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舅老爷竟还是个手艺人
张芮涵2018-10-13 17:141,106

  张仲亭做梦都没想过毕生能有一次偷衣裳的经历。

  但这对于陶芙珊来讲却是轻车熟路。

  既然张仲亭拒绝带陶芙珊看热闹的理由是她的穿着不够体面,那么好,多么简单的问题,她换一身不就得了。

  这一路上就没有她进不了的门,成不了的人,区区一件衣裳自然是手到擒来。之前之所以打扮成落魄小丫头的样子,无非也就是一时兴起把好衣裳跟别人换了去,穿什么她才不在乎。

  当她提议去小姐太太们房里拎一件江湖救急的时候,张仲亭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这可是在凌家,要是被抓住在这里手脚不干净,那整个嘉禾县岂还能容她?

  但陶芙珊大手一挥,一脸不以为意的说,“没事,他们才看不出来呢。”

  “你在凌家,偷穿凌家的衣裳,还要去参加凌家的喜宴,说凌家全府上下看不出来,姑娘啊,你对凌家人的脑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这句话可把陶芙珊逗笑了,站在也不知是哪位姨太太的门口乐得前仰后合。这呆子看着呆头呆脑的,怎么讲起话来反倒这么有趣。

  张仲亭怕她笑声太大被人听到,见房内是空门,就着急的把她拉了进来。从没见过这样做贼都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的人,他心想这姑娘多半是傻的。

  进了屋陶芙珊驾轻就熟的摸到了衣柜,紫檀木的柜门嵌着玉石点缀,还没等开门,她就瘪瘪嘴抱怨上了,“倒霉,竟碰上个年老色衰不得宠的主儿。”

  “你知道这是谁的房间?”

  “不知道,但一定是年纪偏大又在这凌府没地位的姨太太。”陶芙珊见张仲亭依然一头雾水的,便继续解说到,“这紫檀木年轻人断不会喜欢,只有有些岁数的姨婆才会将就这老气横秋的颜色。”

  说着她还凑上去闻了闻,嗤鼻的连连三退,“这味儿!”

  张仲亭听她断案似的分析,竟忘了现在正身处险境,衣裳还没拿到就被陶芙珊带着瞎琢磨起别人家的衣柜了。“那你有从哪看出没地位不得宠?”他上前摸了摸镶嵌的玉石,“这可是翡翠是吧?”

  “这个呀,不过是地摊上一堆也买不了几个子儿的岫岩玉罢了,只要不是缅甸翡翠和羊脂白玉,其他的说好听了叫玉,说不好听不过就是些长得好看点的破石头。”

  要说绫罗绸缎张仲亭那是如数家珍,但其他的领域对他来说就像天外之物,一窍不通。尤其是当他们打开柜门之后里面的衣裳真如陶芙珊所说的一样,华美不足又颜色沉怯,便觉得陶芙珊真是好见识。

  最终陶芙珊勉强选中一件里面最艳的一件油葱绿色的倒袖长旗袍,素淡且没有一点装饰,连盘扣都是平平无奇的毫无花样。

  她正准备换上,被张仲亭叫住,虽说陶芙珊信誓旦旦不会被发现,但他还是觉得要谨慎的好,正巧瞄到桌台上的针线盒,他提手揪下床幔上的木珠子,缝到了盘扣上。

  陶芙珊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还懂针线,抱拳打趣道,“失敬失敬,舅老爷竟还是个手艺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