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秘洞穴
海凡2018-09-25 09:172,193

  炽热的鲜血瞬间被风雪覆盖,在脸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那份寒冷直达心魄,唤起无限的恐惧。

  卢班长大口吐着鲜血,没有任何气力反抗,怪物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卢班长的身体,唾液在军衣上结冰,它像是在品尝猎物的味道,但这层厚厚的衣服,隔着肉体,令它非常恼怒。

  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卢班长的头颅,想要一口吞下,卢班长默默地闭起眼睛,他知道,这次在劫难逃。

  千钧一发之际,从卢班长的身后,射来几发子弹,正中怪物的头部,厉云颤抖的手,扣动了扳机,他最终还是克服了内心的恐惧,战友在自己眼前惨死,不论是谁,都无法忍受。

  怪物收回爪子,抱着头,痛苦的在地上哀嚎,看来爆头带来的杀伤远比击中身体来的致命。

  厉云立即上前,背起卢班长,就往桥的另一端奔跑,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进行百米冲刺,终于踏上了另一端的雪地。

  怪物还在哀嚎着,但没有死亡的迹象,谁也不敢肯定它会不会再次痊愈。

  “炸掉木桥!”卢班长喘着粗气,艰难的说道。

  厉云扔出一颗手雷,在怪物的身上爆炸,强大的爆炸力,将木桥炸成三截,怪物连同碎木和积雪,一起坠入万丈雪崖。

  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极寒的风雪始终是他们摆脱不掉的,生存的几率仍然渺茫,没有了雪地摩托,他们也只是等死而已。

  三道贯穿右胸的大口子,不断的向外涌出鲜血,卢班长已经意识不清,一头倒在厉云的怀里。

  幸亏是右胸,要是左胸的话,肯定当场死亡。

  厉云打开医疗箱,给卢班长做了包扎处理,这么恶劣的条件,也只能这样,生死只能听天由命。

  厉云背起卢班长继续往前走,与其坐以待毙,等待死亡,不如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或许还有生还的可能。

  果不其然,只是走了几百米,厉云便看见一个山洞,洞口被积雪盖住了半边,他兴奋着,一头钻进洞里。

  洞内一片漆黑,厉云踩在地上,听见了“咯吱”一声,好像是树枝折断的声音,他放下卢班长,从背包内拿出手电筒,照亮了岩洞。

  洞口很小,但里面的空间却很大,地上都是干枯的雪松枝条,想必是被风雪吹进来的吧。

  厉云捡了一堆,打着打火机,点燃了这堆枝条,以缓解僵冷的身体,待手脚能够自由活动时,他掏出地图,上面详细的描绘了边疆线上的各个据点,但就是找不到这座木桥的所在。

  又掏出指南表,表针在高速旋转,根本看不清指针的影子,厉云迷茫了,别说回军营,就是自己身在何处,都无从知晓。

  卢班长身受重伤,再拖延下去,必死无疑,厉云试着朝里面走去。

  岩壁上刻着精美的壁画,由于年代久远,有的已经掉了色,地下出现一些脚印,在未融化的冰雪上依稀可见,厉云顺着脚印继续走。

  前面是一堵石墙,石墙中央有一个破洞,炸药的碎片还散落在雪地上。

  有人使用炸药将石墙炸出一个洞,厉云的第一感觉就是盗墓的摸金校尉,但这荒无人烟的冰天雪地,哪来的墓地,古代人不都讲究风水宝地的吗,谁会葬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厉云背起卢班长,硬着头皮朝着破洞内走去,哪怕有一线生机,也要一试,希望能遇到传说中的摸金校尉,离开这个鬼地方。

  眼前是一道石阶,两排古代士兵的石雕分布左右,栩栩如生,好像活的一般,月光顺着岩窟洒在中间的石道上,竟有几分神秘色彩。

  石道中心是一处半个篮球场大小的石台,石台的地面刻着一些未知的文字,又或者像是某种符咒,四处没有任何出口,雪水顺着石缝,“滴答!滴答!”的落在地面,一点一滴的敲打着厉云那根紧绷的心弦。

  这副景象貌似在哪里见过?厉云赶紧掏出口袋里那张褶皱的地图,这是在那人身上搜出来的,其中一个红圈圈起的地方,就是此处。

  厉云顺着提示来到石台的东方,那里有一块石板,石板上仿佛少了一块,椭圆形的,与那块红玉上的纹路一模一样。

  厉云拿出红玉,红玉正发出耀眼的红光,石板转动一下,在石台的中央开启一个地道。

  “原来那人来过这里!会不会他就是摸金校尉?”厉云自语道。

  走过长长的地道,到了一个开阔的空间,一股腐臭味迎面而来,伴随着“吱吱”的声音,好像是老鼠的叫声。

  厉云举起手电筒,朝远方搜寻,看见了几个黑色的影子,立即架起步枪,慢慢地走过去。

  透过微微的光亮,厉云看到七八只狼狗正在啃食地上的肉体,那副白骨,正是人类的骨架,还有一些尸体是其他动物的。

  厉云倒吸一口凉气,人类的尸体不止一具,还有两具尸体的脸还在,血肉算是新鲜,看来刚死不久,手枪和冲锋枪还掉落在一旁。

  “狼狗”被光亮惊到,凶残的眼睛发出绿光,死死的盯着厉云。

  这哪是“狼狗”,而是一群巨型老鼠,体型与狼狗相仿,才让人错认为狼狗。

  “嘶!~”巨型老鼠露出一排尖利的獠牙。

  今天真是怪事一桩接着一桩,先是人变的怪物,接着又是巨型老鼠,注定是个多事之夜。

  巨型老鼠发出低吼,似乎十分忌惮厉云手中的步枪,地上也有不少巨型老鼠的尸体,还有许多的弹壳,这里肯定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巨型老鼠惨胜。

  山泉在脚下,缓慢的流淌,厉云的鼻子被冻的没有了知觉,即使多么浓重的血腥味,也闻不到,他深咽一口口水,紧握枪托,准星始终对准着凶残的巨型老鼠,它们尖利的牙齿上还残留着肉渣,唾液与鲜血混在一起,从嘴角留下。

  只有八只巨型老鼠,厉云轻轻的蹲下身子,将卢班长腰间的两个步枪弹夹取下,尚不知巨型老鼠的跑速如何,几十米的距离,以步枪的射速能不能全部击中,不论结果怎样,也只有殊死一战,这是唯一选项。

继续阅读:第六章 偶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周麒麟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