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形形色色的,不过一人尔
张芮涵2018-10-11 00:391,129

  从他们偷衣裳的房间到举行仪式的前厅要绕过半个庭院方可到达。

  一路上张仲亭身为共犯,总觉做贼心虚,生怕一旁的陶芙珊被人认出来,每每遇到凌家人,不管是主子还是下人,都刻意避开,脚下步子也就走快几分。

  谁知净顾着快点走,倒是把陶芙珊给忘了,一回头不见其踪影。本来这正是甩掉这个麻烦包儿的好机会,可担心没轻没重的她在这里闯祸碰上麻烦,叹了一口气,又不得不往回折去寻她。

  远远的却看到落后的她被人半路拦截,张仲亭心下一凉,莫不是被发现了吧。

  说来也真是倒霉,好巧不巧的跟衣裳正主撞个满怀。

  此人正是凌家四姨太。

  更让张仲亭想拍手叫绝的是,这四姨太还真如陶芙珊所料。年纪约莫四十上下,虽在凌家不愁吃穿,也吃得珠圆玉润,但顺着眉眼,一看就是怕事的,尤其在端了端气焰的陶芙珊面前,更是短了三分底气。

  他不知前方究竟是什么情况,以为陶芙珊被识破,正盘算着怎么帮她解围。可这时陶芙珊看见他,反倒招招手叫了他过去。

  “我在这呢。”

  这一下张仲亭便不得不走上前,任陶芙珊挎上了她的胳膊,充当了她掩人耳目的道具。只见她没露出半点慌张,自然的话着家常,初次见面竟像跟四姨太是旧相识一般熟络。

  她说,“我这遇到四姨太,方才说会话你就不见了。你说巧不巧,我这旗袍四姨太竟也有一模一样的,就是扣子处有些许不同。本来啊都是往年的了,我打算着这次穿过就赏了丫鬟,被四姨太这一说反倒觉得该宝贝起来。”

  说罢她还咯咯咯的用手掩着嘴笑,暗地里用胳膊肘杵了杵张仲亭。他这才反应过来,微微作揖,唤了声,“四姨太。”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咱们舅老爷啊,平日里我总差丫鬟去淞景制衣铺做旗袍,都说张家二少爷手艺好。这下好了,咱们成了自己人,以后啊常走动,有好料子给咱留着。”

  三人闲话几句,眼看着就要到行大礼的时辰,张仲亭声称要去帮着忙活忙活,便和四姨太各自散了。

  前脚刚走,张仲亭便紧张的搓着一手心汗。

  陶芙珊大摇大摆的欣赏着庭廊两边的盆栽,有一搭无一搭的给张仲亭宽心,“你放心吧,大家大户的,一个姨太太少说也有几十件旗袍,她都记不清自己有什么衣裳。这是我赶巧了命不好遇上个不得宠的。这要是我……我的那些朋友,早都连眼熟都不能够。”

  “可那四姨太分明是察觉你们的旗袍一样,难道不会怀疑吗?”

  “人有相似,衣裳怎么还不能有同款啊,再说了,你看这旗袍就那么几种样式,连布料都翻来覆去的几种颜色,撞个衫太正常了吧。”

  这句话说进张仲亭心里去了,你的,我的,她的,这世间的旗袍也好,长衫也罢,无非就是在把仅有的布料和款式做着排列组合,换来换去的都是你抄我来,我抄她。远远望去大家都好似同一个人,穿了同一件衣裳。

  形形色色的人,不过一人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