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话:《永不卸妆的模特》
杨豆角2019-04-15 10:1111,332

  毛骨悚然的偷偷看着她,手里的烟早已烧到烟蒂,发出刺鼻的焦味,他看了一下自己拿烟的手,它好像在极高频率发抖,他也不知道此时自己的下巴张开了多大角度,这时候的画面像极了曾经脑海中的一个影视片段,突然惊愕的瞬间让时间放缓,逼着他高速用脑搜索着是哪部片子,也许是恐惧和惊讶让自己忘了要怎么做,要跑?要喊?或是用手重重捂住嘴巴,避免发出任何声音?对,想起来了,那个影视片段,一段琐碎的画面,小时候在电影院里看到的《阴阳法王》其中一个女人换皮的镜头,不对,还有,还有更恐怖的,是……《画皮》?也不是,这是现实,可为什么现实要比恐怖电影更恐怖呢?……

  微风徐徐,百声渐落,浩大的展会中心一点一点恢复平静,本来密密麻麻的马路停车位也一个个空出,各家车商的工作人员收拾着自己的摊位,卸下了忙碌一天后那并不真实的嘴脸,疲倦的换上自己的衣服,相互商量着要去哪里共进晚餐,一个个车展模特从更衣室走出来,背着小包,手里拎着装有十几分高跟鞋的袋子,三五成群的离开会展中心。

  尤政28岁,是一家中档4S车行的销售,对工作说起来还算认真,起码工装天天不离身,每天倒持的发型简洁而又工整,看到别人插队夹三或乱扔垃圾的时候总免不了上前理论几句,总之内心还保留一点原始朴素的正义感,可至今单身的他也不急于找女朋友,今天是城市春季车展的第二天,他刚刚收拾完了车展上的本子和广告牌,同周围几个同事告别后独自来到展会后面的停车场,站在自己的车前脱下了西装,从后座上拿了件休闲外套换下,仔细拉平西装后把早就准备好的衣架插进去挂在后座上,正准备拿钥匙打火的时候电话响了,尤政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显示来电对方是“老妈”叹了口气后接听了电话:

  “政政,在忙吗?”

  尤政用不耐烦的口气对老家的妈妈说:

  “还行吧,怎么了?妈?”

  “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上次崴到的脚好些了吗?张大爷说他认识一个医腿的专家,我想让你认识一下,你找他看看”

  尤政打断道:

  “妈,没事,腿早好了,你就直说吧,就因为这个事打电话吗?还有别的事吗?”

  尤政妈害怕他挂断电话说:

  “你这孩子,知道我的意思还问,你看看小刘,孩子都有了,你就这么忙啊?连找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有吗?”

  “行了妈,我自己有数,有好几个人安排我相亲呢,你满意了吧”

  “那合适的时候抓紧带回家看看啊”

  尤政一手接着电话,一手准备转动车钥匙打火,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车,发现车在上下晃动,他眯了一下眼睛,变出一副狡猾的面孔,对着电话说了句:

  “先这样吧,妈,我有事先挂了”

  他挂掉电话后扔在副座上,尤政感觉前面那辆车肯定有“文章”,心想:

  “车展上这么多漂亮的姑娘,难道有人打算在车上就震一下吗?这种好戏我可不能错过”

  用右手找到调节车椅靠背的按钮,把座位尽量倒下,好让自己能躬低身子不被对方发现,他把本来打算转动车钥匙的右手空出来拿瓶子喝了口水,静静观察着正前方那辆车的动静,天色已经黯淡,里面的情况并不明朗,隐隐约约看见仿似两个晃动的人头,可等了一会感觉车体晃动的没有一点规律,一会晃一下,一会又微微颤动,根据这个局面,尤政判断了一下,也许并非做那种事,可对方在车上干什么呢?他用全身的精力瞪起眼睛去观察,去分析,去判断,车里的人到底在忙的什么,静等了一分钟后,尤政感觉有些失望,琢磨着也许对方在很正常的做该做的事,他悻悻的调好车的椅背,再次准备发动车,可当他刚刚摸到插在钥匙孔上的钥匙时,前面那辆车里,竟然亮起了灯。

