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流年祭—静世孤月
舒乐2018-09-25 17:013,736

  林月见停留在飘花阁的楼顶之上,独自一人伫立在月光之下。想想再苍穹的这些日子。自己变了,变的麻木不仁,变的蛇蝎心肠。如果当初他要是能开口说“一起走。”她便会毫不犹豫的和他一起离开吧。江湖上也就不会有嗜血修罗林月见这人的存在。可是他没有说,而走后的两年也从未在回过静世山庄。

  当年辰剑走后便只剩下她一人留在了静世山庄。每天她都会早早的爬上山庄外的望月崖,然后对着茫茫天际大喊着他的名字,“辰剑,辰剑”。思念的心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底呼喊着,可是他却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不知道。

  她苦练着师傅临走时未曾教授完的武功秘籍,独自一人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风雨无阻。为的就是能抵挡住厚重的思念。她逼着自己去慢慢适应没有师傅没有他的生活。

  当她以为生活会这样一成不变时,另一个人的出现彻彻底底的改变了她的性格,改变她的一生。

  那时的她十六岁,武功却已有师傅南萧子的七成火候。这个年纪能有这般造诣,实乃练武奇才。算算时间他走了也差不多快两年了,两年来她总是一个人在望月崖上舞着天绫迎着日出等着日落,日子过的很是平静。

  一日她如往常一般在望月崖上习武。正练的起劲时。

  “救命啊,救命啊。”

  凄厉的求救声响彻整个山谷,她立即收起了天绫顺着来时的路望去,一个苟延残喘的妇人正朝她这方向步履蹒跚的跑来。

  “救救我,姑娘救救我。”

  妇人极力的哀求着,眼神中满是恐惧,不一会在她身后就出现了一个手拿长剑身着白衫的少年。辰汐一眼便认出这少年手中的剑便是剑谱上排名第一的寒渊。

  白衣少年目光凌厉眼中满是杀气。或许是曾经有着相同的经历,亦或许是内心的正义感,她告诉自己要救这个妇人。

  她上前将妇女挡在自己身后,少年立马止住了自己的脚步,他看着眼前这个穿着蓝衫不知好歹多管闲事的女子道:“让开。”

  她恶狠狠的回道:“不让。”

  “让开,这不关你的事。”

  她依旧倔强“偏不让。”

  少年心中很是愤怒,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愿,如今眼前这来历不明的女子竟然一遍又一遍的违背他的意愿,他心中杀意顿起。毫不犹豫的挥剑直逼辰汐而去。辰汐立即挥出藏于袖中的天绫自卫,长剑和天绫在被两人挥舞着在空中错乱缠绕。一番对抗下来两人不分上下。

  少年突然开口了:“只要你能赢我,我便放她走,但是你必须听命于我加入我的组织。如果你输了,你和她都得死。”

  辰汐想也不想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行。我若赢了你,你便放了她,我听命于你。我若输了,这两命任你宰割。”第一次为了不相识的人去拼命,她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她暗暗捏紧了袖中的天绫,这是习武十四来第一次和人交锋,而且还是以性命为前提。她调整了呼吸“此人武功深不可测,得多加小心,而且他手中拿得可是剑谱排名第一的寒渊剑,即使是师父的火纵剑也只能位居其后。一定得冷静,冷静。”

  少年出剑逼了上来,每招都有飞快的容不得辰汐有半点分心,而且每招准确地刺向她的死穴,招招致命。想至她于死地,幸好辰汐不仅内功深厚,在招式上也不输白衣少年分毫。几轮激战下来依旧没分出个胜负。

  辰汐暗想“这次一定得速战速决,不然这对我很不利。”

  而她身后的妇女见这两人久久未分胜负,原本对辰汐抱有的期望大大减退:“姑娘,你走吧,别管我了,不然咱们都得死。”

  “不行,我怎么能不管你,就算我拼了我这条命也要你活生生的走出这个山谷。”辰汐更加坚定了要救这妇女的决心。

  “出招吧,这次我会拼尽全力。”话音刚落,白衣少年的剑已直逼辰汐的眉心而来,她迅速闪开舞出袖中的天绫,天绫犹如一条饿急了得蟒蛇朝着白衣少年来势汹汹,白衣少年不慌不忙的挥剑阻挡着,他试图用剑刺破天绫,可几番激战下来天绫依旧完整如初。

  “天下还没有能毁掉这天绫的剑。”辰汐有些小得意,毕竟她现在完全占了上风。

  “天绫。”白衣少年突然心中一惊,“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火烧不化,剑刺不破的天绫。看来这次要赢她还真有些困难。”

  可是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与她激战。几个时辰过后最终他手中的寒渊剑被辰汐手中的天绫缠绕打落。

  “你输了。现在你可以放她走了吧。”

  少年心中很是不甘,生平第一次手中的剑被敌人击落,而且还是个黄毛丫头,这让他有些难堪。不过这丫头武艺超群若能为自己所用倒也是一大收获。

  “可以,但是你必须得履行承诺和我走。”

  “走就走,去哪?”辰汐话音刚落,她身后的妇人立即道:“姑娘啊,你去不得,这给人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苍穹的新主人,你若去了,即使他不杀你恐怕你也凶多吉少啊。”

