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流年祭—初升弯月
舒乐2018-09-25 17:011,797

  ——十二年后——

  “月儿,快跑,快跑。”

  “娘,娘……”

  榻上的她迷迷糊糊的吐着字眼,额头上已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梦中的她还是当年那个稚嫩天真的孩子,只是娘亲却已是累累白骨向她挥手。

  她躺在榻上被噩梦惊的腾然而起轻轻拂袖擦过额头上的汗珠,回想起来,这个梦已经伴着她十多年了,“呵。”她冷笑一声像是在嘲笑自己,十多年了都竟然没有都没有习惯这个梦。

  “你醒了。”

  她长长舒了一口气,闻声望去。厅中坐着一位眉目清秀的男子,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之上,只是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全身散发着如剑一般冰冷的气质!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虽是俊美却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薄薄的嘴唇轻轻的啜了一口碧螺春,带着讽刺的意味道:“没想到江湖人称嗜血修罗的林月见,竟然会害怕区区一个噩梦。”

  榻上的女子淡蓝色纱巾后的眼中掠过一丝凌厉的杀气只是一瞬便又消失殆尽,恐怕高手就是如此吧,能够随时随意的隐藏好自己的情绪与杀气:“有何事直说吧。”女子直截了当,丝毫不矫情。

  男子纤细的手指肤如润玉,他轻轻放下茶盏斟酌了一下:“我们的计划失败了,派去的十人无一生还。”

  榻上的女子相当镇静,只是纱巾后的眸子多了几分疑惑:“为何会如此。”

  白衣男子侧头朝她说道:“因为太子离洛。此去的十人都死于火纵之下。”

  “离洛”、“火纵。”林月见对这四个字眼并不陌生。离洛,乃是她当年的同门师兄,而火纵便是师傅剑帝南萧子一生唯一的一把佩剑,也是当今剑谱上排名第三的绝世宝剑。

  林月见沉默了半响,白衣男子看着静默的林月见果断的说道:“我决定实施春之秋计划。”

  “春之秋。”林月见心中一惊,她明白这个计划的内容,如果真的实行那么她和他又将要重逢,对于现在这种身份的她,她不愿意见任何故人,孤僻了太久,也不太习惯人与人交往间的寒暄。

  “这次你进宫要多加留意离洛,计划若是失败,你是知道苍穹规矩的。”男子说到这里眼神凌厉的斜视了一眼林月见,然后便又自顾自的喝起茶来。

  榻上的女子仍是沉默不语。

  “怎么了,你后悔了?”白衣男子别有意味的说着,俊美的脸上浮起几分不悦。

  许久林月见才利落的冷冷答道:“不后悔。”

  “那好,我会安排好一切,后天便是离雍的寿辰,到时候你便混做舞姬雪晚樱随律国太子修入宫,只有这样即使计划失败也不会追查到苍穹头上来。”男子扭头,有些在意的看着林月见:“忆雪到时候会随你入宫从旁协助你,这次行动关联甚大,所以入宫之后要多加留意一切,切莫擅自行动。”

  “蒽。”林月见心不在焉的随口应和着。

  白衣男子不再多说什么,正欲转身出门,却又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一眼厅中的女子,又将目光移置门外当空的一弯冷月,侧头淡淡道:“自己小心。”

  风悠悠的摇曳着屋外的竹林,屋内的林月见感觉有些恍惚。原本以为只要离开了静世山庄,就跟那里的一切没有任何关系了,而这辈子恐怕也难见一次面了,没想到离开了短短六载却又重新相逢,真是命运弄人。

  苍白的月色冷冷的洒落在大片彼岸花丛之上,鲜花上的露珠被月色穿透闪着如萤火一般的光芒,气氛有些说不出的诡异。往生阁内一名红衣女子娇声问道:“你喜欢上她呢?”

  白衣男子不语,他自顾自的捏搓着桌上瓷瓶中刚刚采摘来的彼岸花。

  “你可别忘了,当年是谁杀她全家。她若知道真相,你说……她?——会不会杀了你。”

  “杀了我……哼。当年我也还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也不曾参与此事。我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她娘亲当年和我父亲亲口定下的约定。”

  红衣女子拂袖遮面咯咯笑道:“那可不一定哦。刘豪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女人一旦发起疯来,可是会六亲不认的哦。”

  “六亲不认……哼……她如若有一天真起了叛变之心,那她的下场将比这些花更惨。”冷冽说这话时眼中闪过几丝复杂的神色,无人读透其中的含义。他起身扬长而去,一袭白衣,披着月色、踏着露珠消失在彼岸花从中。

  红衣女子看着檀香桌上只剩下残渣的彼岸花,心中不禁升起几丝寒意。她懂得洌的做事风格,相伴他多年刀光剑影的事虽然见多了,但是她永远都无法猜不透他。但是她唯一最清楚不过的就是他对她暗生情愫。

  如果他真的对她有着别样感情,如果她真的失败了,他会杀了她吗?以他的性格,会吗?或许这个问题只有他们两人才能解答,因为他们是同一种人,嗜血如命,以杀戮为生;渴望感情却又拒之千里。

继续阅读:第三章 流年祭—残月飘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穹祭.月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