  这时尤政可以清楚的看到前车里面发生的情况,他再次低下头,用一种窥视的心情,期待着有什么“好事”发生,他享受着这份刺激,又用一种窥探别人隐私的行为来等着接下来要发生的未知,也许这就是每个人都感兴趣的事情,虽然平时表面上唾弃,可真要是发生在你身上,你也会难免有这种看好戏的心态出现。

  从尤政的角度来看,车里的情况基本可以看清,一男一女,好像是因为什么事情争吵,男方比较激动,女方貌似淡定,男的接着灯光在车里找什么东西,女的从基本轮廓看基本可以断定是个美女,可是看不起脸。这时候的尤政连粗气都不敢喘,在暗中观察对方车里的一举一动:男的看起来比较年轻,二三十岁的样子,他歇斯底里的动作和美女的平静如水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他在抓自己的头发,对着离他不到30厘米距离的女人大喊大叫,这时候的尤政心态发生了一许转变:

  “看来不会是偷吃、交欢或是那种羞羞的事了,难道是吵架?不过就算是吵架也值得一看吧”

  从后窗看进去,两人是在车的后座上,由于开了灯,天色也渐暗,一切情况基本能看清楚,男的像疯了一般对女人大吼,虽然他们并没有把车窗打开,但依然可以听见闷闷的嚎叫声,尤政皱了皱眉头揣测着:

  “这个男的怎么了,发这么大脾气!是不是女的有外遇被对方抓住了?或是要跟他闹分手?那也不至于这么咆哮吧,反正这里面肯定有好戏”

  5分钟后车里的男人做出了恳求的手势,他双手合十又好像道歉,又好像摆脱,但他对面的女人依然宠辱不惊的看着对方。这种平静让尤政不能平静,他认为这样的平静只能在某些大事之前或之后才能出现,当尤政想到这里的时候,那个男人一拳重重打在女孩的脸上!这一拳迅猛突然,非常实在的一拳,从他抡圆臂膀的一瞬间来看,根本没有任何留情,让偷偷观察的尤政吓了一跳,嘴里不自觉的骂了声脏话!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车里的男人又是一拳打出,让女孩捂着脸惨叫了一声!

  这时候的尤政心里面开始了思想斗争,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根本没有预料到对方会那么用力的打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那种拳拳到肉的质感可以让任何人感觉出对方肯定会受伤严重,尤政瞪圆了眼睛想:

  “这个男的也太狠了吧!就算女孩做了什么对不起的他事情,也不能下死手打吧!我还没有女朋友,在我眼前打女人简直是刺激我,要不然报警吧,说实在的这本来就不管我的事,我不会出面制止的,可是,就算报了警,等110到来后,女孩不被打死才怪呢!”

  这种两难的局面让尤政焦躁不安,他不想做什么,因为这并不干他的事,但一个男人用 这么大的力气揍一个柔弱的女人,放谁也不可能平静!尤政又看了前面一眼,这下子更让他不自觉的捂了一下嘴巴,眼看那个男人一只手抓住女孩的头发,用另一只手来回煽她耳光,女孩的惨叫声刺痛着尤政的心脏,他不能再等,心想:“妈的,先报了警再说,这个男的疯了吧,非要动手打人才行吗?”