  “苍穹。”她从未出过静世山庄,所以江湖上的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苍穹这个名字以前师傅在世时不止一遍的听他老人家提到过这个名字。

  苍穹是江湖中近二十年来迅速崛起的一个杀手组织。而这个杀手组织的创始人便是师父南萧子的师弟冷凌。这个杀手组织因为每次出手斩草除跟,所以江湖中人更是谈及色变。组织内的人个个武艺高强,深藏不露。

  辰汐想想,自己也是时候该出山庄寻找当年的将她一家灭门的仇人了。她回头扶起地上的妇人:“嫂子,你别担心我快走吧。”

  “可是……”妇人正欲说什么却被辰汐打断。

  “放心吧,你赶快走,趁他还未改变主意之前。”

  妇人叹气摇了摇头,便步履蹒跚的转身离开了。

  苍穹,这个承载了他的野心的地方。这个冤魂遍地的土地,——终于是等到了她的到来。“各位,我叫林月见。”短短的几句自我介绍,签下的生死契约,从此她便是苍穹之人,直到他有一天赢了她为止。

  楼阁内的众人窃窃私语着打量着,这个只有十六岁的黄毛丫头。忽然人群中有人问到。

  “小丫头,你师承何处。”

  她眼中是自信淡定的说道:“南萧子。”

  人群立即又热闹起来。

  “什么,竟然是南萧子,静世山庄和苍穹可是定下过生死约定。双方门人不得踏入对方领土一步,否则便视其为敌人杀无赦。”

  也有人说到。

  “听说,第一任苍穹之主冷凌大人,就是南萧子的师弟。”

  “大家安静。”忽然一个浑厚年轻的声音,压制住了所有的议论,气氛顿时肃静下来。他从阁楼上缓缓走下来。“从此这位蓝衣女子——林月见,便是听水小榭的楼主。大家或许还有疑惑,为什么如今苍穹会接收静世山庄之人。现在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各位,她从此不再是静世之人,而是苍穹之内听水小谢的第三任楼主。”

  所有的人不敢再有任何异议,也不再有所怀疑。再她看来——他,不也是一个黄毛小子吗,二十岁竟然就是苍穹之主,竟然几句话就能震慑住当时那么多年长的杀手。看来此人不可小觑。

  那年的他二十岁,而她十六岁。

  黑暗的树林里隐藏在深夜之中的人都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将陆府灭门的时机。这是她接到得第一个任务,虽然心中有些小小的紧张,但是身为楼主她还是努力的强迫自己控制好一切。

  时机成熟、所有杀手都一齐潜入了陆府,一时间府内便是惨叫连连腥风血雨。林月见犹豫着要不要出手,最终却还是亲手斩杀了几人。

  唯独自己偷偷留下了眼前襁褓中的婴儿。看着手中的孩子,她突然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她立即抱起婴儿离开了陆府,她将婴儿送至一处村中的农家,转身离开不过一刻钟,农家便被熊熊大火所吞噬。

  “是你做的吧?”林月见眼中满是愤怒,她看着倚靠在树上的白衣少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那还只是个不到一岁的孩子,他不会威胁到你任何,更何况那户农家是无辜的。”

  “对,是我做的。”他毫不否认。“你不懂仇恨的力量有多么的可怕。斩草要除根,不然日后必留后患。”

  她没有说话。其实她懂,她又怎会不懂呢?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列子,她就是一个完全被仇恨而改变的人。她内心清楚的知道要想在这乱世中生存,就必须将自己变的强大。来这之前,她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来这之后这虽是第一次任务,却跟随他东奔西走,人情冷暖,你死我活见得多了她也开始渐渐麻木了。

  可是对于淡漠生命比他更甚的她,她的心中竟然有了丝毫愤怒。

  藏于袖中的天绫不安分得直逼着少年而来,少年立即闪躲开,刚才他所倚靠的树霎时已四分五裂,林月见依旧不依不饶的朝少年使出天绫,一个不小心少年的几缕发丝竟被天绫割断了飘落在草丛之上。

  “我又输了。”少年苦笑着。

  “我也没曾想过要离开。”林月见说罢便转身离开。

  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当初在望月崖上的一切都是他所设的一个局,什么受伤的妇人,什么被追杀一切都是假的,就连他输给她也是他自己故意的,目的为的就是要她加入苍穹,为他卖命。

  而今日他输给她却是事实,出招时他犹豫了。看着她转身离去单薄落寞的背影他心中竟有几分心疼。

  她不恨他,她知道作为一个杀手组织的头领,他必须得有这样的魄力才能经营好这样一个组织。在她的眼中她觉得他们有些相似,都很可悲,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这是成为一个杀手必然的因素,感情是杀手致命的牵绊。苍穹中的任何一个人,谁都有爱的权利可是谁却都不敢去爱,甚至连朋友都不敢深交,所以每一个人都是冷若冰霜,都爱独来独往。归根结底他们终究是一类人。

  亲人就更不可信,在他们眼中亲人就像放在身边的定时炸弹,就连冷冽也是如此的坚信。因为他自己就是活生生的列子。

继续阅读:第九章 流年祭—再次刺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穹祭.月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