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山匪
海凡2018-10-14 20:022,506

  猎人单手拖腮,一缕发丝低垂在眉梢,那张脏兮兮的脸,颇有几分柔美,她的动作都是娇柔,肮脏的身体,竟散发出一种体香,厉云沉醉其中,只是一会,就立即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了?我竟然会对一个男人的感兴趣?”厉云深深地为刚才的行为懊恼。

  “哥哥,你有名字吗?”猎人转过头看着他。

  猎人的眼睛,明净清澈,灿烂若星,如同一泓清泉,又如晶莹剔透的水晶,让人看一眼,就会深陷其中。

  这么勾人的眼睛,竟生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厉云的不由得心跳加快,难道自己的性取向变了?

  正当犹豫之际,厉云的眼睛迅速回避,微微朝下一看,那对洁白如雪的双峰,隐匿在麻衣之中,由于视角原因,透过衣领可以隐隐的看到。

  “你是个女人?”厉云惊叹道。

  猎人穿着一身粗大的麻衣,什么样的身材都看不出来,一开始只觉得他的身子很瘦弱,没想到却是个女人。

  “恩!”猎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么她的言行都能解释了,厉云长舒一口气,还好自己是正常人,听猎人的声音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花豹少说也有百斤重,这个瘦弱的少女竟能一路抗到家,她为了这个家,所做的事,完全不输于壮年的男人,厉云由衷的敬佩。

  “我叫厉云,很高兴认识你!你叫什么名字?”厉云很有礼貌的说道。

  “我……我们都是低贱的贫农,只有贵族才有名字。”猎人支支吾吾的说道。

  西周还处于奴隶时代,等级制度十分森严,贫农只比奴隶高一级,稍有犯错,就会沦为奴隶,大字都不识一个,怎会有名字,彼此之间都以小名相称,一个姑娘,叫狗子也太难听了,反正厉云是叫不出口的。

  “那我给你起一个吧!”厉云轻笑道。

  “好啊!好啊!”猎人开心的笑着。

  “你生在褒国,住在拟村,就叫褒拟吧!”厉云也想不出什么好名字,只能以地名来起,总比叫狗子强。

  “我叫褒拟!我有名字了!”猎人在原地跳了起来。

  虽然她不会跳舞,只是胡乱在院子里转着圈,但那柔美的步伐,实在令人沉醉,那脏兮兮的脸下到底是怎样的一番容貌,使人浮想联翩。

  刚来到这个时代,就看见了一个大美女,白衣女子的身影不停的浮现在眼前,厉云还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男孩,只在快死的时候,行了一次男女之事,对这种高贵的美女完全没有抵抗力,他用力的锤了锤头,他不属于这里,只有林岚才是最真实的,是自己唯一所爱。

  “哥哥,我的名字怎么写?”褒拟轻柔的跳到厉云跟前。

  厉云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了两个大字“褒拟!”,这个时代的文字根本不认识,只能教她简体字了。

  褒拟调皮的抢过树枝,依葫芦画瓢,在下面也写了这两个字,她很聪明,没有一笔是错的。

  “对吗?”

  “对!”

  草房冒出了滚滚白烟,褒拟大叫一声,跑了进去,最后端了一口大锅出来,拍着微微隆起的胸脯说道:“还好没烧糊!”

  厉云上前帮忙,两人一起将大锅抬进屋里。

  掀开锅盖,一股肉香味充满整个房间。

  “家里太穷,没有碗,平时我和娘,都是用大锅吃的,我手脏,你们先吃吧,我最后吃!”褒拟知道自己脏,默默地站到一边。

  “哪有客人先吃饭的道理,一起吃,我们不介意!”厉云将褒拟拉到凳子上,撕了一块肉给她。

  白衣女子是大户人家,有些不情愿的走过来,既然有人先开口了,她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个脏脏的小女子才是主人。

  “娘!狗子喂你吃肉!”褒拟一口也没吃,小跑到老太太身边,细心的喂娘亲吃肉。

  “老婆婆,你的女儿太孝顺了,只是身上有点脏,为何不让她好好清洗一番,一定是个好看的姑娘,将来嫁个好婆家,多一个人来照顾你!”厉云调侃道。

  白衣女子小声的说道:“她是老太太的养女,白虎山上有山匪,这么做也是在保护自己!”

  厉云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不能以现代人的想法去理解这个时代的事情。

  “我也想啊,十六岁正是当嫁的年龄,但山匪在此一日,就没有姑娘逃的了他们的毒手,狗子天天以灰摸脸,也是迫不得已的。”老太太哽咽着说道。

  “娘,我有名字了,叫褒拟!”褒拟激动的说道。

  “一定是这位公子给你起的吧,一看他就是有学识的人。”老太太吃了一口肉说道。

  西周有学识的人都是名门大户,代代相传,数量很少,白衣女子这才仔细打量着厉云,他的身上确实有与众不同之处。

  “这位公子,你的名字叫什么,师出何门?”白衣女子开口道。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厉云,师出A市军事学院!”厉云没有隐瞒,反正她也搞不懂。

  “A市军事学院,我饱读诗书,怎么从来没有听过?”白衣女子皱起眉头。

  “你还未说自己的名字呢!”厉云打断了她的对话。

  “我……叫我念柔好了!白衣女子犹豫不决,似乎有所隐瞒。

  念柔有过目不忘之能,几乎读过所有的竹简书,就是找不出“厉”这个姓氏。

  正当思考之际,草屋的门,被一脚踹开,两个凶神恶煞的壮汉撞了进来,腰间都别着刀。

  看这两个人的面相穿着绝非善类,白衣女子的袖口里藏着一把细剑,顺着衣摆滑落到手心,随时出剑,厉云则握紧拳头,蓄势待发。

  “他们是山匪。”褒姒小声说道。

  “这个月的粮该交了。”山匪甲奸笑道。

  “大爷!我们上个月刚交过,如今一粒米都不剩,求求你们,下个月我们一定交上。”老太太哀求道。

  山匪乙一把从床上拎起老太太,重重地将她扔在地上,褒拟连忙上前搀扶。

  “不交,这就烧了你的房子。”山匪乙恶狠狠的说道。

  “畜生!”念柔一剑刺上去,却被山匪甲挡了下来。

  两名土匪都看直了眼,口水直流,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子,慢慢地朝着念柔走过来。

  “小娘子!粮不要了,只要跟我们快活一晚就行!”山匪直勾勾地看着念柔。

  “放肆!”女卫士被响声惊醒,拔出剑刺了过去。

  虽然受了重伤,但还有几成功力,一剑就刺穿山匪甲的心脏,鲜血喷了一地。

  土匪乙见状,拔出刀砍去,被女卫士一脚踢出门外,从地上爬出来,就往村外跑。

  “不能让他回去!”褒姒迅速拿上弓箭,站在门口,一箭射去,但山匪已跑远,并没有射中。

  “完了完了!”老太太坐在地上哭道。

  杀死这两个小喽啰,山匪肯定不会放过拟村,村子将被屠杀。

  “弟兄们快过来!有人杀了我们的弟兄!”山匪乙边跑边喊道。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杀死山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周麒麟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