  按下110,用最快的速度给接线员汇报了一下眼前发生的情况,这时车里那个男人还在抓着女孩的头发往车窗框上猛撞!伴随着女孩尖叫发出Duang Duang的声音,尤政心急如焚,他几次想着去制止,可又一想,万一人家是夫妻或情人的普通吵架呢,再被女孩骂多管闲事,不是自找不痛快吗,尤政用发抖的手,哆哆嗦嗦点上一颗烟,心里已经乱成一团,还没吸几口的烟,就下意识的去弹几下烟灰,这时候尤政瞪圆眼睛,看到了车里的那个男人,掏出了一把刀!。。

  尤政骂了一句脏话,开门下车大步流星径直走到车前,用手敲了几个车窗,换来了几秒钟的沉静,这几秒钟让他觉得好像时间静止一样,脑子一片空白,车后窗降下20厘米的缝隙,里面的人在看着尤政,尤政提了一口气说:

  “哥们,差不多行了啊,别太过分”

  透过车窗的缝隙,他仔细看着里面的情况,而对方竟然沉默了良久,没有一点动静!尤政弯下腰,顺着往车里面看过去,而看到了那个男人一张,笑脸!

  他在笑,真的在笑,没有声音的笑,嘴巴跟着法令纹裂出了深深的诡笑,这下子反倒让尤政有点不知所措,接着说了句:

  “别打了啊,有点太狠了”

  而对方还是没有说话,正当尤政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车后座门突然打开了,那个男人从车里走出来,还没来及的看清他的长相,他就转身把里面的女孩也拉出来,女孩身材曼妙,用手痛苦的捂住脸,像是在抽泣,而那个男人用力快速关上车门,一个趔趄奔到司机的位置,用最快的速度拉开车门,发动打火,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轰鸣冲出,没有半点犹豫消失在即将落幕的夜色中,剩下那个女孩可怜巴巴的站在尤政身旁。

  尤政看了一眼这个女孩,长长乌黑色头发垂到后腰,从指尖,手指,小臂,胳膊,肩膀,没有一丝赘肉,随着女孩的喘息,两根鲜明的锁骨上下微微浮动,细长的脖子和美丽的发梢完美结合在一起,方格裙子下的两根长腿又白又直插进洁白色的鞋子里,尤政心想:“这身材可是个极品啊!”从平视女孩头顶的角度看,她应该身高在172到176之间,而若隐若现的腰没有半点多余的肉,初步判断她体重肯定不到百斤,各项数值都可以打出不错的分数,尤政傻呆呆的看着她,只能说一句:

  “你,没事吧?”

  女孩没有多说话,放下捂脸的手,露出脸庞,抬头看着尤政露出很阳光的笑容。尤政看着对方的样子,心想:“好漂亮!”支支吾吾有点尴尬,不知道说点什么,在嘴里挤出几个字:

  “他,他是,他是你男朋友吗?”

  女孩没有接这句话,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

  尤政看着对方,想了一下说:

  “我请你吃个饭吧,你叫什么名字啊?”

  对方还是没说话,和哑巴似的,眼神空空望着尤政,尤政琢磨着,也许她情绪不好,毕竟刚刚被打,可她一滴眼泪都没留呢,还是个挺坚强的姑娘。女孩上了尤政的车,一路上女孩基本没说话,让他有点累,只能没话找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尬聊。

  虽然对方话很少,基本交流都是尤政问,然后她点头摇头,得到的基本信息是她叫姜君,是个模特,没有固定工作,只能靠平时接点摄影、车展、礼仪、表演、商家开业等活动挣点钱,基本这些信息也让尤政费了好大工夫,说实在的,要不是对方这么漂亮,他也不会如此殷勤和主动。而更让尤政惊讶的是,女孩唯一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就是:

  “你喜欢我吗?我做你女朋友吧”

  面对一个这样的极品美女,在外表上基本挑不出任何毛病,他也根本没有拒绝的能力,其实从开始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尤政就已经内心泛起波澜,其实很多男孩喜欢女孩,外表能占一大半,也可以说基本上全是中意对方的外型,尤其是开始接触的时候,只要女孩外貌高分,男孩几乎没有不答应的。

  对尤政来说,好像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他已经好几年没有恋爱关系了,一个这么漂亮的模特突然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应该算是幸运的事情吧,可她究竟喜欢尤政什么呢?尤政也会这样替自己想:

