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凭空遭此大祸
张芮涵2018-10-11 00:391,082

  正在陶芙珊满心期待着房间里的尖叫时,却被人逮了个正着。

  来巡视的保安将她一举拿下,可她才不怕呢,大不了就骂她几句呗,还能有什么大事。

  可出人意料的是,保安敲门后,门里无人应答却有依稀敲打地板的声音。恐里面出事,保安再三确认后,用备用钥匙开了门,眼前的一幕却让陶芙珊成了那个花容失色尖叫的人。

  贺先生死了,腹部被利刃所伤,血流不止。

  他是嘉禾县当地有名的乡绅,为人谦逊有礼,向来没与什么人结怨,命丧于此让整个船舱陷入警戒中。

  鬼鬼祟祟出现在他门口的陶芙珊无疑成为第一嫌疑人。

  在这样的场合下,陶芙珊自知遇到麻烦了。

  怕引起骚乱,这一宗命案并没有通告,整艘船还一如当初歌舞升平相安无事。

  直到陶芙珊临被带走,她才看清,原来这间房间竟是316,不知是谁不小心弄反了号码牌,才让她走错地方,凭空遭此大祸。

  她被关在审讯室,门口有两个保安看守,只等一到上海便移交警察处理。

  而她从始至终无论别人怎么问及同伙,她也只字不提张仲亭,若真有事,她尚且还能有一丝转圜的余地,要是牵扯到张仲亭,恐怕他就真的要沦为替罪羊。

  另一边陶芙珊还没走多久,张仲亭就陷入酣睡,一觉天亮,他方觉不见了陶芙珊的踪影。心想着怎么说去恶作剧,一晚上了还没回来。

  正起身准备去寻她,船舱却响起通知,“本次旅途的目的地上海到了,请全体旅客带好您的行李,依次下船……”

  一瞬间整个船舱的人都拎起自己的大包小包一涌而下,张仲亭几乎是被人流冲到船门,他不停的张望着,依然找不到陶芙珊。

  他在码头等了将近一个时辰,所有船客早就走光了。这时一辆警车驶来,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有警员下来封锁戒严,把他赶走。没办法他只得离开。

  也许她也是被人流挤下船,便才跟我走散了吧。

  张仲亭这么心想着,回首望了望船,略有遗憾的没有机会和这个萍水相逢的朋友道别。

  当他走出这码头,是高楼林立的大上海,和青瓦白房的嘉兴县不同,这里满是外国的建筑,那嵌着彩绘玻璃的尖顶教堂,和巴洛克式的建筑楼群,都让他忍不住想要惊呼。

  上海是全世界。

  上海是新世界。

  他顺着路走,也不辨南北东西,恨不得长出四只眼睛来看四周围。不止建筑,最让他心驰神往的,也是他此番前来的目的,是擦肩而过的人们身上那些别致而又新颖的衣裳。

  他从未见过如此花样繁多的旗袍,很多样式他闻所未闻,连布料他都见所未见。他像一个习惯了只有黑白世界的色盲一下看到了彩色,忙不迭的想要一探究竟。

  旭日才刚刚升起,这座城市才刚刚起床,张仲亭的心也像长眠之后的苏醒,正精神抖擞,想要干出一番大事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