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过时了,像十年前的款式
张芮涵2018-10-11 00:391,083

  可话虽如此,陶芙珊在说完再见后,可没有很快就走的打算,她顺着淞景制衣铺的门缝往里东瞅瞅西望望的,充满了好奇心。

  张仲亭本独自感伤的心情被陶芙珊这一来给缓和不少,瞬间分散了伤春悲秋的注意力。他没什么朋友,可不日相处下来,又好像真像她说的那样,他们之间有了交情。

  “进去看看?逛完四姨太的衣柜,再挑挑正宗旗袍店有没有可顺的?”他一面开锁一面请客进,打趣着她。

  “走着!”陶芙珊也丝毫没跟他客气,甚至还抢在张仲亭前面噌的一下就窜进去了。

  张仲亭见过不客气的,却没见过当贼跟当客人一个样的。只见陶芙珊进了店铺,左捣一件旗袍,又拎一件短袄的,翻个底朝天。可比划半天都多半都是熊瞎子掰玉米,捡一棒扔一棒。临了手里什么也没剩下。

  起初张仲亭还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拿,大方的说,“喜欢哪件你就拿去穿,不碍事,都是自家的。”

  但陶芙珊一脸为难,眉眼之间都是一句“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些旗袍好看归好看,只是……”

  “只是什么?”她的这一转折张仲亭还以为她要说自己做的旗袍不入眼,这对他来讲可是最大的打击,于是欠了欠身,追问道。

  “只是我这旅途劳顿的,每天都是风里来,雨里去,也穿不上这些,倒是溜个腿劈个叉什么的也不方便。”

  她这么说就让张仲亭松了一口气了,还做地主之谊的让她挑一件带回家穿。

  陶芙珊支支吾吾了半天,又觉得朋友之间当有一说一,又怕搏了他的面子,最后看着张仲亭对这些旗袍引以为傲的样子,忍不住道出了真相,“过时了,像上海十年前流行的款式。”

  这无疑是晴天霹雳般击倒了张仲亭,在这嘉禾县人人都说他是前卫派,所有的客人都还尚且不能接受他的新样式。可想不到掉头来这些所谓的新款式在上海都是被淘汰之物。

  他沮丧的跌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倒不是生气陶芙珊的说辞,只是不甘心自己还没见过大世面,还没去过更广阔的旗袍世界,便要彻底断了这多年来的追求。

  陶芙珊见他像泄了气的沙包,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连道歉,称自己的不是,安慰着他。这种有口无心的失误,她不曾想伤了别人的心。

  张仲亭无精打采又满是期待的问她,“上海,是不是很好?”

  “好啊,十里洋场,想买什么都应有尽有,好吃的好玩的……”一说起上海陶芙珊便滔滔不绝起来,丝毫不再在意刚刚自己的言多必失,全然一副旅游向导的样子。

  说着说着她倒是还有些想家了,偷溜出来小一个月了,这恐怕是跑出来最久的一次。看着外面天色渐晚,她拉起张仲亭,“走我们喝酒去,我给你讲大上海的故事。”

  二人端坐于嘉禾县最好的酒楼天鹤楼的雅座,数坛好酒一饮而尽,酒过三巡,已是人事不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