解除。

  莫非,这也是因为邪神之血作祟,让雪枫也暗藏着尚未挖掘出来的无穷潜力?

  惊尘正暗自惊疑,小雪枫的怒吼已响在耳边:“他,他才不是我丈夫,他是坏蛋,是杀害父王的坏蛋!他,啊!父王,你醒醒,醒醒……”

  雪枫的最后哭喊,意味着一代枭雄空海落下人生帷幕,他有心在惊尘手中寻死,却阴差阳错领教了未来女婿的实力,也算走得安心。

  此时,房门外也传来纷乱打斗声,很明显是其他诸侯军发现灵法结界消失,纷纷绕开古兰军和菩提军闯入。

  惊尘急忙出外以神威严饬军纪,“作贼心虚”的腾霄紧随其后,不敢再正视雪枫公主。

  在惊尘、青刃、梵天等人威慑下,闯入平安宫的各路乱军乖乖退出了圣灵朝王宫,因为他们无人有胆量向灵力更胜空海的惊尘、以及作为义军主力的菩提军、古兰军挑战。

  令惊尘意外的是,在古兰军与菩提军对平安宫的搜查中,竟然从天牢发现了最后两位“天外人”——地球韩族宇航员“金正文”与地球和族宇航员“山口芳野”,以及被他们称作“基因分析器“的神奇棍棒。

  只是,他们对来到阎浮界以后的记忆完全是空白、茫然无知,真让人匪夷所思。

  惊尘更不明白,有心置“天外人”于死地的空海,为什么会留下这两个“活口”,临终前也未曾吐露半句,一切都是那么古怪。

  不过最古怪的事情还在后面。

  战事稍息,虽然四杰九将及时赶到,妙昙方丈和明珠圣女依然姗姗来迟,至今未到。

  各路军队以八大国国主为首,又开始吵嚷着要铲除邪神余孽,其中竟然包括惊尘和腾霄。

  不知何时头脑开窍的白痴国主“雅安”,在玩弄少女之余竟然得知了“天外人”“基因分析器”的妙用,硬逼“天外人”们去证实惊尘和腾霄的元霆后裔身份,真是咄咄怪事!

  在雅安等人挑拨下,刚刚摆脱邪神后裔空海暴政的各路军民,包括曾将惊尘当作一代英雄的大部分菩提军与古兰军将士也纷纷抗议,誓死不愿阎浮界再落入元霆后人手中。

  为免意外,空海火化后的当晚,圣灵军余部,“天外人”和来自无忧界的英雄豪杰们(当然也包括“南华四卫”),在梵天、青刃、“小禅侠”玄明及亲信保护下,各自走上归乡之路。

  路上,梵天从惊尘口中得知无忧界阵亡灵帅只有甲英、乙天和丁策,大感欣慰,莫名其妙地嘀咕道:“还好,三十七师弟还活着,只是以后恐怕他会更加辛苦。”

  但梵天再无任何解释,更没有让雪枫和她手下们听到。

  分道扬镳之时,雪枫没有忘记向腾霄立下毒誓:“臭腾霄,你逼死我母后,杀死我父王,我迟早会杀了你为我父母报仇!”

  百口莫辩的腾霄竟然完全失去“无忧小霸王”的霸气,一语不发跟随义父离去,将“未婚妻”恶毒誓言置诸身后。

  他心中很清楚,经此一别,与“疯子公主”不知何时方能再会,即使重逢恐怕也真的只有兵刃相向。

  但是,他不知应如何平息对方愤怒,只能在父亲安抚下,踏入通往无忧界的时空通道。

  路上,古玄忍不住问:“义父,你和腾霄真的是什么邪神后代吗?就算是,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他们那些家伙凭什么轰他们的救命恩人走?”

  古玄的困惑也代表着此时在场所有无忧人的不平,“南华四卫”亦不例外。

  惊尘两度解救阎浮界,功不可没,现在只是因为无法选择的远祖,竟宛若千古罪人,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对此,惊尘也不过报以招牌微笑:

  “算了,没什么,世俗偏见总需要时间来消除,我本来也无心再涉足权力之争,正好借此置身事外,回家落个清闲。

  其实三界中,本来就有许多不公平的事情,即使是出身也是如此。

  有人出身权贵之家,稍加努力就可以得到穷困子弟努力终生也得不到的东西。

  有人出生天赋极高,有人出生资质平平,同样也导致他们不同的命运。

  而且这类不公平,是你天生注定,永远无法改变,结果却未必如世人所想像。

  上天给予你好出身好才能,实际上这是付予责任,让你利用自己的优秀条件,去帮助所谓弱者。

  如果你把优势只放在满足自己欲望上,而不是去造福人间,那么邪神元霆与空海就是这类人的前车之鉴,到头来轻则一无所有、落魄潦倒,重则害人害己,让子孙蒙羞啊!

  而天生条件较差者,实际上是上天有意促使他们努力奋进,他们付出的努力就是自己最大的财富,得到的尊重和成绩远胜于不知进取的天生条件优异者。

  根据大神典籍记载,在他们故乡的历史上,大凡成就非凡者,不是贫困出身,就是天生有缺陷,正因为他们知难而后进,才会流芳千苦、永垂后世。

  万物无常,世事多变,三界历史始终是在不停转变中前进。

  任何人在茫茫乾坤之中,不过是沧海一粟,所作所为但求仰天俯地、无愧于心便可,何必在意世俗偏见,徒添烦恼呢?