  “也许我钻了个空子,也许她欣赏我的正义感,也许她刚刚受了很深的伤,迫切需要一个肩膀,也许她真的和自己一见钟情呢”

  一段恋爱关系就这么开始了,在他们吃第一次饭的时候,尤政就端详着姜君,心想她真的好漂亮,不过呢,只是她的妆看起来画的好重。无所谓了,现在有哪个女孩不化妆,何况人家还是个模特呢,身材还这么好。

  虽然俩人以恋人宣称,不过姜君还是和开始那样,基本不爱说话,从来也不主动说话,少言寡语,就算被尤政带着跟朋友吃饭的时候也是三缄其口,基本交流也是靠他的问话,然后姜君的点头摇头做决定,平时一个人的时候更是噤若寒蝉。不过姜君好像没有其他生活,没有自己的朋友圈,没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无论尤政去哪,她都是跟着。

  一周后,尤政觉得有一点点奇怪,就是从来没有见过姜君卸妆,在两人发生了第一次关系那天,竟然也没见到她卸妆,更奇怪的是,女孩拿要是和他住在外面,提着一个巨大的箱子,这个箱子和旅行用的一个体积。开始尤政也没当回事,人家是模特么,再说现在女孩不都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液、霜、乳、水、精、露,不过所有卸妆用的东西加起来,也不至于用个旅行箱那么夸张吧。两人过夜后,第二天清晨,在他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姜君就已经把精致的妆花好了。

  李南京是尤政关系比较不错的同事,两人经常会在4S车店的闲暇之余聊几句,这天李南京看尤政有点心不在焉,便跟他一起在吸烟区聊天说起:

  “尤政,找了女朋友也得注意身体啊,你看看你天天萎靡不正的,掂量着点,人这辈子的豆浆都是有数的”

  尤政把手中的烟点着,笑了一下说:

  “南京,挺有意思的,你见过你女朋友卸妆后的样子吗?”

  “这咋没见过,我那婆娘,卸了妆跟他么腾格尔似的”

  尤政撇了撇嘴说:

  “过了啊!人家挺漂亮的,怎么能跟腾格尔挂上钩呢”

  李南京用手搓了搓鼻头说:

  “我骗你干啥,她要是会唱那首《蒙古人》,直接可以上模仿秀节目了”

  “别瞎扯了你,你媳妇当时不也是很多人追吗,最后还不是让你得手了”

  “说实话,她化了妆是挺漂亮,不过卸了妆后,真让我吓了一跳,甚至有点后悔呢,没有眉毛,眼角耷拉,皮肤粗糙,也没平时那么白皙,第一次看见后我差点不举了”

  尤政噗嗤笑出声来说:

  “你说这话可让我有点害怕了,我从来没见过姜君卸妆后的样子!你信不”

  李南京发出一声不屑的动静说:

  “你就别得了便宜又卖乖了行不,你女友多漂亮啊,身材又好,还是模特,就算卸了妆,减点分,那也不会丑到哪里去,而且人家身材加了这么多分,已经可以弥补了,再说,你又不是多帅,你就知足吧”

  尤政挠了挠头说:

  “你说的这些我知道,可是吧,她好像躲着我卸妆,还有,她每次和我住外面的时候都要提一个巨大的旅行箱,太夸张了,一进厕所,就锁上门,没个2小时不出来”

  李南京接了一句:

  “这可以理解的,你看看日本,很多男人一辈子也没见过自己的老婆卸妆后的样子,她们会在老公睡着之后卸妆,然后第二天又在老公睡醒前把妆化好”

  尤政嘿嘿笑了起来说:

  “做女人好累啊!”

  “你不是想看看她到底长啥模样吗,你带她去游泳不就行了,一进水了,什么妆全都得花”

  “好办法啊!我明天就带她去游泳”

  两天后,李南京和尤政再次来到吸烟区聊天,尤政开门见山的说:

  “我去,现在的化妆品都这么牛逼了吗!进了水后基本没有任何变化啊!”

  “真的假的!直接化完妆跟面具一个效果了!”

