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流年祭—兵戎相见
舒乐2018-09-25 17:013,779

  雪晚樱坐在铜镜前抚弄着发髻,她看了一镜中的忆雪。

  “忆雪,怎么了,似乎今天你心事重重。”

  “月姑娘,公子来信了。公子说今晚是宫内一年一度的烟花盛会,到时必定是人多杂乱,可趁机行动。”

  “呵,我们可真是什么都赶上了啊,前段日子离雍寿辰,今晚又是烟花盛会。”林月见侧头问道:“公子可还说什么没有?”

  忆雪摇摇头:“没有了,月姑娘,这次的行动你有把握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这次的猎物是离雍,而对手则是离洛。并且还是月姑娘的师兄,实力肯定是相当了得。还有那李俊卿既然是一国之将没点真功夫恐怕也不会被离雍所赏识,但是一旦惊动了这两人我们要行动起来恐怕是难上加难啊。”

  “你分析的不错,所以我们这次要么就暂时不行动,要么就必须得一击即中。”

  林月见和忆雪这两人心里各自都都清楚,一旦失败,下场会比落在离雍手里更惨,苍穹绝对不容无用之人。

  喧天的锣鼓响彻了整个皇宫,灿烂的烟花瞬间照亮了皇宫每个阴暗的角落。一年一度的烟花盛会正热火朝天的举行着,飘花阁内雪晚樱静静地伫立在窗前似乎略有所思。忆雪一遍又一遍仔细的擦拭着鸳鸯刀。行动前谁也不愿多说什么,这一次行动的重要性两人心里都清楚。

  先前李俊卿、离洛都曾前来邀请雪晚樱去观赏今晚的烟花盛会,雪晚樱借故生病都给推辞了,为的就是今晚的行动。

  林月见深吸了一口气。“离洛,我人在苍穹身不由己。这一次,对不起了。”她干脆的唤道:“忆雪,走吧。”

  已换上劲装的两人,身形如鬼魅般立即消失在漫漫黑夜之中。

  烟花盛会上,离雍和宠妃子正兴致勃勃的聊着关于烟花的故事,而离洛和李俊卿则各立其左右。忽然有士兵紧急赶来凑到李俊卿耳边汇报情况:“将军不好了,东阁院那边储藏烟花的仓库着火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李俊卿愤怒的小声质问,生怕惊动了兴致正佳的皇上与贵妃。

  “回将军,据看守仓库的侍卫说,是正燃烧的烟花的火苗不知怎么的就飞向了仓库那边,这样才导致仓库起火的。”

  一旁的离洛镇定自若低声说道:“立即派你手下的人去灭火,一定要将火扑灭,切不可惊动皇上。”

  “是,属下立即派人去灭火。”侍卫说完立即跑开了。

  离洛对着站在另一侧的李俊卿低声说道:“李将军这次烟花盛会咱们一定要万事小心。”

  李俊卿双手抱拳作揖凝眉低声“是,太子殿下。”

  正当众人兴致正浓时,忽然熟十名黑衣人从人群中跃了出来。

  “皇上,小心。——啊!”只听见离雍身边的宠妃一声惨叫,淡蓝的天绫直逼离雍而来,离洛毫不犹豫立即上前阻挡,他瞳孔突然放大“蓝绫。——“难道,是她。”蓝绫来势汹汹离洛来不急多想立即挥出还未出鞘的火纵剑。

  “来人,快来人保护皇上。”李俊卿大声命令着。而他自己此刻也遭遇到了另一个黑衣人的袭击。黑衣人来势汹汹刀刀致命,李俊卿竭力对抗着横空劈下来的刀刃,他额头上已微微渗出细细的汗珠,虽然百经沙场可是对于这种训练有素的杀手,李俊卿交起手来还是稍微有些吃力。而且对方似乎抱着必杀之心而来,每一招都不遗余力。

  此时离雍的侍卫已将他与一干人等成功转移到乾坤殿内,离雍心疼的看着怀中上脸色苍白的宠妃,愤怒的吼道:“不惜一切代价抓住这些刺客。——杀——无——赦。”

  闻讯赶来的上千士兵已将这正在厮打在一起的十多人团团围住。蓝绫依旧在黑衣人手中飞舞嘶吼完全没有退却之意,而离洛却招招留情,只守不攻。他脑子里一直闪现着一个问题“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忽然与李俊卿交手的黑衣人闪电般的掠到手持蓝绫的黑衣人面前,两人眼神相交似乎在说着什么,然后便一齐朝黑夜飞去。李俊卿立即命令众士兵:“快追。”一群士兵朝着那两个黑衣人离去的方向举到蜂拥而去。

  剩余十多名杀手,死的死,伤的伤,。毕竟是十多人对阵上千士兵,即使是在强的杀手,体力也有不支的时候。

  大约一炷香时辰过后,士兵回来报告“刺客已经逃走”,李俊卿早已预料到会是此等结果,毕竟对方是训练有素的杀手,自己和那人过招时都有些吃力,何况这些士兵了。站在一旁的离洛听到这消息心里竟然有些暗自高兴。可是父皇那边命令却让他百感纠结,他决心要去飘花阁一趟。

  匆匆逃回来的林月见和忆雪,早已经换上了先前的衣裳。

  “该死的要不是那女人,离雍早死了,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行动恐怕更难了。而且这怎么和公子交代。”忆雪愤愤不平的抱怨着。

  林月见淡然道:“别抱怨了,关于冽那方面,我去交代,别说了有人来了。”

  “咚咚”只是片刻,门外便响起了敲门之声。

  “汐儿,是我。师兄,方便进来吗?”

