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那颜色像十五的月亮心儿
张芮涵2018-10-11 00:391,062

  还不等小姐说话,小丫鬟一脸骄傲之色回答到,“我们小姐这件小袄那可是上等的印度绸,怎么可能在咱们这小县城里糟蹋了,自然是在上海捡了最出名的福瑞泰做了,三个老师傅赶制了小两个月才成的。”

  “难怪如此巧夺天工。”

  这时张淞喻含着笑走过,上前就给为主的作了个揖,“小儿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凌六小姐莫怪。”

  要说这整个嘉禾县能穿得上如此绫罗绸缎的,恐只有凌家。听闻凌家五子独一女,这小女儿又是最得宠的三姨太所生,即便是庶出,却也独得凌老爷欢心。今日一见,必不会错。

  然而张仲亭才不会在乎什么凌家,什么六小姐,他只关心这身旗袍,于是问东问西的。

  小丫鬟伶牙俐齿的打趣他,“你啊,先别忙着品鉴我们小姐身上这件旗袍了,先想好怎么做新衣裳吧,我们家小姐那可是见过世面,用惯了好的,可别想用寻常之物糊弄过去。”

  张仲亭听完眼前一亮,他最提倡的便是与众不同,但他所设计出的新样式偏偏每每向客人推荐都被拒绝,甚至还会遭来非议,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此番终于有人自己提出来这样的想法,只觉得终于等到了一拍即合的客人。兴高采烈的张罗起来,想到父亲新进来的几匹特供的孔雀蓝暗纹提花的绸缎,一溜小跑取了来。

  上面正是张淞喻不久前跟翠凤的那些挥汗如雨,张仲亭刚拿来,这上面的一股怪味就让凌家主仆掩着鼻子连连后退。张淞喻假装没事人一样,接过去打着马虎,“刚从杭州走大运河运到的,想必一定是水汽重捂着了,放外面散半天就好了,常有的事,常有的事。”

  没办法,张仲亭只好纳闷着又寻来一批上等的浅黄镜面缎,那颜色像是正月十五的月亮心儿,素雅清淡里透着暖意,正合适她的豆蔻年纪。

  伸过去一个布脚搭在她肩上,衬得她的脸色一下透亮起来。凌六小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宛若置身于月色之下,很是温润的光泽,甚是喜欢,雀跃的问小丫鬟,“怎么样,好看吗?”

  小丫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看是看看,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颜色跟小姐身上这件也相差无几,远远看去不会有什么分辨。何况身上这件已是顶尖工艺,若再做颜色上雷同的,款式又大同小异,岂还有什么意思?

  小丫鬟也确实言之有理,但张仲亭又怎会没有这方面的考虑,这些问题他早就想在前面,于是铺开缎子比划在凌六小姐身上,细细讲起自己的打算。

  “四月当下,不出几日便将暖风习习,像六小姐现在身上这件印度绸的小袄还夹着薄棉,必觉暑气。且短袄长裙若放在冬寒之日尚能较好的藏棉于里,不显臃肿。但若到了这春夏,只会是繁复的累赘,反倒断了这皓月色的灵气。”

  “那依小哥的意思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