  “可不是么,只不过,我总觉得说不出哪里奇怪”

  “有啥奇怪的,现在的化妆品真的是牛的一比,完全可以像魔法一样,就连李逵都能化成貂蝉”

  “不是这个奇怪,姜君基本不笑!”

  “人家是冷美人啊”

  “不对,不是表情的问题,我看她的脸有点像陶瓷的,就是很假很假,完全不像我们这样的脸,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没有表情的蜡像”

  “我去,你说的好吓人啊”

  “你见过一个人,说话脸上任何表情都没有吗,不皱眉头,没有法令纹的变化,没有抬头纹,甚至吧,连脸上的肌肉都没有变化”

  李南京瞪着眼看着尤政说:

  “她肯定是整过容,无所谓啊,整容后脸都是比较僵硬的”

  尤政伸了一下舌说:

  “整容脸我见得多了,车展上这么多车模,我还不知道整容脸什么样吗,什么充额头,充太阳穴,卧蚕,苹果肌,鼻尖,下巴的,我什么不知道啊,告诉你,姜君的脸绝不是这么简单的整容”。

  李南京掐灭了烟露出鄙视的表情说:

  “得了吧,我看你就是在馋我,别装了,这样的美女你下辈子也别想遇到了,对了过几天又要有车展了,我正好负债联系展车模特这一块,你直接让姜君上就行,肥水不流外人田,别人挣也不如自己家人挣”

  尤政看了看表说:

  “行啊,反正她也没别的事”

  “对了,其他模特可以让姜君多找点姑娘来面试,如果面试上了,还能给你们抽点薪”

  “这个吧,可能有点困难,姜君这个人,她好像没什么朋友,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她的微信里面除了几个活动的大群外,一个朋友都没有!”

  “不可能吧,是不是两个手机两个号”

  “没有,她就一个手机,这也是让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所以刚才你说让她联系姑娘这事,我觉得不大可能”

  尤政和李南京所在的车行陆续推广新车的活动,少不了要请车模,而姜君正好又是尤政的女友,就顺水让她免除面试,直接参加活动。

  这天所有工作人员都在为新车发布会忙碌着,尤政早早就来到展会现场等着姜君去更衣室换车展主题性的衣服,可他等到快开始也没有见到姜君的影子,打电话也不接,发微信也不回,因为这是他女友,没有面试直接通过,如果开了天窗肯定要挨骂,尤政焦灼的在女更衣室前踱步,这时候李南京也跑来:

  “怎么回事啊,新车揭布仪式马上开始了,你的女友怎么还不来?”

  尤政抓着挂在前面的工作证,烦躁的嘟囔:

  “我哪知道她这么不靠谱,昨晚说的好好的,9点前必须换好衣服和妆出现在这里,这不是要害我吗,说好的4个模特,现在3个怎么整,现在都8点50了!”

  “你再去更衣室找找”

  “我从5点钟就来了,根本没见她进去过,怎么可能在更衣室”

  李南京准备找个女孩进去更衣室看看,这在这时,一个美白的大长腿从更衣室出来,那身车展主题服装就像为她独自量身打造的一样合身,曲线鲜明的蛮腰在红蓝相间里若隐若现,层次分明的发色在大波浪美发里穿插,她一出现立刻像平地的一颗无声响雷,拽住现场所有人的注意力,笔直的腰杆,精致细腻的妆容,凹凸有致的身材,配上黑色漆皮高跟鞋,鞋底色的一帓艳红随着猫步的节奏隐现,这时候的姜君让尤政赚足了面子,他脸上的愁云一扫而空,抓紧安排她站好位置准备开始。

  尤政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习惯性的叼上一颗烟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平静了一会琢磨起来:

  “她什么时候进去化妆的?打这里还没开门我就到了,这个更衣室进进出出这么多人到现在,我怎么没看见她呢?什么时候进去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呢?或是她来的时候看见我故意没跟我打招呼?”

