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流年祭—残月飘花
舒乐2018-09-25 17:013,061

  就在离雍寿辰的前一晚,林月见,忆雪两人率领苍穹一线杀手数十人开始实施春之秋计划。

  林月见化妆成为舞姬雪晚樱,而忆雪则是雪晚樱的贴身丫鬟。好在太子修从未见过雪晚樱一面,他此次来访离国也只是应了父皇的意思,来祝贺离雍的寿辰献上父亲亲自挑选的物品。其他数十杀手则乔装成为他们的侍卫。对于这么多穿着一模一样侍卫服的下人,高高再上的太子修也不会有太多留意。

  离雍寿辰当日,皇宫外举国同庆,皇宫内虽是戒备森严,但热闹不亚于宫外。偌大的逐日台上,各国的使者、大臣纷纷着华丽正装出席,互相寒暄,恭维。

  离雍坐在最中间的黄金龙椅上,略显沧桑的国字脸上,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眉宇间气宇轩昂,一派王者风范霸气外露。离雍的两旁坐着他数名心爱的宠妃,而宠妃旁边则坐着几名阿哥格格,唯独只有当今的太子离洛坐在最靠近他右手边的位置。可见离雍对太子是相当倚重。其他的阿哥看见眼里,嘴里的话虽是甜如蜜饯笑容满面,但心中个个都不服气。

  一段杂耍过后各大臣们掌声阵阵互相交头接耳夸赞着,忽然逐日台下的舞台上飘起了粉嫩的晚樱花瓣,花瓣中央几尺蓝绫从天而降,宛若道路一般牵引着天上的仙女,一袭蓝裳的女子,轻纱拂面犹如天上的仙子般悄无声息的轻踏着蓝绫缓缓而下,待蓝绫落地,她也如蜻蜓点水般稳稳飘落,她挥起几尺长的水袖往天空飘去,那般情景配合着音乐,让人有一种宛若在仙界的错觉,实乃赏心悦目。

  镶嵌着宝石的黄金椅上,离雍轻抚着下颚的几缕胡须,望着逐日台下翩翩起舞的女子脸上满是赞赏之色:“真是美轮美奂啊,比起当年一舞倾城的钟浅羽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哈哈哈……”。坐在他左侧一个浓妆艳抹的妃子拨着手中的葡萄皮,将水灵灵的葡萄轻轻放在了离雍的嘴边微笑着娇嗔的附和道:“当真是如此啊,此女子的舞步刚柔并济,静如处子,动如拂柳,真是难得一见的舞蹈奇才啊。”

  “爱妃说的及是啊。”离雍高兴的唤着身后的太监:“宋城,这女子是谁献来的啊。”年老的太监毕恭毕敬的答道:“回皇上,是律国太子修献来的。”

  “太子修,哈哈哈哈。”离雍一脸满意之色:“宋城,传朕旨意下去,赐律国上等绸缎千匹、牛、羊、马各千头,黄金万两。”

  “是,皇上。”宋城应声退下便着手去办理此事。而离雍身后的一些其他国家使臣看在眼里嘴上不说,心中却都浮起了几丝不悦。

  离雍右侧一旁的青衣男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起舞的人儿,眼中满是惊喜之色:“是她,真的是她。”一曲歌舞落幕,雪晚樱缓缓退出舞台,回到台后、坐在梳妆台前开始自顾自的卸起妆来。

  “您就是雪晚樱吧?”林月见闻声望去,离她不远处,一名腰间佩刀,身着盔甲的男子正朝她走来。她心中顿生疑惑“难道我们的计划这么快就被他们识破了?不——不可能的。先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林月见略带疑惑的答道:“正是。不知阁下是……?”

  男子面容和善微笑着:“在下是御前带刀侍卫李俊卿,特奉陛下之命来请晚樱姑娘入住飘花阁。”

  “飘花阁?”

  此前曾听说过,飘花阁乃是当年离雍为享有盛誉的钟浅羽所砌,后来钟浅羽被离雍当做物品献给了西域的波斯国王,此后飘花阁便从此再无乐声响起。一代名妓最终也不过如此。

  林月见犹豫了一会腼腆的说道:“我雪晚樱区区一个舞姬,竟劳烦将军真是过意不去,小女子先行给将军赔不是了。”毕竟这是在任务中,林月见平日里的冷僻孤傲的性子今日全然不见,取而代之是她这个年纪本该拥有的如花笑容,与明媚的眼神虽然这一切都不是发自内心的但是却甚是好看。

  男子微笑着恭维道:“姑娘哪里的话,姑娘舞艺精湛、堪比当年一舞倾城的钟浅羽,而且在下前来也是奉了陛下之命,姑娘又何须客气。”

