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流年祭—死亡交易
舒乐2018-09-25 17:012,981

  忘了有多少个夜晚她曾梦见过去。梦见那五彩缤纷、芳香四溢的花丛,梦见那幽静深远的竹林小径。梦见慈祥的师傅微笑着:“汐儿,你的天绫舞错了。”还梦见那个阳光一般的少年在微风中向她招手。

  如果不是家族突遭变故,她不会改姓埋名深山学艺。所有的一切都要开始从那晚的一场血雨腥风开始说起。

  那场惨绝人寰的屠杀毁了她所有的一切,让她一夜之间变的一无所有,也改变了她的一生,以致她颠沛红尘,流离乱世,拨弄残骨。

  她犹记得那一晚皓月当空,正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大街小巷都热闹非凡,逛灯会、猜灯谜。家家户户都沉浸在团圆的喜悦当中。

  “娘,快看,今晚的月亮真大真圆呀。”房内的小姑娘指着窗外那轮皎洁的皓月对身旁衣着华丽的妇人道:“今晚的月亮可真美啊。”

  妇人笑着“等一下呀我家月儿就比那轮月亮更美了。”妇人温柔的替小姑娘梳着辫子。

  六岁的她扭头懵懂的看着妇人问道“娘,爹呢?为什么今晚他不回来陪我们呀?”小女孩稚嫩的小脸上满是疑惑。

  “月儿乖,你爹啊,忙着处理国家大事不能陪月儿,但月儿还有娘陪呀。”妇人说这话时眼神满是悲哀,两滴泪从眼角静静的滑落下来她立即默不作声的轻轻擦掉。

  妇人替孩子梳好辫子顺手整理了一下她的衣裳,忽然窗外窜起的一团团烟火照亮了原本昏暗的房间。

  孩子拉着妇人温暖的双手高兴了跳了起来,“娘,是烟花,是烟花。好漂亮啊。”

  妇人强颜欢笑的应着:“是啊,我们出去看看吧。”

  “嗯。”孩子高兴的点点头,拉着妇人双手立即跳着笑着跑出了房间。

  一朵朵烟花努力的朝天空的怀抱奔去,却在途中霎时绽放开来,照亮了夜空下阴暗的街道。

  一个身着布衣的家奴,突然跌跌撞撞的跑来来报,妇人见到他,霎时蹙紧了眉头。

  家奴突然倒地,眼中尽是绝望,他残喘着吃力的说道:“夫——人,快————,快带小姐离开。”家奴说完口吐一口鲜血便再也倒地不起。

  妇人抬头看着家奴来时的方向,似乎已察觉到了什么。一旁的孩子不解的扭头,借着烟花的光亮看见的却是面目狰狞,口吐鲜血,身上到处是刀痕的家奴。霎时,她吓得尖叫起来。“啊。”

  清脆的叫声叫醒了沉思中的妇人,同样也唤来了嗜血之人。

  丈夫早上上朝至今未归,她就觉的事有蹊跷,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

  妇人回过神来,脸色惊慌地立即抱起吓得目瞪口呆的孩子往屋内跑去。

  在一个衣柜前她停了下来,放下怀中的孩子。迫不及待的将衣柜打开奇怪的是柜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她轻轻的拧了一下衣柜上的一个立体雕花,忽然衣柜内侧的木板慢慢朝两边退去,露出一个黑暗的大洞。妇人一把抱起孩子将孩子连塞带推的放入了洞中。

  孩子似乎被刚才的一幕吓得不轻,半响未回过神来。

  妇人面容悲伤神色焦急已顾不得安慰受到惊吓的孩子:“月儿,你听好了。不管看见什么,遇到什么都不要管娘,也不要回头。你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从今以后要坚强的活着。一定要坚强的活着!”

  孩子陡然清醒过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却依稀能够猜到这其中的离别之意噙着眼泪哭喊着::“娘。娘。”晶莹的泪珠一滴滴落在木板上。

  妇人闭着眼睛狠狠的扭过头不去看,然后轻轻的拧了一下柜门上的雕花,衣柜内的木板开始从两侧慢慢的合并起来。

  孩子的脸庞渐渐的消失在木板之后。衣柜又如从前完好如初,看不出任何一点缝隙。妇人立即关上柜门,擦掉眼泪、镇静的坐在梳妆台前。

  不一会儿,一个手拿墨玉折扇的男子人孤身一人走进了房间,扭头带着欣赏一般的眼神对着妇人说道:“你就清音大祭司?”