  活动结束后,尤政等着姜君换衣服,可她好像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成,换下衣服后又躲进了厕所,一个小时都没有出来,车展的厕所是那种男女通用的,尤政非常奇怪,左等右等也不见她有出来的迹象,便开口喊姜君的名字,可是姜君并不应答,正当尤政要破门而入的时候,姜君说了一句话:

  “你等等我,我这里出了一点状况”

  “什么状况要这么久呢?”尤政诱惑的问。

  不一会的工夫,有个女人提着个小盒子,接着手机来到厕所旁,麻烦让尤政让了一下,在厕所门开启了一点点缝隙后,把小盒子递进去后快速离开。一旁的尤政一脸茫然,问了一句:

  “你,没事吧?”

  门里面传来:

  “没事,马上好了,我身体有点难受,从药房里要了点药外卖送过来的”

  “那怎么还需要这么久?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

  姜君没怎么说话,收拾好东西便和尤政离开,对此也没有多余的表达,而第二天尤政就听说,那个厕所里面发现一个

  “鼻子”

  尤政越来越怀疑姜君的脸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并不是整容或卸妆这么简单的事,仔细观察对方,还有一些小的浮动在皮下,就像脸皮下竟然还有别的东西一点点爬动,而她在说话的时候,五官没有任何的变化,眉梢,眼角,鼻子旁边,嘴角,眉头,这些统统没有任何变化,确切的说,是纹丝不动!而脸上动的地方则是和神经无关的地方,这就非常诡异了!更让他不舒服的是,姜君的双眼,好像不聚焦!说话的时候,仿佛并没有看着眼前的自己,总感觉她的眼神不对劲,虽说距离没有问题,可眼睛盯着的位置跟自己说话的位置没有保持在一起。这种感觉对尤政来说非常不好,虽然很多人夸自己找了个漂亮的女朋友,但自己的女朋友并不像个正常人,那种人的真实温度和皮肤的瑕疵统统不存在。他好像在跟一个机器人共处,又好像面对着一个平滑无比的陶瓷瓶交流。

  2周后,尤政发现姜君并不是那种因为时间关系决定的亲切程度,她依然冰冷如初,这让他没有谈恋爱的感觉,倒像是一具非常美丽的行尸走肉,某天晚上让他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两人在回家的路上,尤政把车停在路边,用胳膊揽过姜君,试图跟她来个接吻,姜君依然没有任何表情,而当他嘴巴接触到她嘴唇的时候,感觉她嘴里还有口香糖没吐掉,但瞬间觉得不对,因为从头到尾根本没见过她嚼过,也就是没见她嘴里咀嚼过任何东西,那嘴里为什么会有口香糖呢?这个口感非常滑,他试探了一下,确定不是对方的舌,让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口香糖冰凉,竟然还在动!可突然又消失了,尤政哆嗦了一下,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种种迹象让他没法继续淡定,他直接问了对方是否有什么别样,可总是被姜君东侃西扯搪塞过去;还说尤政也许这阵子太累了,出现了某种幻觉,建议他多休息。

  还有一件事的发生,更让自己坚信,女朋友肯定有什么问题!这件事发生在尤政和李南京一次吃饭后,他俩各带了女朋友,四个人在一起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李南京的女朋友竟然捂着嘴尖叫了一声,后来她揉了揉眼睛,也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回头直接把看到的事情告诉了李南京,通过李南京的专属又告诉了尤政:

  “哥们,刚刚在咱们吃饭的时候,你知道小楠看到什么了吗?”

  尤政表现的还算冷静,他大概也能猜到也许和姜君有关,便回应:

  “怎么了?姜君那张冷若冰霜的假脸吗?”

  “不是,我说出来你别害怕啊”

  “你抓紧说,我也早就觉得她不对劲了”

  “好,刚才小楠告诉我,她,看见,看见……”

  “你小子别支支吾吾的行吗?看见什么了?”

  李南京把嗓音压下来说:

  “她说看到,姜君鼻孔里面,爬出一条蚯蚓!”

