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巡逻之夜
海凡2018-09-23 18:042,466

  白雪皑皑,一望无际的冰天雪地,这里是北部最寒冷的地方,也是祖国最北段的边疆线。

  此处有一所军营,时刻守卫着边疆的安全。

  极冷之地,白昼很短,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黑夜就占了十六个小时,还有两个小时天就要天黑了。

  在军营的3连8排宿舍中,厉云正捧着一本军事技术书籍翻看着。

  北疆的春季很短,那时,会看见雪松在冰雪中长出嫩绿的树叶,一片一片,别是一番美景,但军营里的战士接触的更多的是凛冬,最寒冷的时候,气温达到零下二十几度,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任何的户外活动都会停止,战士们在闲暇之余,也只是打打牌,唱唱军歌,聊聊天之类的,有身体健壮的战士,也会出去跑跑步,厉云经常能从宿舍里,听见外面战友们的呐喊声,他们围着军营跑上几圈,高亢的喊声能暂时的让他们忘却寒冷。

  但厉云只喜欢看书,特别对军事方面的东西感兴趣,这也许跟他的专业有关系,在军校的时候,学习过各种的军事理论,各种武器装备的技术参数,古今中外的一些重大的军事战役,也会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校友讨论半天,在那个冷兵器时代,战术和谋略的运用显得至关重要,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唯一的遗憾就是至今为止,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刚刚毕业,就参了军。

  按常理讲,从军校毕业的学生,除了自己在社会中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外,更多的是进入军队工作,军官、后勤、技术人员,像厉云这样,直接入伍,站在最前线的毕业生少之又少,也许是性格、又或是家境,厉云默默地接受了。

  厉云的家庭并不是很好,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上军校的学费还是问邻里亲戚们借的,虽然这里的环境恶劣,但拿到的津贴很多,他会留下一小部分,用于日常开支,其余的都寄给家里,毕竟还有一个弟弟要上学。

  “喂!再过二十分钟,我们就要接班了,小厉别看书了,做好交接准备!”卢班长推开门说道。

  这是他们的班长,班里六名士兵,分三组,在边疆线上走上几个来回,一个连一百多人,要日夜守卫着漫长的边疆线,是一份很艰巨的任务,战士们一点也不敢怠慢,保卫国家的安全是军人的职责。

  7班的巡逻范围有十几公里,班里有6人,实行轮班制度,每个小队两人,八小时后一换岗,毕竟寒冷的冰雪地,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人还是需要休息的。

  厉云合上书本,穿上衣服,洗了一把脸,走出宿舍,即使穿上厚厚的军大衣,乍一出来,还是被冻的直哆嗦。

  “适应一段时间就好了!”卢班长来到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新兵都是这样,让身体适应寒冷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厉云只来到这里四个月,还是没有从南方温和的气候中缓过来。

  “卢班长,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这么冷的天,你只穿了一件毛衣,不冷吗?”厉云穿了三件毛衣还是觉得透心的冷,而卢班长一点也不觉得。

  “我可是在这里当了四年的兵!一开始也像你一样,冻的跟冰棍似的,不过经过几年的历练,现在是皮厚肉糙,有时连军棉袄都不用穿!”卢班长满脸的笑容。

  卢班长别看只有二十六岁,行事作风却十分老道,班里的战友都喜欢叫他卢哥,这样显得亲切,而厉云是新兵,尽管卢班长多次提醒只要叫他哥就好,但厉云始终不好意思叫出口,因为他与卢班长之间还不是特别熟悉,况且军队是庄严的场合,在营里其他班的战友面前,还是应该保持严肃,这也是对军队的尊重。

  两人走到弹药库,士兵们的所有武器统一保管,每人有一个小铁柜,里面锁着单兵的标准武器装备。

  卢班长签完字后,管理员打开铁柜,将两套巡逻装备放在台前。

  “路上小心,安全第一!”管理员微笑道,每一组来此提装备的战士都会获得这句话。

  每天都会听到,但今天却有种奇怪的感觉,厉云没想太多,仔细检查03式自动步枪,和07式手枪,确认无误后,再在单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军队的枪支管理很严格,细微到每颗子弹的消耗,都要写明原因,为什么放的枪,放了几枪,点清子弹无误后,才算通过,否则要受纪律处分,不过至今为止,班里谁都没有开过一枪。

  卢班长早就装备好,在门口等待,厉云是新兵,什么装备该放在什么地方,还不是很熟练,多花费了一点时间。

  03式自动步枪的最大特点就是轻便,只有0.3千克,配备三梭弹夹,这对于巡逻的士兵来说,减轻了不少负重。

  07式手枪配备两个弹夹,另外还有两颗手雷,一把碳钢军刀挂在腰间,这是单个士兵所有的火力。

  背包里放的都是一些保暖的户外用品,当然医疗药品也是必不可少的。

  军营的广场上车声轰鸣,想必是小王和老邓回来了,卢班长带着厉云朝着广场跑去。

  “让你们久等了,小厉是新兵,动作稍微慢点。”卢班长很和蔼的解释道。

  “没事,我们也是刚到!听说今晚有暴风雪,你们尽快回来,营里特批,最后一班只需巡逻两个小时,这是临时决定,我们也是刚从其他的战友那里听说,正式命令应该很快就下达!”老邓在营里人脉最广,什么通知都是第一时间知道,比卢班长还快,要不是受过伤,恐怕班长的位置还是他的。

  两个小队交接完后,卢班长骑着雪地摩托带着厉云,向着边疆线的方向驶去。

  一切如常,在穿过一片干枯的雪松后,卢班长将雪地摩托停在了小瓦房边。

  这个只有几平米的瓦房,每个班都会盖一间,茫茫的雪地,天气变化无常,随时都有下大雪的可能,瓦房就成了躲避风雪,暂时歇脚的地方,也能做为一个路标,让战士们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回营地要走哪个方向。

  瓦房内还有些木头,卢班长点燃木堆,顺势借个火,抽上一口烟。

  军队禁止抽烟、喝酒,也只有在节假日的时候,才允许,卢班长可是个老烟鬼,在这个荒无人烟,极度寒冷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买的到烟,所以每年回家探亲,他都会偷偷带几条回来,在宿舍或是巡逻的时候,偷偷的抽上几根。

  厉云是烟酒不沾,这也省去了卢班长不少包烟,否则见者有份,老邓和小王就分掉了卢班长将近一半的烟,所谓拿人的嘴短,班里的所有人都抽烟,也就没人去营里举报。

  自从厉云来了以后,卢班长就特别爱跟他一起巡逻,因为不抽烟,对自己的违纪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几个月下来,能节省不少包烟,否则,又要请假到几百公里的小镇买。

继续阅读:第二章 神秘男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西周麒麟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