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战乱的齐国
海凡2018-10-12 14:552,205

  白衣女子满身的绫罗绸缎,女卫士又以小姐相称,定是个有身份之人,她肯放下主人的架子,去救自己的护卫,也算是心地善良,想要找到金盘,有些问题就必须搞明白,问她应该稳妥。

  厉云搬了一个凳子给她坐着,自己蹲在地上道:“我有一些问题,不知你可否为我解答。”

  白衣女子可谓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比现代任何一个女明星差,像这种女神,平时都是遥不可及的,怎会理睬他这种屌丝,而且她有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厉云一开口便后悔了。

  “看在你救小凌的份上,说吧,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白衣女子轻笑道。

  那笑容实在迷人,看得厉云心慌慌的,他平复了一下心情道:“这是哪里?”

  “褒国!”

  “褒国?”厉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国家。

  “姜齐的附属国,齐王将此地封给了一个功臣!”

  “也就是说这里实际上是齐国?”

  “也可以这么说。”

  厉云想起战国七雄里,有一个国家叫齐国,难道这个时代是战国时期?

  “那齐国是不是在跟其它的国家打仗?比如秦国、楚国什么的!”厉云试探性的问道。

  “哪来的秦国和楚国啊!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光是姜齐,大周的170个诸侯国都宣誓效忠于周天子,中原土地都是大周的领土!”白衣女子说到这里,情绪激动起来。

  春秋战国,周天子的权力已经被架空了,但这个时代周天子还统治着各个诸侯国,厉云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应该就是西周了。

  “我听老婆婆说,连年战乱,难道周天子就不管吗?”厉云又有一个疑问,既然诸侯都属天子管辖,应该没有战争才对。

  白衣女子踌躇了一下,似有顾虑,这个男人很古怪,不属于她见过的任何一类人,在不确定身份之前,不知该不该说。

  “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齐王在三年前病死,国叔管真与太子子恒争位,已经内战多年,所以姜齐已经经历了三年的战乱,我只能说到这里!”白衣女子不想再说,站起身子,走进屋里。

  厉云的问题似乎对白衣女子有所触动,从她的眼神之中,就可看出一丝忧虑,问多了也没用,这个时代与他毫无关系。

  天很快黑下来,猎人把花豹分割的差不多,烧了一锅开水,将花豹的一只腿扔了进去,又放了仅存的一些米粮,就这样炖了起来,什么佐料都没放,也不能怪他,这个村子实在太穷,连盐巴都吃不起。

  白衣女子坐在女卫士身边,细心的照顾着她,就像姐妹一样。

  厉云则坐在门口的一块大石头上,遥望着天空的星星,同样的星空下面,已是物尽人非,一轮圆月孤孤单单的挂在星空上,月亮里浮现出林岚的脸庞,伸出手想要触摸,那张美丽的脸却化为点点月光,倾洒在地面上,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心如刀绞。

  不知林岚现在是生是死,身在何方,他们能否还能重逢。

  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厉云心寄着她,被几千年的轮回阻隔着,要想突破,就必须找到金盘,这里是哪里?这里是哪个时代都不重要。

  猎人忙完走出草屋,等这锅饭煮熟还需一刻钟,见厉云一人坐在大石头上发呆,便走了过去。

  “哎!你在干什么呢?”猎人坐在旁边。

  厉云擦了擦泪,往边上靠了靠,保持一段距离,这个猎人的身形和言行很像一个玻璃,让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屋里,老太太竟与白衣女子闲聊起来,她的腿瘫痪,不能下床,与猎人相依为命,家里很少来人,见到外来人,特别是像她这样的美人,更是十分热情。

  “拟村四处荒凉,战乱不断,我看你也是大户人家,怎么来到这么偏远的地方?”老太太已是黄土埋到头顶的人了,也不在乎什么身份了。

  白衣女子并没有因为老太太是贫农而嫌弃,耐心的回答道:“燕城被叛军占领,外来人进不了城,也只能绕道前行,我在山道上遇到了强盗,受到洗劫,只能暂到婆婆家里躲避!”

  “那群山匪可是害苦了我们,狗子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的粮食,八成都交给了他们,剩下的两成还要给官府交税,再剩下的根本不够我们娘俩吃的,幸亏山中有不少野兽出没,靠着打来的猎物,才勉强度日!”婆婆说着说着,悲伤起来。

  “山匪这么猖獗,官府不管吗?”白衣女子愤慨道。

  “官府哪管的了,褒国还没有一座城池大,军队不到千人,山匪盘踞在白虎山已有十余年,少说也有四五百人,听说都是些逃犯和逃兵,官府怎会为了区区的几个小村子,冒着被灭国的危险呢?”老太太倒是对国内的情况很清楚,不像是一般的贫农。

  “婆婆,你怎知道这些,我看你的眉目清秀,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吧?”白衣女子猜测道。。

  “姑娘说的正是,我年轻时,是王宫里的丫鬟,因为犯了事,逃离了王宫,就在十年前,我在小河边捡到了饿晕了的狗子。”老太太依稀回忆道。

  “那狗子不是您亲生的吗?怪不得看起来一点都不像!”白衣女子惊讶的说道。

  “是!自从六年前,山匪强占了我们村子,狗子就一直以灰涂面,不以真面目示人,就连我也不认得他现在的模样了!”老太太忧伤的说道。

  “怪不得他脏兮兮的,原来是故意而为之,婆婆就这么一个养子,被抓去当兵丁,也就没有了依靠,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白衣女子见老太太哭的伤心,安慰道。

  “狗子是个女子,我让她这么做,也是不想被山匪抓了去祸害,这附近几个村子上的姑娘都被山匪……。”老太太哭的更伤心了。

  白衣女子恍然大悟,那个射死花豹,救了他们性命的猎人竟然是个女人,怪不得看着这么羸弱。

  帮助中心| 联系客服|关于我们|诚聘英才|版权声明|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阅文集团 版权所有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山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周麒麟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