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流年祭—再次刺杀
舒乐2018-09-25 17:013,690

  林月见回到飘花阁时忆雪早已回来。

  “如何,公子怎么说?”

  忆雪端起桌上已沏好的茶喝了一口:“公子只说了一句,“月姑娘办事我放心。”

  林月见明白冷冽说这话的含义,既是相信她也是进一步给她施加压力。

  “月姑娘,上次错过了绝佳的机会,这次恐怕更难了,而且我们也不知道离雍每天的行踪,这该如何下手。”忆雪开始有些发愁了。

  “你不用担心,这次他该派上用场了。”雪晚樱看着桌上花瓶里那朵鲜艳的牡丹似乎已胸有成竹。

  早晨风悠悠的伴着花香吹进房间,雪晚樱整理好自己的衣裳便对忆雪道:“这次该我们主动出击了。”

  忆雪明白她的意思,便问也不问,静静地跟在她身后任她去哪。主仆两人在一座宽敞的院落门前停了下来。

  雪晚樱抬头看着府上巍峨的牌匾。——将军府。

  忆雪语气和缓的对着府门前的门卫道:“小哥劳烦你去通知李将军一声,说是雪晚樱姑娘前来拜访。”

  门卫用异样的眼光审视了一番,带着厌恶的表情道:“走吧,走吧,想见我们家将军的人多得是,但我们家将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走吧,走吧。”

  忆雪有些气急败坏:“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没去通报怎么知道你家将军就不愿见我家小姐了。我告诉你,你最好立即去通报,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忆雪的一番话彻底激怒了那门卫,旁边的一人见势也上来掺和。两人甚是猖狂:“你以为你谁啊。想见就见。我倒还真想看看你是怎么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

  雪晚樱没有说话只是呆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知道这种小事对于忆雪来说轻而易举。突然忆雪对着府门内大叫起来:“李将军,李将军,你家疯狗咬人啦。”

  门口的两个门卫怕把事情闹大立即将忆雪拉至一旁,开始低声训斥。正在花园内替盆景修枝剪叶的李俊卿听见门口有些骚动,便放下手中的剪刀,亲自出去查看。看见门外站着的竟是雪晚樱和忆雪,李俊卿有些欣喜若狂。

  “晚樱姑娘,你怎么来了?怎么不进门呀?”

  雪晚樱还没开口忆雪便道:“我们家小姐今天特意来看你,谁知被你家的疯狗拦在了门外。”

  “忆雪。”雪晚樱朝忆雪使了个脸色,示意她别再多嘴。

  “小姐,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吗。”忆雪配合着,有些愤愤不平。

  李俊卿霎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那两个门卫心里自知理亏,又不敢多言,只是将头扎的低低的少了刚才那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

  “又是你们两人,我已经一再的容忍,一再的给你们改过的机会。你们怎么就这么不懂得珍惜。”

  那两门卫想要开口解释,却又还是没有说出口。

  “算了,你们走吧,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在是我将军府的人,我这庙太小了,容不下你们这两尊活菩萨。”

  那两个男子立时扑通一声重重的跪在地上乞求着。

  “将军,我们错了,我们这次真的知错了,您就在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即使不在当门卫,让我们以后打扫茅厕,端马桶都行,您就是别赶我们走啊,将军,求求您了。”

  “是啊,将军求求您了,我们知道错了,您就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得份上饶了我们吧。”两个门卫苦苦哀求着。可李俊卿却似乎无动于衷。

  “走吧,今天你们去账房结了帐就都走吧。”

  “李将军,算了吧。他们还要养家糊口。”雪晚樱终于开口了,她知道若再不开口李俊卿也不好下台:“不如你派他们去干别地活吧。”

  “哎呀,小姐。”忆雪有些不乐意了,“你忘了刚才他们怎样对咱们的啊,你怎么反倒帮他们求情啊。”。

  “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雪晚樱看了忆雪一眼,又将视线落到了李俊卿身上。

  李俊卿不愿违背雪晚樱的意愿便叮嘱到:“今天就算了要不是晚樱姑娘帮你们求情,你么就真得收拾包袱走人了。”

  两个门卫立即跪着步子移到雪晚樱脚下连连道歉又致谢。

  将军府的花园内。

  “哇,这些花真漂亮。”忆雪被眼前的美景给吸引住了,对李俊卿的花园赞不绝口。不过他更在意的似乎并不是忆雪的赞赏和那些花,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李俊卿温柔的说道:“晚樱姑娘今天亲自登门拜访不知是为何事?”

  雪晚樱扑哧笑了一声:“难道非要晚樱有事才能亲自来将军府拜访将军吗?”

  李俊卿立马说道:“晚樱姑娘哪里的话,晚樱姑娘能亲自来在下的府中乃是在下的荣幸,而且将军府的大门永远都愿为晚樱姑娘开着。”

  雪晚樱听着脸颊似乎微微红了。虽隔着一层轻纱,近看却还是依稀的能看清楚她的腼腆。

  李俊卿尴尬的说道:“难道在下说错什么了吗?”

