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引诱
海凡2018-10-16 14:312,154

  厉云怕山匪怀疑,准备了一段说辞,没想到事情进行的这么顺利,看来是用不上了。

  “大人!我们这里还有酒!”厉云使了一个眼色,躲在后面的村民,战战兢兢的把十几坛酒抬了上来。

  “快给爷满上!”独眼不耐烦的说道。

  独眼是最残忍的山匪,村民亲眼看见他杀了邻村的几个交不上粮的人,手都是抖的,酒水洒到了独眼的衣服上。

  “往哪倒的!不长眼吗!”

  独眼怒气冲天,拿起腰后的皮鞭,不停的抽打着村民。

  厉云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仅仅是洒了一点酒,山匪就毫不留情的往死里打,村民不敢闪躲,生怕再次激怒了山匪,引来杀身之祸。

  厉云紧紧的握着拳头,还有几十发子弹,灭掉这群山匪足够,但他们的后面,还有更多更恶的山匪,必须留着保存实力。

  厉云强忍着怒气,这本就是弱肉强食的时代,低贱的贫农在山匪的眼里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肆意玩弄和欺辱,这里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奴隶和贫农被随意屠杀,而不必付出任何代价,军队和衙役不过是维护奴隶主和贵族的工具,但他只能默默接受这一切,因为这是历史,人类文明必须经历的黑暗时代。

  至少在离开这个时代之前,杀掉这帮穷凶极恶的山匪,既然遇到了,就不能袖手旁观。

  “大爷消消气,打死了他们,以后就没有粮收了!”厉云堆着笑脸迎上去。

  或许是有点道理,又或许是打累了,独眼把鞭子一收,端起一碗酒猛喝起来,手下的喽啰见状,对着一桌的饭菜狼吞虎咽。

  这群山匪是一点戒心也没有,根本不相信贫农会做出什么反抗的行为,因为他们没有这个胆,杀死他们易如反掌,更不用说毒药了,就连山匪也没有见过毒药长的什么样。

  村民的身上满是鞭子留下的血痕,躲在角落里轻声的哭泣着,而另一边的山匪在庆贺,这次收的粮比以往的都要多,拉回山寨,帮主定会有赏。

  十几坛好酒,不一会就被喝的一干二净,山匪个个面红耳赤,再加上一路的劳顿,夜深了,全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尤其是独眼的呼噜声最为响亮。

  几朵黑云遮住圆圆的月亮,正印证了那句话:“月黑风高杀人夜。”

  这群山匪怎么也没想到,后山的乱坟岗里,还埋着十几具同伴的尸体,他们也将埋在那里。

  厉云推了推独眼,试探性的说道:“大爷?大爷!”

  没有任何反应,睡得正香,厉云招了招手,示意村民过来,村民从厨房里拿出藏在稻草堆里的胡戈,这是从战场上的死人堆里捡来的武器,形似长矛,枪头是横着的,就像加长版的锄头,枪头用青铜铸造而成,可以拿到集市上卖钱,但这种交易是禁止的,只能在黑市上进行,所以,这几把胡戈在村里放了很久。

  胆怯的村民,还未走到山匪的面前,胡戈就从手里掉了下来,也不能怪他们,杀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是凶残的山匪,当初,厉云面对怪物的时候,也是胆战心惊。

  村民不敢再往前一步,捡起胡戈又重新躲到了角落里。

  还是太勉强了,厉云打算自己做,提着军刀一步步接近独眼,手心冒着冷汗,他也是第一次杀人,怪物比山匪可怕数倍,但那种下刀的感觉,完全不同。

  脖子是最靠内的部位,目标小,人体也会本能的去保护,同等实力的对手,抹脖子的概率很小。

  心脏相对靠外,眼力顾及不到,展开攻势的时候,容易暴露给对手,但刺穿它,需要精准的速度和力量,普通人一刀往往会刺偏,或是被盔甲挡在外部。

  独眼正在梦乡之中,厉云把军刀架在他的膀子上,轻轻一划便能让他去见阎王。

  我是军人,不会杀人的军人算的上什么,如果他不死,今后会有多少无辜生命毁在他的手里,厉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就像切菜那样,一刀划过,用麻布堵住独眼的嘴,使之叫不出声,他在剧烈的挣扎,鲜血像喷泉一样涌出,溅湿了厉云的军服,两腿一蹬,顺势滑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厉云回头望了望村民,他们十分吃惊的看着自己,下巴都快张到了地上,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着胃,肚子更是翻江倒海,但他强忍着,没有呕吐,想要回到现代,回到军营,不知还要经历多少的艰难险阻,在人命如草芥的奴隶社会,杀戮随处可见,必须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别人可以做不到,但他不行,因为他是军人。

  “你们来!”厉云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

  村民摇摇头,还是不敢。

  厉云叹了口气,受人奴役的思想已经深入他们的脑中,没有任何反抗的意识,一时间改变,是很难的事情。

  “一切因我而起,也因由我来结束!”

  厉云提着沾满鲜血的军刀,朝着其余的山匪走去。

  “让我来吧!”女卫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身上有伤,还发着高烧,怎么从山里下来了?这里不需要你,你回去休息就是!”厉云看着女卫士十分虚弱的样子,有点担心。

  “你是第一次杀人吧?我当初也像你一样,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和惊慌,我是小姐的贴身卫士,怎能躲起来,小姐的安全比我的性命还重要!”女卫士很郑重的说道。

  古代把承诺和誓言看得很重,不像现代那么虚伪,满嘴的谎言,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不在少数,厉云很理解女卫士。

  “我们一起吧!”厉云在这个时候怎能退缩,还有十余名山匪,以女卫士虚弱的身体,很勉强。

  女卫士二话不说,拔出利剑,对着醉倒的山匪斩下去,动作干净利落,连溅血的声音都极其细微。

  厉云只能依靠麻布捂嘴,拿刀的手,还是抖个不停,杀了几个山匪后,已是气喘嘘嘘,杀人也是个力气话,更重要的是他的心理还是承受不了如此重的杀气。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黑斗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周麒麟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