  妇人没有回答他,反倒问道:“是东皇太一—孤南,派你来的吧。”

  男子随手折起折扇,摇摇头,略带调侃的意味背过身答道:“非也,非也。我们苍穹只要谁出的起钱,就替谁办事。任何人派遣不了我们,却也愿意服从任何人的命令。”男子回过身将折扇挨在嘴边,凑到妇人脸庞前意味深长的说道:“同样的,只要你现在能出得起价钱我也能帮你杀了他。不过……”他出的价钱,可是我们苍穹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单哦。”

  妇人冷笑一声:“哼,原来我的命竟值的他这么费心。”妇人抬首毫不在意的说道:“我们做一笔交易吧。”

  “交易。”男子眼中突然放光,脸上露出一副很敢兴趣的样子。“和即将要死的人做交易我这还是第一次,有意思,有意思。说来听听。”

  妇人眼中露出冰冷的仇恨之光:“今天你可以杀了我。但是我以我女儿的一生作为筹码,十三年后替我踏平沧原雪域灭了太阴宫。”

  “你女儿?”男子似乎有些苦恼,:“一个你,就让我们找了整整八年,八年我们都等了,还在乎十三年吗?只不过——她能活到十三年后吗?”

  妇人眼中露出一丝得意:“但今天你也杀不了她。她已经去往静世山庄了,从今以后便是剑帝南萧子的关门弟子。让南萧子的亲授弟子做你的杀手你——不亏吧!”

  男子似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你都安排好一切了。你知道静世山庄是我们苍穹之人的禁地,所以你早早的就给她求了一个护身符了。”男子突然仰头大笑:“哈哈哈哈,能够让冷萧的亲授弟子做我苍穹的奴隶,有意思,有意思。”

  男子话音落下,墨玉折扇霎时穿透了妇人的左胸,妇人眼中毫无惊讶之色似乎早已预料到此刻,男子凑到妇人耳边轻轻说道:“这笔交易——就此成交。”

  妇人脸色惨白,留着鲜血的嘴角忽然微微向上扬起,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只是片刻,她的脑袋便重重的垂了下来,呼吸也消失了。

  男子松开手中的墨玉折扇,任其插在妇人的胸前。然后从自己的袖中拿出一块白色方巾擦拭着手上的鲜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哎,又浪费了我一把好扇。”

  黑暗中的林月见不敢提步往前走也不敢回头走出去,只是呆呆的蹲坐在原地,然后渐渐的睡去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不知过了多久,她从沉睡中醒来。此时外面已经鸦雀无声,她试探着侧着耳朵贴在柜门的木板上,确定了外面没人之后她吃力的用自己的小手将木板推开打开柜门。抬首,眼前的一切令她骇目惊心,这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场景。母亲脸色惨白的瘫倒在梳妆台上,胸前的鲜血染红了大片衣襟,一滴滴顺着墨玉折扇低落在绣花鞋上。门外火光冲天除了烧焦的房梁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之外再无任何声音,所有人都已经命陨归天。

  火焰从门外窜了进来,立时便烧着了房门引燃了屋内的风屏,“娘,娘。”她大声哭喊着,可是却无人应她。她已来不及跑去妇人身边,来势汹汹的火苗将她逼回了衣柜后的洞中,眼睁睁的看着火光将母亲吞噬,将属于她的一切顷刻间毁灭。

  火焰迅速窜出屋顶,街上游玩的行人正沉浸在一片喜庆之中,街边玩耍的几个孩子,见到林府内的异样,立即高声大喊,“着火啦,大学士府着火啦。”顷刻间,街边就围满了看热闹的行人,纷纷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却无人赶去救火,所有人望而却步。

  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夜,直到烧无可烧火势才停止了蔓延,这才有兵队进入府中搜寻尸体,林府上下四十口人除了,两人失踪下落不明,三十八口人全部遇难。

  几日之后,一个上山砍柴的村民慌慌张张跑来官府举报,在自家的后山上躺着一具衣着官服的男尸,尸首上还插着一把墨玉折扇。官府立即派人前去查看,后经官府辨认此人便是前几日被灭族的林大学士。林家一夜被灭族,四十口人只有一人下落不明,这事一时之间成为了离国内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所有人都在猜测那个不知所踪的人到底是谁,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是死又是活。

继续阅读:第二章 流年祭—初升弯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穹祭.月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