  对自我理想的追求、对力所能及责任感的承担,再加以今生无悔的努力、问心无愧的行事、不计个人得失的洒脱,做到这些,才能真正达到逍遥无忧的境界啊!”

  惊尘一番话,不仅让九将五杰顿有所悟,就连“天外人”和“南华四卫”也深感受益匪浅。

  武天法受教之余,素来老实的他脸上竟也现出坏笑:“不过义父啊,你这次回家可是清闲不了喽!”

  惊尘浓眉紧皱,不明长子之意,文云轩微笑解释:

  “义父,其实你养病那几天,包括怀古四神、紫薇女帝连同我岳父天鬼王等各部落首领已经议定:

  等到阎浮人尽数归国后,将把无忧界各国、各部落合为一国,只有这样才能与其他两界抗衡,保证无忧界繁荣昌盛、再无外敌敢挑衅犯界。

  而国主‘无忧君’,众人一致秘密推举义父,已成定局!”

  “这,这怎么行,怎么也没人告诉我?我可做不来!”惊尘顿感茫然,没想到过去无忧界的亲友敌人们竟然会瞒着自己做出如此重大的决定。

  重新从郁闷状态中“复活”的腾霄立刻嚷起来:“怎么不行,我看义父你不能不做!”

  “为什么?”惊尘愈加不解。

  “嘿嘿,刚才义父您说了什么,我们可是余音在耳啊!您说过,对自我理想的追求、对力所能及责任感的承担,再加以今生无悔的努力、问心无愧的行事、不计个人得失的洒脱,做到这些,才能真正达到逍遥无忧的境界啊!”

  腾霄的过耳不忘,让周围十几个顽皮的青少年武士暂且忘却近日来的苦闷烦恼,哄堂大笑起来,同时颇有节奏感地高喊着“无忧君、无忧君……”如同校场阅兵般阔步前进。

  望着孩子们与其他同伴的兴奋神情,惊尘无奈喃喃自语:“虽然这样无忧界或许可以自此无忧,但我恐怕就要从此多忧喽!”……

  根据《圣灵史志》记载:

  “圣灵王朝一十六年,圣灵第一王朝覆灭。

  众诸侯废除帝号,推举莲华寺妙昙方丈就任圣灵国师,负责统管阎浮界各国事务,并大赦天下,既往不咎,年号依然以圣灵王朝纪年。

  但因各强国阳奉阴违,让国师一职逐渐有名无实,自此阎浮界进入圣灵战国时期。

  同年,无忧界统一成立“无忧国”,由德高望重的惊尘担任无忧君,下设贤者会,以监督王权。

  废除以前无忧界各国所有年号,次年以‘怀古’纪年,以誓不忘前事之鉴。

  因此,阎浮界圣灵王朝一十七年,亦为无忧界怀古元年。

  自此,在暂居无忧国“天外人”相助下,无忧国国力突飞猛进,迅速凌驾于圣灵国之上,从此奠定了其三界王者的地位……”

  不知因为什么缘故,这本史书竟然漏记了同年另外一件大事,那就是混沌共和国第三任执政官麦克·安德森当选就职。

  新任精灵族执政官在就职演说后回到家中,恰好从父亲处得知惊尘刚刚就任无忧君的消息。

  小安德森对此不屑一顾,戏称这是“一群乡巴佬推选一个酋长”的原始部落活动。

  老安德森却语重心长地告知儿子:“你要小心啊,你我都很清楚,这‘乡巴佬酋长’非同反响。只要我们稍不留神,随时会成为继霸灵帝和空海之后,他的又一个手下败将啊!”

  对于父亲忠告,小安德森不过一笑了之,随后便前去视察安德森家族的秘密基地,尤其是去看望那七位分别漂浮在圆柱形玻璃罐中疗伤的末日天使。

  察觉小主人莅临,天使首领以弗所睁眼向主人寒暄几句,便迫不及待地询问三界情况。

  小安德森微笑着告诉忠心仆人:

  “我已成功当选混沌共和国执政官。而阎浮界彻底完了,从此必将永无宁日。

  空海余部不知所踪,但经此大败,圣灵军恐怕再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只可惜无忧界落入惊尘手中,他们现在成立的‘无忧国’将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

  我们现在准备未足,不得不忍耐一段时间!”

  “小主人,对不起,是我们无能!”

  “不要太自责,以弗所,这不是你们的错!

  你们安心养伤吧,等到我们可以正式扬威三界的那天,你们会变得更加强大、无人能敌。

  到时,还会有更多的同伴与你们并肩作战,将三界尽数揽入我们怀中,完成我祖先统治天下的遗愿!

  睡吧,你们安心地睡吧,直到我再次破印呼唤你们时刻的到来!”

  随着七天使遵命闭目,小安德森转身返回。

  当他乘坐的玻璃电梯升至出口时,无比庞大的秘密基地完全呈现在他视野中。

  望着脚下“再造异种人研究室”、“合成兽研究室”、“战斗机器人研究室”、“武器研究室”,麦克·安德森自豪之感油然而生,忍不住自言自语说:

  “惊尘,暂时让你再得意一段时间吧!不管再过多少年,总有一天我会亲自证明,真正有资格一统三界者,绝不是邪神元霆的后裔,而是智慧之神施罗德与玛丽的子孙!!!”

  (全书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帝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帝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