  “李将军多虑了,李将军以后就叫我晚樱吧,这样听起来更顺耳些。”

  “晚樱。”李俊卿喃喃念到,又是一阵甜蜜与欣喜涌上心头。

  “最近很久都不见李将军了,不知将军在忙些什么?”雪晚樱抚弄着盛开的花朵有意无意的说到。

  “因为丽妃为了皇上受了伤,皇上心里很是愧疚和难过,所以这些日子便陪着皇上和太子殿下在西尾山猎场狩猎散散心。”李俊卿无意说出的话雪晚樱和忆雪甚是听的仔细。对她们来说这一句完全足够了。

  “西尾山猎场。”雪晚樱和忆雪互相看了一眼各自都已心领神会。

  用过晚膳,李俊卿亲自驾马送雪晚樱和忆雪回了飘花阁。他稍稍在阁内坐了片刻,眼见天色已晚便道:“晚樱,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以后要是觉的呆在这里无聊了,就派人来通知我,我亲自来接你。”

  雪晚樱一双乌黑的眸子如水般清澈明亮,脸上还微微带着娇羞:“晚樱知道了,真是有劳将军了。将军请回吧,路上小心。”

  李俊卿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雪晚樱转身跳上了马车:“驾。”一声呵斥,马儿立即奔走起来。李俊卿坐在马车上回头看了一眼正向他挥手道别的雪晚樱,心中甚是愉快。雪晚樱看着远去的马车,嘴角扬起一抹复杂的笑。

  昏黄的灯光下,忆雪正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她心爱的鸳鸯刀。

  忆雪冷冷地问到:“月姑娘,这次我们何时行动。”

  雪晚樱用同样语气冰冷的回答道:“就明天,不然——夜长梦多。”

  林月见害怕自己突然改变主意,毕竟猎物是离洛的父亲,也是自己父亲当年宁愿牺牲全家三十八口人命都要誓死保护的人。如今她却要至他于死地,如果父亲在天有灵的话或许他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想到这里她自嘲的笑了一声,“哼。真是造物弄人。”

  西尾山的猎场是皇家众多的猎场之一,因为地广林密所以飞禽走兽众多,因此颇受离雍青睐。经过上次烟花盛会上的刺杀事件,离雍身边的护卫这次倒是增加了不少,光是西尾山一行随从差不多就有上千人。李俊卿和离洛紧随在离雍左右,而他们身后随行的大臣也不少。

  离雍对着身后的李俊卿吩咐道:“吩咐下去,所有人在这里原地待命,离洛,俊卿你们俩随我去狩猎。”

  说罢便驾马往丛林深处赶去,离洛和李俊卿互相看了一眼,立即紧随其后。离雍忽然停住了脚步,他立即拿起背上的弓箭,朝一堆青葱的草丛射去,突然一只灰色的野兔一百一瘸的从草丛后跑了出来,兔子的后腿上还扎着离雍刚射出去的箭。李俊卿立即下马拾起野兔,而离雍则独自一人在前驾马朝丛林更深处跑去。

  突然,一道蓝绫从空而降,速度惊人,蓝绫经过的地方树枝全部齐刷刷的断落下来,眼见直逼离雍而来。说迟那时快,离雍身后的离洛立即从马上腾起拔出手中的冰渊剑,飞身踏绫而上朝丛林之上飞去。

  突然,又一蒙面黑衣人手持双刀朝离雍砍来,李俊卿见势不妙立即拔刀相对,离雍不敢独自一人离开此是非之地,他不知道杀手是否还如上次有着其他同党,与其独自一人冒着不可预知的风险逃亡,还不如给予希望给李俊卿和离洛。

  鸳鸯刀在空中嘶吼,每一刀都和李俊卿手中的刀刃碰撞出了火花,可见忆雪之拼命。离洛追着天绫来到了丛林深处,可是丛林深处却不见一人。

  “你出来吧,我知道是你。”离洛对着树木茂密地丛林唤道,可是半天不见人出来,也没有人回应他。突然他周围的树木全部悉悉索索的作响,一道天绫直逼他后背空门而来,他立即转身挥剑,天绫瞬时缩了回去。

  “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在这里。”忽然他身后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若不是内力深厚,一般人是听不出这声的。他回头——是她。

  “我说过——你,挡不住我的,除非你杀了我。”林月见表情冷酷言语中不带任何的情感。

  “我不会杀你的。”

  “那是你的事,阻我者杀。”林月见话音落下,天绫如同一条蓝色大蟒直朝离洛冲去,离洛立即挥着没有出鞘的火纵剑来阻挡。

  曾记小的时候,在静世山庄时,他们两经常比试切磋,两人互相见招拆招,最后总是不分胜负。而现在时隔多年再次见面竟是如此这般情景,这一次不在是切磋而是你死我活。

  林月见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招招狠毒,可见这次任务在她心中的重要性。

  几番激战下来,林月见受了点小伤左臂渗出微微鲜血。这并非火纵所伤,而是为了躲避火纵时无意被树枝给划伤了。

  林月见顾不得那点小伤,这次她抱着必死之心而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点伤对她来说算不了任何。

  离洛见她如此纠缠不休,便立即趁她不备之时,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她身体各大穴位。

  林月见有些气急败坏眼睛瞪的老大“你,捆不住我的,最好杀了我。不然迟早我会杀了你父皇。”

  离洛走上前二话不说朝她的后肩斜劈一掌,林月见顿时昏昏沉沉的闭上了双眼。他立马抱起林月见朝丛林外走去。

继续阅读:第十章 流年祭—物是人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穹祭.月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