  尤政顿时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愣在原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额头上几秒内都渗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嘴唇不自觉的颤抖着,李南京看着尤政的脸煞白,接着说:

  “我觉得小楠可能看错了吧,脸上哪能有这种东西”

  尤政用一个手掏口袋的动作重复做了多次后,才发现口袋里并没有装烟,李南京伸手递过一颗烟并帮他点着,尤政咽了一口吐沫,猛吸了一口烟深深吐出后说:

  “大概,小楠没有看错,这个姜君的脸,一定不正常!我早就觉察到了,找个机会,我一定要看看她化妆那几个小时,到底在干什么”

  尤政去了一个卖监控的地方,把一个针孔摄影机偷偷安装在了自己家洗手间的镜子后面,蓝牙监控连在了手机上。并在周末约了姜君来家里共进晚餐,他打算今晚一定要把她化妆背后的真相弄清楚,一切进程算是顺利,两人在家中吃饭时喝了点红酒,一切被尤政安排的井然有序,就在晚饭结束后,因为酒精的原因,姜君不能回家了,他看了看表,时间已经到了晚上23点钟,这样的话只能在尤政家过夜,可出人意料的是,她好像一倒在床就酣睡不起。这样就打破了尤政最初的计划,有可能她根本不会卸妆睡觉,第二天醒来直接就回家去了!不幸的是事情正向尤政预料那样发展,对方根本没有在他家卸妆,因为她当天也没带那个大大的旅行箱。

  解开一切真相的想法成了尤政每天都在思考的事情,这时候的他也不会对她有什么感情,只是一种好奇心作祟,因为对方像个没有感情的美丽皮囊,他同对方根本没有什么可交流的,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感情,相反还有点厌倦对方,初始的在一起或许也是因为她特别漂亮,而知道真相的那天终归还是到来了。

  在一次某新品发布会活动里面,姜君是其中一个礼仪,那到了活动的最后活动主办方要准备一个香槟塔,倒香槟的时候由两位礼仪辅助,可谁想其中一位上台的人喝多了,把香槟故意喷到了姜君脸上,弄得她十分狼狈,这时倒是十分冷静,没有发一点脾气,一个人拉着箱子离开会场,而这个新品发布会的现场位置离尤政家非常近,她去卸妆的时候,尤政假装自己还有工作要忙,就把家里的钥匙给姜君送过来,然后便离开,这样或许可以让她毫无顾虑的去自己家卸妆。

  伸出手腕看了看时间,刚刚过去一个小时,尤政驱车转了个弯来到自己小区楼下的停车场,差不多到了蓝牙信号接收器的有效范围,打开手机后,竟然没电了!连忙把充电器插上,那种马上解开谜底的气氛让尤政手忙脚乱。

  屏幕上有了画面,这种窥视别人的行为,一瞬间仿佛让他有种做侦探的感觉,哆哆嗦嗦打开那个监控APP,虽然光线不好,可依然能够看清楚姜君的一举一动,她面对镜子,摸着自己的脸,脸皮不规则的一点点移动,转身从箱子里面取出一瓶水,倒在手心里后慢慢搓着整个脸的边缘,而尤政饶有兴趣的点上一颗烟,津津有味的看着屏幕上姜君的一举一动。

  姜君光搓脸上的皮肤就用了半个多小时,然后用手从两腮的位置揭下两条胶带一样的东西,像揭面膜那样把整个脸皮揭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十分狰狞的脸,脸上还趴着几只水蛭一样的东西,然后把鼻子扣了下来,那张脸完全就是全面毁容的样子,就像被烧焦后恢复了的样子,而镜头这边的尤政毛骨悚然的偷偷看着她,手里的烟早已烧到烟蒂,发出刺鼻的焦味,他看了一下自己拿烟的手,它好像在极高频率发抖,他也不知道此时自己的下巴张开了多大角度,这时候的画面像极了曾经脑海中的一个影视片段,突然惊愕的瞬间让时间放缓,逼着他高速用脑搜索着是哪部片子,也许是恐惧和惊讶让自己忘了要怎么做,要跑?要喊?或是用手重重捂住嘴巴,避免发出任何声音?对,想起来了,那个影视片段,一段琐碎的画面,小时候在电影院里看到的《阴阳法王》其中一个女人换皮的镜头,不对,还有,还有更恐怖的,是……《画皮》?也不是,这是现实,可为什么现实要比恐怖电影更恐怖呢?

