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
王小九2018-09-22 00:121,665

  大姑死的第三天,父亲打了母亲。

  因为家庭原因,我心里对此没有任何的悲伤,就像听到隔壁老王死了一样。

  这是母亲对我洗脑的结果。

  二十一年前,母亲在以爷爷为首的“男方家庭”全部成员都极力反对的情况下,他们结婚了。

  莎士比亚说,真诚的爱情之路永远不会是平坦的。他们结婚以后,母亲和爷爷——或者说是“男方家庭”全部成员都结了仇,爷爷、奶奶、大姑、二姑、大大。母亲独自一人应战,父亲两面受难,争吵不断,生活异常辛苦。

  我妈心眼小,是那种被骗五毛钱能问候对方祖宗三天三夜的人。当然,我妈作为一个一百五十斤的弱女子,无法用什么暴力手段复仇,所以她经常给父亲施压。父亲无法偏袒谁,母亲一个人生气也没用。于是她开始培养战友,将那些“恶人”的恶行告诉她的后代——也就是我,希望我能和她一起抗衡。

  母亲从不错失教育我的机会,除了没事就告诉我以前她受的种种苦难以外,还经常延伸各种话题,哪怕我说隔壁小孩长的乖巧可爱,她都会不时时机地说:“你小时候比他还可爱,但你亲爷爷一下都没抱过你!”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从不管是当着父亲还是邻居的面,都照说不误。中国人信奉“家丑不可外扬”,但我母亲却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的家丑。因为在她看来,“家丑”是别人家的,不是自己家的。父亲时常被母亲说的下不来台,两面受苦,当不好儿子,做不好丈夫。

  在母亲的辛勤教育下,我果然对那些“恶人”产生了些许敌意,这些敌意使我从小感受不到家庭其乐融融的温暖,仅仅是有血缘关系而已,谈不上什么感情。我经常羡慕那些家里关系融洽的朋友,那种滋味很难受,就像《爸爸去哪儿》中不能吃糖果的joe一样。本该有的美好却被现实无情的剥夺。

  大姑去世,父亲作为其弟,并且是家中长子,理应要去。而母亲依然怀恨在心,坚决不去,并不让父亲带我去,只给了父亲不到一百块钱,说随便买点东西就赶紧回来。

  晚上父亲肿着眼睛回来时,母亲不高兴了,因为他丈夫珍贵的眼泪给了她的仇人。吃饭的时候我们一家都很安静,我闷头扒着碗里的饭,偶尔抬头看看《都市报道》里人们因为鸡毛蒜皮的扯淡事而大打出手。

  饭后母亲问父亲要钱说去买东西,父亲哑着嗓子说没了。结果母亲就开始埋怨父亲不会赚钱光会花钱,又数落大姑前的种种不是。

  他们开始吵,我躲在屋里哭。

  接着听到桌椅摩擦地面产生尖锐的刺耳声,父亲推了母亲一把。我出去的时候正好看见父亲扯着母亲的头发打了一巴掌,声音响彻屋子,我心里打颤,那种场面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不啻于新兵打仗时的发怵。我挡到他们中间,被一把拨开。

  家里的矛盾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他们边骂边打,我只能哭着去找舅舅。

  舅舅他们来才把他们拉开,大舅问父亲缘由,父亲边抽着劣质烟边说,不一会哭了出来。那是我第一次见父亲哭,哭声从沙哑的喉咙里出来,像斗败狮子的哀吼,凄惨,又悲凉。成年男人的泪最刺痛人,因为每一滴泪的背后都是无尽的心酸。

  姨夫叹口气给父亲递烟,父亲欠起身子接,我看见他大腿内侧的裤子被扯开一条大口子,很滑稽,在平时我一定会笑话他,但这一瞬间竟感觉被什么狠砸了一下心脏,疼的厉害,跑到屋里用被子蒙着脑袋放肆大哭起来。

  大人们的事我是没资格参与的,我当时悲观的认为,我只是他们整个婚姻生涯中必不可少的产物,必不可少并不代表举足轻重。母亲之所以对我好,是因为我是她的“战友”。

  是的,我恨我母亲。

  她对我从小的教育使我一辈子不能体会到亲情的美好;她小肚鸡肠,父亲的亲姐姐死的时候她都不去吊唁;父亲的亲姐姐死了只给他不到一百块钱买慰问品;她从不替别人考虑,甚至是她的丈夫;她甚至不会反省,她的教育对她的儿子以后的人生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恨她。

  他们最后没有离婚,农村里对离婚还是很避讳的。现在父亲还是和以前一样,当不好儿子,做不好丈夫;母亲还是和以前一样,经常对外宣扬家丑,仍不失时机的教育我,不过从此以后,她又多了一个向外人证明父亲家里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的证据。

  他们的关系和以前一样,而我,依旧是那个体会不到糖果滋味的joe。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恨我母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