  雪晚樱拂袖浅笑着,李俊卿看在眼里眼神起了些许细微的变化。

  “将军过奖了,那还劳烦将军带路吧。”

  “嗯。”李俊卿回身。忆雪看了雪晚樱一眼,低头默默跟在两人身后。一行三人穿过幽静的假山丛来到一座小石桥前,桥下潺潺的流水,两岸开满了雪白的茉莉花。

  林月见驻足摘下一朵,静静观赏着。

  “这些花都是当年皇上命人为钟浅羽种下的,如今花期依旧却不见旧人。”李俊卿说这话时似乎有些伤感,仿佛在轻叹世间的悲欢离合。

  “对面便是飘花阁了。”

  雪晚樱抬首放眼望去,硕大的阁楼孤落在雪白的花丛之中,虽然巍峨屹立,却略显凄凉。

  离雍安排的婢女早已在门外等候。见到他们的到来,纷纷弯腰行礼。

  此时的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

  “飘花阁。”雪晚樱借着昏黄的天色看着楼匾上的三个字,纱巾后明媚的双眸浮起几缕悲伤。

  看似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却被一旁的李俊卿无意中捕捉到了。

  气氛似乎有点尴尬。李俊卿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两人:“那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雪晚樱行礼微微点头:“将军慢走。”直至李俊卿离开几丈远她才对忆雪道:“进去吧。”

  一旁的忆雪回头看了一眼李俊卿远去的背影:“他若不能为我们所用,便是一大障碍。”

  林月见漠然应着:“确实如此,此人不仅内力深厚,而且骨骼及其强壮恐怕是常年练功所致。若真成障碍便只管除掉好了。”

  ——

  晨曦初照的清晨,两岸的茉莉花在微风中随风摇曳,花瓣上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灿灿生辉,淡淡的花香弥漫在阁楼的四周,桥上的雪晚樱悠然的将鱼食撒入桥下清澈的流水中,水中的鱼儿一条条都争先恐后的争夺着这带着淡淡胭脂香的早餐。忆雪静静的端着鱼食站在一旁。

  一名头戴蓝宝石额环,腰佩美玉,身着华服的青衣男子朝她们缓缓走来,随风扬起的秀发甚是飘逸。忆雪警觉的注视着来人,“此人脚步轻盈看来轻功不必月姑娘差。”他目光紧紧的追随着雪晚樱。这让忆雪有些不解。

  “辰汐”青衣男子看着雪晚樱惊喜地呼唤道:“真的是你。”

  雪晚樱扭头,纱巾后的眼神复杂起来。一旁的忆雪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满脸尽是疑惑。

  青衣男子看着眼前这一袭蓝衣的蒙面女子,思绪仿佛又回到从前。

  林月见进宫之前最不愿见到的人就是眼前的此人——她的师兄辰剑。当年的那个三皇子,如今的太子。世事变迁地可真快。

  林月见微笑着毫不遮掩坦然说道:“师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不,应该是太子爷。”

  忆雪心中一震,此人竟然是当今的太子爷。立即行跪拜之礼“太子爷吉祥。”

  男子微笑着“免礼,免礼。”忆雪起身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原来他就是月姑娘当年唯一的同门师兄。看他们的关系好像已经将那些身份之类的凡文缛节早已抛之其外。

  男子听到如此说着心中一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随即笑着应道:“是啊,自从静世山庄一别便是六年不曾相见,没想到今日你竟成为了名誉京城的舞姬。”

  林月见苦笑道:“什么名誉京城——也只不过靠脸蛋吃饭而已。等到人老珠黄的那天终将被人遗忘。”

  男子连忙说道:“怎么会了,以你的才华二十年之内定绝无人能超越你。”

  “呵。”女子冷笑一声:“还望能借太子爷吉言吧。”

  “太子爷,太子爷。”离他们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太监屁颠屁颠的朝他们跑过了来,走进一看原是离洛的贴身太监,离洛厉声呵斥道:“你这般大惊小怪做什么。”

  太监气喘吁吁的忙说道:“太子爷,皇上突然急召你觐见。”

  “急召?可有说什么?”

  太监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青衣男子看着眼前的女子:“师妹,那我先去了。改日在登门拜访。”

  林月见微微点头,男子不舍的疾步离去。

  待他们走远忆雪问道:“月姑娘,他就是公子所说的离洛?”

  林月见回身拿起鱼食继续喂着桥下的鱼儿,冷冷答道:“嗯,在他的袖中藏着的剑谱上排名第三的绝世宝剑“火纵。”

继续阅读:第四章 流年祭—梦绕静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穹祭.月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