  她到底是谁?用什么技术把脸化成了那个样子?尤政已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就在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拨来电话的是妈妈,被吓了一哆嗦,电话接起后,尤政妈妈开口说话了:

  “政政,这么快找女朋友了”

  “妈……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这孩子,人家女孩前两天都来老家看我了,说是你的女朋友,你也不提前来个电话呢”

  尤政顿时紧张起来:

  “她怎么知道咱家住在哪呢?”

  “她说你告诉她的,你这孩子,这时候了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呢”

  尤政还没等问完话,手机又没电了,直接关了机!

  他正要找出充电线继续充电的时候,奇怪,怎么找不到了?一回头!

  姜君已经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是找这根充电线吗?”她用那还没有整好的假眼球盯着他说。

  尤政骂了一句脏话,吓得一哆嗦:

  “你特么什么时候上来的?”

  “就在你接电话的时候啊,我拉开门就坐进来了”

  “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骗我”

  姜君笑着说:

  “我骗你什么了?不就是我的脸是假的吗,镜子后面安装的监控器也太容易被发现了吧,反正你也看清楚了,为什么这么在乎真实的我究竟长得什么样呢”

  尤政情绪非常激动,大叫了一声:

  “那根本就不是你的脸啊!你看看你现在,眼睛和鼻子都安反了,有多可怕你自己知道吗?”

  “你们男人就这么在乎女人的外表吗?我出门的时候把妆化的漂漂亮亮不就行了,你也有面子,你管他是真是假呢”

  “那你脸上为什么还有虫子啊!?”

  “这就说来话长了,哎,真不愿意再提起往事,小时候我是被爸爸领养的,他本身就是个刑事犯,在我16岁的时候他就进监狱了,之前总不让我出家门,说外面全是坏人,在我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爸爸就谎称我得了重病,天天给我打奇怪的针,是一种遏制我的成长激素,导致我根本变不成成年人那张脸,在他进监狱后,我还是一张非常孩子的面孔,像个怪物一样,陆陆续续做了八十多次整形手术,结果失败了,一家无良整形医院把我当成了实验品,还把一种水蛭吸到皮肤下才能保证水分子,因为小时候的那种针让我的脸彻底完了”

  “我很同情你,可我觉得咱俩不适合做男女朋友”尤政小声说了句。

  姜君沉默了一会说:

  “果然还是这个结果,男人们都一个样,不过你离不开我了,除非你再给我找个男朋友”

  “我凭什么离不开你?咱俩又没结婚”尤政咆哮了起来!

  她慢悠悠的说:

  “你家在哪我都知道,我都这个样了,什么事都豁得出去,你妈妈身体可不大好啊,还有你那还在上小学的妹妹”

  姜君说到这里尤政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拳打在了对方脸上!

  “滚!你这个怪物”

  陆续又打了她几个耳光,嘴里还在骂着:

  “你要是敢碰我家人我跟你拼了”

  这时候,车窗咚咚咚响了起来!好像有人在敲,尤政一个激灵回头看了看外面,见到一个人影正站在他的车边上,他按下了落窗健,玻璃落到一半的位置,那个人直接用胳膊从里面打开了车门!先把姜君拽出车,然后躬低身子往里面看了一眼说:

  “哥们,差不多行了,别打了啊”

  尤政不知道为什么,笑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关上副驾驶的车门,一脚油门重重的踩下,带着轰鸣声离开了。

  (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荒诞怪奇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