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猎户
海凡2018-10-12 10:242,174

  “娘,今天有肉吃了,俺打了大虫!”猎人将花豹放在门口。

  屋内的有个火炕,炕上躺着一位头发苍白的老太太,笑起来满脸的皱纹。

  “这些人是?”老太太抿着掉光牙的嘴说道。

  “在树林里遇到的,是赶路人,在家里借住一宿。”猎户说道。

  “难得来外人,但我们家只有这个炕,狗子你把那间屋子打扫下,给这两位壮士住。”老太太说完咳嗽了几声。

  “我才不要跟此人睡在一起,我也是个女人!”女卫士摘掉发髻,一头披肩长发,散落下来,竟有几分妩媚的姿色。

  “原来是个女娃子,看你这身铠甲,是当兵的吧,我们都是苦命的人啊!”老太太叹了口气说道。

  在兵荒马乱的时代,壮丁都被抓去当了兵,男性人口锐减,有些小国家抓女人去打仗也是十分常见的。

  猎人只是在一旁傻笑着,脏兮兮的脸,看不清面容,但能感到那份朴实,二话没说,默默地到另一间草屋做吃的去了。

  “你们坐吧,就当自己家一样!”老太太很好客。

  白衣女子与女卫士坐在仅有的两只木板凳上,厉云则站着。

  女卫士的脸色越来越差,身上还有刀伤,由于失血过多,摇摇晃晃,一头栽倒。

  白衣女子连忙扶起女卫士,摸了摸她的头道:“好烫!老人家,你家里有布料吗?”

  “穷苦人家,只有一些麻布!”老太太貌似被吓到了,手发抖,指着炕底下。

  白衣女子找来麻布,不顾厉云在场,脱掉女卫士的铠甲,米黄色的外衣已被染红,在腹部有一处致命的伤口,还在往外流着鲜血。

  麻布肮脏不堪,如果用它包扎只会起反效果,严重的话会引起感染。

  厉云夺过麻布,道:“我来!”

  他撕掉身上的一块布料,军队的衣服几天就清洗一次,十分干净,摸了摸腰,军刀还在,掏出打火机,在刀刃上来回烧烤,几次后,用军刀将伤口的残肉割去。

  “有疗伤药吗?”厉云问道。

  “有!”白衣女子急忙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木盒,盒子里装着黑色的药膏。

  厉云将药膏涂在伤口处,用布包扎好,抱起女卫士,将她放在炕上,老太太慌忙让出一些空间。

  “有水吗?”厉云又问道。

  老太太指了指门口的瓢,厉云又撕了一块布,用水浸湿,盖在女卫士的额头上。

  “我不方便,你用湿布擦拭她的上身,每过一小时一次,或许可以好起来!”厉云在军校学过一些医疗知识,也只能帮到这里。

  “这个……我问一下,一小时是多久?”白衣女子一脸茫然,虽然不知这个男人做了些什么,但女卫士的脸色正在慢慢好转,更让她吃惊的是那个小铁块怎么会一下就冒出火来。

  “一个小时……,3600秒!”厉云无法形容,这个姑娘看起来很文静,怎么连一小时的概念都没有?

  “抱歉,我实在不懂!你说的可是一个时辰?”白衣女子竖起一根手指。

  时辰?这可是古时用的计时法,看她们的穿着与古代极其相似,在山道上的厮杀,满地的尸体和鲜血,让厉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难道穿越了?

  “一天有几个时辰?今夕是何年?”厉云睁大眼睛问道。

  “一天有十二个时辰,今年是宣王十五年!”白衣女子轻笑道,这么简单的问题,就是奴隶也知道。

  “宣王?哪个宣王?”厉云气都没喘,继续问道。

  “周宣王啊,周朝不就这一个天子吗?”白衣女子无奈的说道,华夏大陆,谁人不知周天子,这个人可真是有趣。

  厉云只在高中的时候,学过历史,她嘴里所说的周天子是西周的,还是东周的,不能确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他确确实实穿越了。

  厉云急忙摸摸口袋,那块红玉还在,只是暗淡无光,穿越之事必与金盘和红玉有关,要想回到现代,必须找齐这两件东西。

  “你在想什么呢?”白衣女子见厉云自言自语,很是担心,这个人的穿着和言行都太奇怪了,不得不让她怀疑。

  “哦,没什么,你半个时辰给她擦下身子便可,能不能好起来,就看她的造化了!”这个时代还没有退烧药,只能用些最基本的物理疗法。

  厉云走出屋子,白衣女子正在给女卫士擦身,男人不方便在场,他好奇的走进旁边的草屋里,看看猎人在忙些什么。

  猎人拿着刀在为花豹剥皮,兽皮可是能卖上很好的价钱,但他所用的刀很钝,黑乎乎的,半天才割了很小一段。

  “你这是什么刀?”厉云走到跟前仔细一看,那刀就像石头似的,完全没有刀刃,只有形状。

  “这是村里最好的刀了!”猎人擦了一把汗,他的身躯太瘦弱,干这种活也难为他了,但为了生存,不得不做。

  周朝可没有那么精湛的冶炼工艺,青铜就是最顶尖的金属,而且很贵重,并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来!用我这把!”厉云将军刀递给猎人。

  碳钢发出刺眼的刀光,猎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他小心翼翼使用着,轻轻一划,兽皮便从肉里分割下来,很轻松,不费一点力气。

  “世间还有这么锋利的刀,哥你到底是什么人?”猎人激动的问道。

  厉云微笑着,军刀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没有必要回答,他终究是要回到现代的,在这里不过是个过客而已。

  “你的手好白好嫩啊,怎么保养的?”厉云拿起猎人的手,岔开话题。

  别说战乱的古代了,就是现代,也没有多少女孩的手生的这么好看,这双手足以胜任手模的工作,更令人惊奇的是,它竟长在猎人的身上。

  猎人放下军刀,脸上竟几分红晕,厉云不禁抖了一下,难道他是个……“玻璃”?

  厉云连忙放下他的手,尴尬的咳嗽的几声,悄悄地跑了出去。

  正巧白衣女子从屋里走出来,甩了甩细嫩的手道:“擦完了,你可以进去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战乱的齐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周麒麟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