  雪晚樱朝忆雪示意了一个眼神。忆雪立即道:“方便,太子殿下您等一下,就来开门了。”

  门开了,离洛看着正端坐在桌前饮茶的雪晚樱,心中纵有千万个为什么,此时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见离洛久不开口,雪晚樱扭头淡淡说道:“太子深夜造访是否要与小女子一同品这皇上赐予的碧螺春啊?”

  离洛顿了顿不知从何说起,犹豫了一会终于启口:“深夜造访飘花阁,实属冒昧。刚刚宫中来了十多个刺客,有侍卫看到其中的两个刺客朝飘花阁这边逃来了。为了师妹的安全,希望师妹能够配合师兄搜查飘花阁。”

  林月见微微笑着:“师兄言重了,您贵为太子,我两只是一介平民,何来配合而言。太子要搜我飘花阁我两怎敢有异议,况且师兄是担忧我的安危,所以请便吧。”

  林月见语罢,早已等候在门外的十多名士兵立即进屋前来搜查,不一会那一伙士兵的头领就前来报告:“太子殿下,这里什么都没有。”

  林月见和忆雪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在那些黑色劲装早已埋在了预先挖好的土坑中,不然若是被搜到,虽不会让他们就此轻易杀掉但是以后再想入宫便没那么容易了。”

  离洛恭恭敬敬的说道:“师妹,那不打扰了。你好生休息。等事情平息了之后我在来看你。”在她面前他不愿把自己当成太子,可是如今即使没有地位相隔却也生疏。离洛随即率领众士兵离去。最终要问的还是没问,想说的也没有说。即使心中已经有了关于刺客的明确答案,可还是不想自己亲手将最后一层期望的轻纱撕破。

  第二日。

  昨晚离雍赏烟花遇袭之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被刺的宠妃,幸好命大还活着。每个宫女太监的口中谈论的无不都是如此。

  “诶,你知道吗?昨晚皇上赏烟花时遇到了刺客。”

  “我知道,我还听说丽妃娘娘为了救皇上被刺客给打伤了。”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

  “我还听说皇上为了抓住刺客高额悬赏一个刺客人头一百万两黄金。谁要是抓到了这辈子可就不用愁了。”

  “省省吧,反正没我们的事。”

  内功深厚的雪晚樱和忆雪还未曾到他们身边便早已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们互相望了一眼。各自心领神会。

  “雪姑娘。”

  是李俊卿,他风风火火的朝雪晚樱走来。

  “送给你的。”李俊卿从身后拿出一朵盛开的牡丹花放到了雪晚樱的眼前。

  雪晚樱有些惊讶:“送给我的吗?”

  “对,送给你的。”

  雪晚樱接下了他手中的牡丹花:“谢谢,李将军。”

  “对了晚樱姑娘,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是为了昨晚皇上遇袭之事吗?”

  李俊卿点头:“昨晚我们抓到的几个刺客在审问时全都服毒自尽。经过人像对比,发现他们都是以前判了死刑的杀人犯。现在没有了一丝线索可真是伤脑筋啊。”他尴尬的笑着:“幸好昨晚雪姑娘没去,不然以在下的能力在下都不知该怎么保护好你。”

  雪晚樱低头微笑不语。李俊卿眼中泛起几丝温柔,他立即回过神来“那在下先走了。”“嗯。”雪晚樱轻轻应着。

  李俊卿矫健的背影片刻便消失在走廊尽头,忆雪若有所思:“看来他是喜欢上你了。”

  雪晚樱看着手中鲜艳的牡丹花淡淡答道:“那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刺杀事件过后,皇宫内人心惶惶。而他忧心忡忡。“为什么她要刺杀父皇。她又为什么会成为杀手。脑中太多疑问搅得他心烦意乱,他独自一人飞身上了屋顶,箫声悠扬,又是那首歌谣,以前他每次遇到烦恼的事都会一个人吹奏起当初他们共同所做的曲子。如今箫声还在,人却不见了。

  如果当初她和他一起离开了静世山庄,或许就不会有那晚刺杀的事情发生,他们之间也不会变的如此。或许她现在正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太子妃,他也不是孤独的一人。

  箫声飘渺的飞落到了飘花阁,阁内女子闻此箫声,眼神中掠过几许哀伤立即便又是冷漠盈满眼眶。今晚忆雪出去和通信的接头,只剩下雪晚樱独自一人留在了阁内,闻此箫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她飞身上了屋顶追寻着箫声的来源。

  “你终于还是来了。”箫声停了下来。

  两人多年后以真正的身份相见,没有了年少时的波澜壮阔,谁都再也沉静不过。原来时间改变的不仅仅是容貌,还有人的性格。

  “来了,始终都要面对的,还不如早点面对的好。”

  “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是命令,他不死我们就得死。”

  “收手吧,我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不可能。”

  “你一定要达到目的才肯罢休吗?”

  “这不是目的是命令。”

  “汐儿,你为什么就不肯收手了。”

  “我早已不是辰汐,辰汐是绝对不会视人命为草芥的。辰汐早在你走后的第二年就死了,彻底的死了。我是绝对不会收手的,除非你杀了我。不然就是我杀了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林月见说罢便飞身离开,屋顶上只剩下了离洛一人静静地站在原地,久久未回过身来。

继续阅读:第八章 流年祭—静世孤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穹祭.月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