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终不得成全
张芮涵2018-10-11 00:391,093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三句话后,张羽澜便成了凌张氏,从此世人再不认张家三小姐,而她要以凌家三少奶奶的身份终此一生。

  这一路她算是走得得偿所愿,可到了也就是换了个姓氏和身份过着数十年如一日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和期许。

  看着她跪拜,看着她从待字闺中的姑娘成为人妻,张仲亭既替她高兴,又为她一眼就能望得到头的人生感到欠缺。

  一阵热闹的闹洞房后,婚礼算是到了尾声,凌家大摆三天三夜的流水宴席,张仲亭也无福消受,再过几个时辰,天一黑他就要赶赴军营。

  他挤到张淞喻跟前告假,说是临从军前想再去淞景制衣铺看看。碍于人多,又是大喜之日,张淞喻也就没说什么,应允了。

  刚要出门,此前去铺子里做过衣裳的凌六小姐却连跑带颠的追上他。

  “二少爷,二少爷!”

  张仲亭闻声停下,听着呼哧带喘的凌六小姐说,“不不,从今往后该叫舅老爷才是。”

  “六小姐跑得如此急,不知找在下有何贵干?”

  “这个字条是三嫂托我给你的。”说罢便把字条一把塞到张仲亭手里,一溜烟的又跑去别处了。

  张仲亭没多想,顺势揣进兜里,也没急着看,便往淞景制衣铺的方向走去。

  张家嫁女,何况又嫁得达官显贵,自然要大庆三日,往日不管刮风下雨,逢年过节,吝啬敛财的张淞喻从来都是全年无休,今天却关了门。

  这面饱经风霜的榆木大门早就看不清最初时的样子,正中间贴着一张大大的囍字,算是这么多年,它唯一的变化。

  张仲亭摸了摸它,每一路纹理都仿佛承载着此去经年他所有的记忆。

  尚不知天文地理,方不能颂四书五经之时,他便能认出针脚的脉络,每一次推开这扇门,都恍若让他走进一个别样的世界,没有纷繁嚷扰,不经世事变迁,只醉心于那些好看的花纹与丝线,莫如说他的桃花源。

  他不爱高官厚禄,不迷谈情说爱,只想在此终了一生,做一辈子旗袍。可天不遂人愿,这本该唾手可得的梦想,终不得成全。

  想到此,他顺着大门静静坐下,手里握着钥匙却没勇气打来。怕这一别,就是永别。

  “想不到你还真是裁缝啊。”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声音,张仲亭听到时,陶芙珊的脸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他被打乱了思绪,也才想起来刚才走时忘记跟陶芙珊告别。于是略有歉意的说,“不好意思陶姑娘,刚刚我心里想着事,就没顾得上跟你打招呼。”

  “小事,我这不是赶来跟你话别了吗。”

  张仲亭此前很少和姑娘打交道,越发觉得这个陶芙珊很有性格,素未蒙面为了道别都能寻到这,不免笑了笑,“陶姑娘莫不是就为了说句再见才找来的吧?”

  “正是,我这人最不喜欢不告而别。当你是朋友,就要郑重的说你好,郑重的说再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